字体 -

    也许是因为我的出生地和成长地不同的缘故,过去我的家乡观念一直很淡薄,加上湖南人的最大特征:爱吃辣椒,我也是直到20多岁才开始学习的。在长沙时真没觉得长沙有什么好,一个典型的脏乱差小省城,按先生的说法在全国省会城市中长沙的脏乱差可以排在前5位。虽然自己说着一口长沙话,却从来没觉得长沙话好听,硬邦邦一点不温柔,特别不适合抒情,但长沙话骂人都不能说准确而是贴切。长沙人的一大特点就是爱赶时髦、追求时尚,所以长沙的娱乐消费、吃喝玩乐在全国绝对可以名列前茅。长沙恶劣的气候我想也能进入全国前三甲,春天阴雨潮湿,地上、墙上都出水,什么东西都发霉;夏天热得要命,白天晚上温度几乎一样,可以高达摄氏40度以上(气象台最多报39度),没有一丝风;冬天又冷得要死,是那种很潮湿、冷到骨头里面的阴冷,很多人会生冻疮,因湖南属于长江以南,室内没有暖气,屋里屋外一样冷,在家里都得穿棉袄;唯一的黄金季节就是秋天,但时间很短,还感觉很燥,每到秋天我的嘴和鼻都会上火生溃疡。

    不过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湖南潮湿的空气滋润了湖南人的皮肤,所以湘女的皮肤大多水灵细腻。湖南的阴冷潮湿使湖南人喜欢吃辣椒驱寒,吃多了辣椒也许性格也辣,所以典型长沙妹子的个性就一个字:爽。行就行,不行就不行,不罗嗦,爽快。湖南的电视成为全国地方电视的龙头,人气甚至超过中央电视台一点都不奇怪,因为长沙人爱赶时髦,最擅长学个什么新东西、然后再本土化一下,这是长沙人的传统,而长沙人作为湖南的省会人民理所当然地引领着全省人民,现在长沙普通话(我们称塑料普通话)和湘菜也随着湖南电视一起风靡全国。湖南人对教育的重视在全国也是首屈一指的,即使是交通极不发达的穷乡僻壤,但凡家里有点钱都会送孩子读书,所以湖南出了很多怀抱救国救民理想的血性男儿,而最有血性的典范莫过于谭嗣同,一介书生却宁愿放弃生存机会也要用自己的鲜血和生命唤醒国人,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中国近代史有无数的篇章是由湖南人书写的。

    在家乡时家乡观念模糊,可远离家乡来到加拿大后,陡然间家乡的一切都变得遥远而清晰,过去的一切都变成了美好亲切的回忆。在这异国他乡一切重新开始,湖南人的“霸蛮”精神、知足常乐使我能够勇敢地面对一切艰难困苦,这时我才能够深切地感受到故乡给予我的一切何等珍贵。当听到很多来自温暖地区的人抱怨多伦多冬天太长、太冷时,我总是说:我很喜欢多伦多的气候,冬天冷但到处都有暖气,比我的家乡好多了。我感谢湖南的恶劣生存环境使我能够吃苦耐劳,容易知足。

    家乡最让我想念的是食品和人。对于我来说家乡的食品堪称美味佳肴,任何山珍海味都比不了,从零食、小吃到湘菜,想起来都要流口水,外地人怎么学、怎么做都做不出那地道的湘味。而家乡的人让我承载了太多的关爱,使我在异国他乡永远都不会感觉孤独。不管是我最好的朋友还是领导同事,也不管是与他们朝夕相处还是远隔千山万水,他们给予我的关心爱护一直就像涓涓溪流一样滋润着我的心田。我无法在这样一篇短文里记录我所得到的那么多的爱,只在这里写一小段我离开中国之前的故事。

    我们19999月初拿到登陆纸,先生希望在中国过完年再登陆,所以我们准备20003月底离开中国。当时我在学校教务处做教务管理工作,管全校学生的学籍、奖学金等,其中最重要也不容有丝毫差错的就是掌管着全校的毕业证、学位证。因此我不能不负责任地、就像学校很多人那样悄悄离校出国,而是选择正式办离校手续、办移交、销户口。因教务处物色接手的人需要时间,领导也希望我带一下新人,我就一边上班一边办相关手续,直到临上飞机的前一周才在我的要求下停止工作。我走后处里评我为99年度的先进,还把奖金送到我父母家。我来加拿大半年多后学校加工资,时间正好可追溯到我办完离校手续(行政上我已经离校)但还在继续上班期间,几个处长为了学校能给我加工资跑了学校几次,打了几次报告,都没获批准,最后教务处从处里自己的账户上拿出3000多补给我。人都说人走茶凉,但我走了茶却一直没凉让我万分感动。临走前因大家都很忙,我就在学校的外招摆了三桌以感谢各位领导和同事给予我的厚爱,没想到他们竟然每个人凑100块钱给我,说我去加拿大需要钱。本来是我答谢他们却变成了他们施与给我,太多的深情厚谊让我感觉难以承载,那份沉甸甸的送礼名单我带到了加拿大,希望有朝一日我也能够给予他们一份小小的惊喜和感动。所以刚来加拿大时我每天晚上都会在梦中回到故乡,听到熟悉的中文歌都会流泪。

