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首先对所有支持、鼓励我的网友表示最衷心的感谢!很多网友给我的建议使我深受启发,我想有空的时候我还是会写一些东西与大家分享,在博客里尽量小心谨慎。这篇文章写的是刚来加拿大时的经历,其中涉及的每一个人除了家人以外现在都已经与我们没有任何联系,希望现实生活中认识我的人千万不要对号入座更不要传话说某某在博客里写了你,你在网上出名了等等,如果觉得有何不妥,请联系我或给我留言指正我的错误,我一定会视此为对我的善意而非常感激。

    给我们办移民的移民公司2000年时在多伦多没有分公司,所以我们登陆时来接机的A先生不是移民公司的员工,现在想来应该是一个专做机场接送的人。A先生接到我们后把我们安排在唐人街附近的一个移民接待站,一个独立house隔成很多小单间,我们一家三口住在地下室的一个小房间,房间里有一个double的床、一床被子和一个小桌子。房间门很低,先生进出都得弯腰低头(他身高18),地下室有公用的淋浴和厨房,价格$28/天。到加拿大的第一天看到这样的居住环境让先生感到有点失望:怎么加拿大比中国还差?

    不知是因为我们跟A先生买了一家三口三个月的健康保险(我们主动买的)还是移民公司本来就有这样的服务,第二天A先生开车带我们去city hall周围转了转,我能记住的就是有一个大钟的法院,因为只有那个建筑和电影里的外国一样。然后去唐人街买了一张多伦多地图和巴士车票,换了几百美元。认识的快餐店只有麦当劳,所以就在麦当劳买了两个套餐,因为不会点别的东西,感觉加拿大的东西比中国贵多了。

    逛了一圈后回到移民接待站见到了早来几天的隔壁邻居,听她一介绍才知道下一步我们该做什么。她告诉我们得赶紧买张“星岛日报”,根据上面的租房广告租个房子安顿下来,否则在这移民接待站每天费钱不说生活还不安定,孩子也没法上学。于是我们吃完午餐一家三口又自己跑去唐人街买报纸,顺便买了点面条回接待站当晚餐。我们先筛选出符合我们租住条件的,然后一个一个打电话,我们没有区的概念,只注意房间是否符合条件,所以Mississauga的一个房东还接到我的电话,他非常友好地告诉我对于刚刚登陆的新移民来说Mississauga不太方便,最好是在这边找到工作后再租这边的房。2000年时租客多出租房少,所以电话打出去都是已经有租客了,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个还没租出去的basement,我赶紧要订下来,可房东不愿我们这么快就做决定,坚持要我们先看房再说。于是我们打电话给A先生,约好他第二天上午带我们去看房。

    房子在Markham/Ellesmere附近,一个半独立的平房,basement的小窗户还能露出地面,一共三间房,其中中等大的一间已被一个家庭租了,我们要租就租另外最大和最小的两间,除了卧室其余都是共用,没有洗衣机、干衣机,两间房租金$450/月。因为这是这辈子第一次租房,没有任何经验,所以我们看了房后马上就决定租下,因为比移民接待站好多了,而且据A先生说租金很便宜,我们也希望尽早安顿下来。

    我们看房时房东夫妇俩都在上班,家里只有房东B先生的岳母带着孩子,我们与B先生通电话后定下租房的事,就让A先生帮我们回移民接待站搬行李过来,A先生很周到细心,在路上打电话给移民接待站帮我们退房,因为中午12点之前退房可省一天房钱。A先生说帮我们搬家移民公司不会给他钱,所以需要收费,先生按他的要求给了他$30。行李搬好后A先生看我们既没有吃的也没有厨具,就问老太太附近哪里有超市,老太太也说不清,大致指了个方向,好在A先生想起来在我们来的路上有超市,就是Markham/Lawrence,他说可以送我们过去,然后我们自己坐巴士或走回来。这样A先生把我们送到Markham/Lawrence后与我们告别,我们的交往、缘分也到此结束。后来每每回忆起刚登陆时的情景就会想起A先生,想起他说过的一句话:不要总和那些每天只知道发牢骚的人呆在一起,那会影响你的情绪,每个人的情况不同,只要努力就会好起来的。我们对他一直心存感激。