    我们20003月来加拿大后先生3个多月就找到了工作,但第二年我就怀孕生孩子,孩子1岁多我母亲来探亲,我就去学、做massage的工作,我刚刚挣钱先生失业,先生再次找到的工作是在外地,再回到多伦多工作已是200511月,我们的生活才总算安定一点了。本来想安定后接先生的父母过来探亲旅游,这也是我们出国时他们的心愿,但临到办手续,他们发现原来还要做那么多麻烦事就作罢了,他们原以为我们给他们买张机票就可以过来了。2006年大儿子高中毕业时我们让他第一次回国探亲,勾起了先生的思乡之情,决定2007年回家过年。

    回国探亲一直是我的梦想,我当然不会有意见,但对回国过年不敢苟同。因为说回国过年实际上不会在长沙过年,而是回先生家过年。先生家在湖北天门,在我眼里属于穷乡僻壤的地方,家门口连个正式的车站都没有,只有一个“招呼站”。他们家虽然住着大工厂的宿舍,房间里还装着暖气(比长沙强),但因工厂效益极差,早已断了气。房子年久失修,到处漏风,刮风下雪时房间里还能刮进雪。春节是最冷的时候,过去每年回他们家过年我都必须做好最充分的防寒抗冻准备。现在要带着在加拿大过惯了“温暖”生活、当时才4岁多的小儿子去接受这严寒考验,我当然要强烈反对:你可以不管我的死活总要管儿子吧。但先生丝毫不为所动,觉得我过于夸张,坚信儿子能够经受任何考验。我们为此争论了很多次,后来他说:我们7年才回国1次,为什么就不能让我回家过1次年呢?我一听这话也就闭嘴了,开始着手准备回国过年。

    首先就是通知国内“人民”:我要回家过年了!然后就是解决交通问题,在了解、咨询了一大圈后,我决定和先生各负其责,我负责从多伦多到北京、从北京到长沙的来回交通,先生负责从长沙到他家的来回交通。因为从长沙到他家必须先坐火车到武汉,再从武汉坐几个小时的汽车。我说他们家属于穷乡僻壤的一个依据就是交通特不发达,从武汉到他家的班车1天没几趟,赶不上班车还得在武汉住1晚。平时还好说,春运期间怎么解决火车票问题啊?即使有了车票,在人山人海的车站、车上,这蹦不出几个汉字、满嘴英语的小儿子的安全怎么保障?遇上车匪路霸怎么办?湖北我没有朋友,所以这些问题只能是先生自己解决。先生一听要他解决这么让人头大的问题就没辙了,本来信誓旦旦地跟他父母说要回家过年,现在变为考虑到春运期间的交通、安全问题,我们还是避开这个高峰期,3月底回国。真是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和我争论不休。

    按先生的意思是国内现在什么都有,所以什么都不要带,带钱请朋友们吃个饭就可以了。先生是典型的技术人员,不善人际交往,脑子里常常少根筋,所以对我准备回国礼物他持反对意见。但我说:你可以两手空空的回国,我不可以。千里送鹅毛礼轻人意重,我不是送礼,而是通过这小小的礼品告诉别人这些年我一直没有忘记他。听我这么说先生也就无话可说了,在我的强烈要求下,当然也是为了少花钱多办事,我们特意专程去了一趟美国的Outlet mall采购。

    我首先列出送礼名单,分为亲戚、亲密朋友、一般朋友三类。先打电话给亲戚和亲密朋友,一个一个询问需要什么,希望我带什么回去。别人的第一反应当然是:回来一趟不容易,什么都不要带,人回来就行。但我就会说:我7年才回来1次,不可能不带东西给你。你告诉我需要什么是让我省心、省钱、省力,我万里迢迢带的东西如果不是你需要喜欢的,岂不是既费力又浪费钱吗?听我这么一说别人一般都会告诉我喜欢什么,万一想不出来的我就提供几个他有可能需要的选择就能搞定了。对于很有钱或位高权重什么都不稀罕的人,我就得动动脑子买一些加拿大特产或比较别致的东西,而一般朋友我就根据各人不同的特点爱好送相应的礼品。我们回国时带了满满4箱东西全是送人的礼品,我们自己的东西就装了两个随身带的旅行包。