    租好了房有个地方住,我们也就不着急了,在超市买了一些开火做饭的必需品后,一家三口每人提着几大包往回走,因为舍不得用车票,而且我们有的是时间。三月的多伦多满目萧条,街边的树不知是死是活全都光秃秃的,也许是上班时间马路上驶过的车辆也不多,除了我们一家三口路上没有一个行人,在呼啸的寒风中我们三人每人提着几个塑料袋孤单单地走着,举目无亲的孤独和对未来的茫然不知使我们的内心感到万分凄凉。虽然后来我们无数次地走过这条路,走过比这条路更长距离的路程,但心境却完全不一样。后来我和先生只要想起刚来加拿大时的情景脑海里就会出现那天的那一幕和当时的感受。

    回到家我开始做饭,先生借房东的电话打电话去加航,因为我们的一件行李不见了,加航要我们有确切地址后通知他们,以便他们找到行李后送来。早早地吃完晚饭,我们就无事可干了,因为外面风大、气温不高,又不熟悉情况,也就不想外出走动,只能静静地等待房东下班回家,了解情况后再作安排。房间里安静得可怕,那一刻的感觉就好像与世隔绝了,所以当房东B先生终于出现时,我们简直就像见到救命恩人一样感到亲切。B先生夫妇都是广东人,来加拿大近10年,夫妇俩在同一家电子厂工作,他们有一个小男孩4岁,由岳母在家照顾。B先生向我们简单介绍了一下周围环境和对租客的要求,B先生很随和,对租客的要求不多,只是要求我们保持干净,以免引来蟑螂,还有就是按时交租,第一次交两个月的租金,其中一个月是押金,如果退租必须提前一个月通知,最后一个月就不用交租了。B先生对社区服务、学英文、申请证件之类的事情不太清楚,加上我们的移民公司后续服务不咋样,搞得我们最初真的是两眼一抹黑走了很多弯路。介绍完情况后B先生开车带我们去附近的Scarborough Town Centre转了一圈。

    房租虽然便宜但房间里面的条件、设施还真与价格十分相符,没有洗衣机、干衣机使我们在很多年没有手洗衣服后又不得不开始手洗衣服、被套,感觉很辛苦,有工作后更是觉得洗衣成了负担。房东提供的家具有一张吃饭用的圆饭桌、几张款式各异的椅子、一个单人的mattress和一个queen size mattress and box、两个旧沙发,而queen size mattress and box已被另一家租房时定下,所以我们睡觉都没地方。我和先生在单人mattress上凑合,而大儿子就在一个小沙发的垫子上凑合,幸运的是几天后附近的邻居淘汰了一个queen size mattress and box,我们赶紧搬回家才解决了睡觉问题。

    在中国时先生从网上download了很多一个王姓移民写的加拿大移民生活文章,其中就有捡垃圾,所以来加拿大之前我们就已经从思想上接受了捡垃圾,来加拿大之后,在找到工作有收入之前,除了生活必需品别的都想尽可能省钱,所以那时我们跟着房东一起捡垃圾,主要捡家具。房东说每年四月报完税,很多家庭得到一些退税后就会换家具,所以每年四月后都可以捡到一些旧家具,后来我们还真的就在四、五月时捡到书桌、沙发、床垫等。房东还介绍我们去Good Well买东西,我在一个Good Well商店买放牛奶的大杯子时,本来价格$1,收银员看到我拿出一大把硬币,就只收了我25分,还对我说:The life is hard!看来那时我们过着穷人的生活,也被别人当作穷人,后来我们的经济条件好一些后,自己不要用的东西都尽可能送人,觉得能够给别人应个急也是好的。我们的房东也不富裕,房东买的房是政府的廉价屋,申请了五年多才轮到,这套房只花了十来万,能买到这么便宜的房子房东很自豪。那时每周来LINC学校的社区服务人员带来申请廉价屋的表格,我要先生填一张表申请,先生说:这样的房子需要排队五年以上,而且是给低收入家庭的,我们申请干嘛?我说:我们先申请,等几年也没关系嘛。先生说:难道五年后我还找不到专业工作还是低收入?我一听很开心:好!有志气!一年半后我们还真的就买了房,虽然便宜但也要18万多。

    过了两天我们的邻居搬进来了,也是一家三口,某大城市人,男孩比我大儿子小一岁,出国前先生C是某名牌高校老师,C太在一家外企工作,夫妇俩都是学机械的,C的弟弟是老移民,还没登陆弟弟就来帮他们租好了房,他们登陆多伦多后先在弟弟家住了几天,41日搬进来住,他们租的中等大的那间卧室,租金$250/月。从他们搬进来到我先生找到工作之前我们相处得都很好,我和C太经常一起聊天,两家也能互相关照,共用那么多东西也没发生过冲突。

    那时我和先生每天早上去附近的LINC学校学英语,C是每天骑自行车去另一家离家远一些的LINC学校,而C太不愿学英语,一心想打工挣钱。后来C太在一家机械厂找到了工作,上中班,虽然只是打工,却是正规的工厂正规的工作,而且那时我们四个成年人只有她在挣钱,还是很自豪的一件事。7月初LINC学校放假后我出去找了一份衣厂的工作,但衣厂和机械厂无法相比,所以那时两家还相安无事7月底先生找到工作后气氛就变了,C太开始对我和儿子横挑鼻子竖挑眼,骂得儿子不敢出房门,我只好让儿子在我们不在家而她在家的时间里不出房门,等她上班后再出来活动。后来C利用自己喜欢、也擅长修电器的特长在一个college找了一份维护电器设备的工作,但C太还是看我们不顺眼。先生为了缓和、解决矛盾,找C谈过几次,询问C太对我到底有什么意见,以便我改进。先生是那种有了冲突先找自家人毛病的人,所以觉得两家的矛盾一定是因为我不能好好与人相处,总劝我主动与人改善关系,我不是不愿与人改善关系而是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做,不知道人家为什么突然之间就那么怨恨我,直到后来发生了一件事才使先生改变了看法。

    那天早上我起床后做早餐,因我是煎饼有油烟就打开了抽油烟机,刚打开C太就冲出来恶狠狠地质问我:你明明知道我上晚班睡得晚,为什么还要开抽油烟机吵我睡不了觉?我一看她那气势汹汹的样子就说:对不起,我关了吧。我关了抽油烟机后不看她也不说一句话,她看我不回应,就骂骂咧咧地回房去了。那天先生还夸我做得对,没有与她吵架。第二天早上我做早餐时怕影响人家睡觉就没开抽油烟机,她又冲出来(这一次总不能赖我开抽油烟机吵醒了她)质问我:我今天休息,你为什么不开抽油烟机搞得满屋的油烟?天啊!你又没有知会我,我怎么知道你哪天休息哪天上班、哪天可以开哪天不可以开啊?!我真的被她搞得瞠目结舌、无言以对。

    先生那天对我说:我现在算是明白了,不管你怎么做都不对,她就是存心要找茬、找你吵架。那天先生终于明白无论我们怎么做、怎么忍让都无法修好我们的邻里关系,那天上班时我反复地在心里想着这一个多月来的是是非非,心想我们来加拿大不是来吵架受气的,干嘛非要和这种不可理喻的人纠缠在一起影响自己的情绪和生活呢?我一下豁然开朗:搬家!晚上和先生一说他很赞同:你终于想通了,我们现在也不是非要住在这里不可,还是自己单独住简单一点。第二天下班后我直接去商场买了份星岛日报,回家时正好在外面遇上房东,就跟房东说:我们实在住不下去了,准备搬家。房东似乎早有预感,苦笑了一下说:好吧。已经租好房了吗?我说:还没有,我今天买了报纸,马上找房。晚上我一个一个打电话,很快就在Warden/Steeles附近找好了,分门出入的basement,两个卧室,所有的都是一家单独自用,租金$700/月,因当时先生就在Pharmacy/Steeles附近上班,所以觉得地点很理想,当时就约定星期六去看房。看完房后我们感觉不管是外部环境还是内部环境都好得太多了,毫不犹豫就交了定金。

    我跟房东说要搬家的第二天房东就找先生谈,说早就预料到我们会住不下去,因为C太每天都会到他那里投诉我们,但从来没听我们投诉他们。既然我们想搬走,他也不想再租,过几天他会通知他们要装修房子,让他们搬走。然后他想花点钱把basement隔成两个独立的套间,不再共用厨房之类的。他希望我们暂时租他姐姐家的房子,在Scarborough Town Centre附近,等他装修好后再回来,只租给我们一家都可以。他说很喜欢我的儿子,因为他儿子四岁还不怎么说话,也没有朋友,自从我们住下后我儿子与他儿子经常玩得很开心,也开始说话了,他儿子很喜欢我儿子,但C的儿子却常欺负他儿子。先生对房东表示感谢,但他说太太已经约好了看房,不好违约,如果看不上再说。后来房子装修好后B先生还真的打电话给先生,询问我们是否愿意再回去住。我们已经在这边安顿下来,不可能再回去,但B先生对我们的这番情谊我们一直很感激,也是对我们的为人的肯定。