    我带的礼品有:11双名牌运动鞋,30瓶冰酒,护手霜,保健品,瑞士军刀,各类名牌T恤,花旗参茶,巧克力,杏仁糖等。最受欢迎的是运动鞋,我的一个朋友在第二年长沙发生雪灾时就穿着我送的运动鞋,觉得特别保暖、不漏水,在中国买同样品牌的鞋很贵,质量还差,所以好朋友都说你下次回来带鞋就行了。不出我所料,我的小礼品带给别人的是惊喜和感动,我听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这么多年你还记着我真让我感动。特别是知道我为了那30瓶冰酒不能坐飞机只能坐火车回长沙后都感动得不得了,这一切都不是金钱能够换来的。先生后来也承认带再多的钱也不如这些小礼品,那份感动和友情不是金钱能够衡量的。

    我把回国探亲的过程分为两部分:回国前的准备阶段和回国后的探亲访友阶段,整个过程都让我非常开心也带给朋友们很多快乐。我提前半年开始准备各种礼物,送礼名单上每一个熟悉的名字都可以带给我一段温馨的回忆,准备的过程充满着期待和浓浓的思乡之情。我做准备工作的同时也大张旗鼓、直言不讳地知会各位亲朋好友:我要回来探亲了!我要回来打扰你们了!我7年才回来打扰麻烦1次,就不要嫌我太麻烦。我知道没人怕我打扰就怕我不去打扰,越打扰说明友谊越深。有几个20多年没见面的初中同学,因我要回国探亲而多聚会了几次,彼此间也因此多了很多话题和联系。我在教务处工作时的主管处长L特意问我想吃什么家乡特产,以便他准备。就像我希望他直言告诉我想要我带什么礼物给他一样,我毫不客气地告诉他我最想吃腊鱼腊肉,结果他回老家过年时收集了一大堆乡里的腊鱼、腊肉、腊野猪腿送到我父母家。我还没到家,一大堆7年里我常常思念的美味佳肴早已准备好,搞得我回加拿大时肚子吃大了几圈。

    探亲访友阶段只有短短的一个月,在有限的时间里要见的人、要办的事很多很多,所以我必须合理安排才不会“厚此薄彼”、“顾此失彼”,比如在北京住在高中最要好的同学家,但去机场接我的是初中最要好的同学安排的(她人在长沙,如果不安排她为我做点事她不开心),去长沙火车站接我的就是大学最要好的同学了,回湖北先生家是我的老领导L安排车把我们从武汉送到先生家。我在长沙时的基本原则是一般朋友大家聚会1次,几个最好的朋友每人家里安排1天独处,结果还是出了一些意外安排导致我像赶场一样中午、晚上都得吃饭聚会,家里准备的美味反倒没时间吃。

    不管是老同学还是老同事,每次比较大型的聚会我都只是聚会的主角而不是聚会的中心,尽管每次我都坐在中心位置,但我绝不是也不想是聚会的中心,因为我已经不属于他们现在的生活,我只属于他们过去的生活,而回忆不应该是聚会的唯一主题,所以我希望自己只是大家聚会的理由,我enjoy的是相聚的过程,enjoy给大家制造了聚会的机会。在大家聚聚一堂时,不管是厅长校长院长还是平头百姓,每个人都可以放下平日的身份地位、放下往日的是非恩怨坐在一个桌子上吃饭喝酒聊天,我们曾经度过的快乐时光在那一刻又悄悄回到了我们身边,我enjoy的就是这个过程、这个气氛。当平时都各忙各的老同事7年后因为我回国探亲而重聚时,很多人过来感谢我给他们带来的相聚机会和快乐,教务处有名的酒仙都喝醉了,醉到晚上去医院吊水。这也说明即使像我这样既没地位也没金钱还不善说场面话的普通人,只要真心待人、不忘感恩,也能得到很多的回报和“宠爱”。曾经有个教务处的同事在我出国之前说:真的很嫉妒你,你没做什么却万般宠爱集于一身。她说得有些夸张,但有一点是真的,除了工作我真的没做什么。我想也许就是因为大家都在做着什么,而我因无欲无求也就什么都没做,也就物以稀为贵吧。

    我们探亲时间只有短暂的1个月,北京2天,湖北5天,张家界2天,广州2天,在长沙也就10多天,日程安排紧张忙碌,所以长沙的巨变并没有给我留下深刻印象,与过去相比长沙已经变得美丽漂亮、宽敞整洁,但我心里仍然固执地保留着老长沙的形象,在我心里有两个长沙,一个是现在的新长沙,一个与我无关的普通城市,另一个是我常在梦中回去的家乡——老长沙。老长沙留着我太多的人生经历:童年的童贞幼稚、青年的年少轻狂、中年的成熟睿智……;老长沙给予我太多的爱和牵挂;那个脏乱差的小省城老长沙永远都是让我魂牵梦绕的家乡。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