    听到我打电话找房搬家,C太马上停止了与我们的对立,每天都和C说我们搬走后他们怎么住、东西怎么放,似乎她的目的就是要赶走我们,我们走后他们就自由了,直到房东通知他们也要搬走才停止了规划。也许是目的已经达到,也许是相处、需要忍耐的日子屈指可数,我们做邻居的最后半个月大家相安无事,平安度过。这也说明要相处得很好就可以相处得很好、要相安无事就可以相安无事、要鸡犬不宁就可以鸡犬不宁,一切都在C太的掌控之下,C太的这种掌控局面的能力还真让我眼晕、难望其项背。这段经历也成了我在加拿大做房客最深刻的教训,使我从此租房不敢与邻居share,买房后不敢做房东,因为害怕惹麻烦。我后来没再见过CC太,倒是先生在超市遇见过他们,得知他们也买了房,做了房东,C太与房客相处也不太容易,看来不是我们一家和C太相处困难,C太不管是做房客还是房东都一样。难怪我买了房后曾有朋友和客人强烈要求租我的房,而我的房实在不适宜出租只能谢绝,大概是找个合适的房东也不容易。

    我们的第二个房东D先生夫妇俩也是广东人,D太来加拿大十年,D先生才来三年,所以D太为他们在多伦多的基业立下汗马功劳,他们在多伦多大约有3套房,全部出租,自己住的这一套是3+1的两层独立House,夫妇俩住主卧室,女儿住一间卧室,另一间卧室和一楼的书房及basement都出租。D先生在汽车零件厂工作,D太偶尔去餐馆做点cash工,基本不上班,专职打理出租房,典型的勤俭持家、以房养房。

    我们住下后还是缺东少西的,D太提供了一个圆餐桌,我们在D太那里花$100买了四个旧折叠椅,其中两个很快就坏了,只有一个到现在还勉强能用,后来在商店里看到新的还不要这么多钱。后来D太送了一些餐馆结业时废弃的餐具(盘子、刀叉)给我们,我们直到现在还在用,还送了一个水果搅拌器,偶尔用一下,现在还搁在车库里。D太很讲究卫生干净,要求我们桌面、灶台等地方都要保持干净整洁,柴米油盐酱醋茶、餐具等物用完后都必须放进壁橱收好,每周至少要打扫一次卫生(拖地、清洗卫生间等),告诉我们烤箱是坏的不能用,所以烤箱用来当厨柜放锅碗瓢盆,不能在家开party招待朋友。虽然要求比较多,但我们当时也没觉得不方便,因为保持干净整洁对我们自己也有好处,杜绝了蟑螂老鼠,租B先生的房子时到后来就到处都是蟑螂。我们刚住进去时没及时打扫卫生,房东就帮我们打扫了一次,他们并没有跟我们说,是先生发现厨房地板变干净了,就意识到这是房东在为我们做榜样,从此我们都很及时地搞卫生,比自己家里还在意。我们那时的朋友不多,社交有限,最多也就一次请一家来吃个便饭,也不需要开party

    我们租D先生的房整整一年,因是分门独立使用,与楼上的房客几乎没什么联系,即使是房东也不是常见,所以倒也相对平静、波澜不惊地过了一年,没什么特别的故事发生,感觉做房客的不便也就是四点,一是房东每周日清早7点左右就开始拖地打扫卫生,拖地的声音加上拖家具的声音搞得我们想周日睡个懒觉都不行,虽然我们从来没为此complain过,但这还真是做房客的不便。第二是与房东共用厨房、餐厅的不便,我们没有这个问题,但时不时听到D太唠叨楼上的房客不爱干净、不爱收拾、洗洁精用得太少而用热水太多等等,D太规定楼上的房客一周只能洗一次衣服,理由是不能打扰basement的房客,虽然我们从来没觉得别人来洗衣服有什么不便,听D太这么说我感觉楼上的房客还没有我们住在basement自由。第三是旧房子的basement缺乏阳光、新鲜空气,在既不开冷气也不开暖气的时候感觉很闷,先生常常需要敞开卧室门才能入睡,否则觉得闷得难受,也因此先生决定在小儿子出生前买房,因为心疼儿子一出生就见不到阳光、呼吸不到新鲜空气。第四就是不知为什么我们的两任房东都不愿给我们看免费的广告,特别是B先生,有一次我无意中从信箱里拿了一张广告,被B先生发现后特意叮嘱我信箱里的所有东西我们都不能拿,是属于房东的。即便如此为什么就不能在看完后和我们分享一下、给我们提供一些信息呢?所以我们越没钱的时候还越买贵的东西,常说时间就是金钱,其实信息更是金钱。 

    虽然做房客的时间只有短短一年半,但这段经历却使自己买房后从来没打算过在自住房里做房东,我觉得房东和房客都有自己的立场和难处,要互相理解、谦让才能相安无事,租得省心住得开心。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