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常常有朋友和我探讨教育子女的问题,我也常常思考这样的问题:我们该怎样做好父母?我们在教育孩子的同时孩子不也在教育我们吗?孩子长大成人的过程不也是我们作为父母不断完善的过程吗?在加拿大生活了近10年,我已经逐步接受了加拿大的价值观念、家庭观念和教育观念。今天谈谈我的教育思想和方法的改变。

首先,我接受了加拿大人对待孩子的态度,即在孩子未成年时悉心照顾、陪伴孩子成长,孩子成年后即让他独立自由地生活。我感到特别遗憾的是大儿子在最需要我的时候我根本没有要陪伴孩子成长的思想,所以总是忙着自己的工作和应酬,等我醒悟时他已经不需要了,等我醒悟时小儿子也差不多5岁了。值得庆幸的是我还来得及弥补,这几年我尽可能多安排一些家庭活动、外出度假,以增进父母与子女之间的感情交流,效果还不错。大儿子已经是大孩子了,不再需要Baby似的照顾,那么我们主要是对他的未来和前途给予一些指导和帮助,父母的话听不进就请旁人说,不熟悉他学的专业我就向“业内人士”请教,然后和他一起规划未来、制定目标,然后他就按照既定的计划一步一步走。人生总有几个重要的十字路口,帮孩子在这些路口把握好方向,孩子少走一点弯路是父母的责任。有朋友说很羡慕我,孩子都很懂事不需要操心。其实哪有不操心的孩子,即使有也轮不到我。我只是在正确的时候操了正确的心,不是什么鸡毛蒜皮的小事都操心。我希望做一个有见识、有见解的母亲,而不是成天琐碎唠叨、让孩子烦不胜烦的老太婆。

谈到此,说几句题外话,也向喜欢唠叨的父母们提几个建议:一是简练自己的语言,能够用一句话就绝不用两句,否则别人就觉得啰嗦。二是尽量不要重复,讲话才有分量。讲一遍孩子不听,讲十遍孩子照样不听,还觉得烦,并不能达到想要的效果。我的要求一般只说一遍,最多两遍,三遍是极限,儿子反倒都很听我的话,大概他们知道妈妈讲话的分量和忍耐限度。有个朋友曾经向我抱怨太太和女儿嫌他啰嗦,我说你一定是不断重复吧?他说不是重复,是“强调”,因为我怕他们没有正确理解我的意思。大概啰嗦的人都是喜欢不断强调,总担心听话的人不能正确理解。三是管大事、管大方向。我从来不对孩子和谁在一起、和谁打电话、几点起床、收没收拾屋子等等发表议论,如果发现孩子交了不良朋友,我觉得父母能做的就是带着孩子离开那个环境,因为孩子交友不外乎就是同学或邻居,期待孩子能够出污泥而不染、洁身自爱几乎是不可能的,成年人都不一定有那样的定力,更何况孩子。这也就是好社区、好学区的房价高的原因。如果父母经常喋喋不休纠缠琐碎小事,父母的话很容易失去权威性,也容易引起孩子的反感和逆反,引起交流障碍,到有大事时孩子不愿听父母的话就只能干着急了。四是尊重孩子是否愿意与父母交流的权利,相比之下能够与同龄人正常交流更重要。

言归正传,为了不再发生大儿子身上的那些遗憾,我为小儿子付出的精力和时间很多,娇他但不宠,每天都是“乖乖、能干”地鼓励,犯错时我一般只是告诉他正确的东西,屡教不改我才会发脾气。为了不让大儿子觉得我偏心,我特意告诉他他们两兄弟都是我的宝贝,只是因为年龄不同我对他们的爱的表达方式不同。我觉得不能以为孩子会知道弟弟妹妹更需要照顾就不说这些,说与不说是不同的。大儿子很照顾弟弟,两兄弟感情很好。

其二,加拿大是一个讲民主自由人权的国家,不能打骂虐待孩子,所以过去简单粗暴的训斥逐渐变为心平气和的恳谈。在孩子迷茫时我们谈话很多,密度最高的时候是大儿子10年级成绩不够好时,我几乎天天找他谈,先生每周回家找他谈(那时先生在外地工作),每次都是心平气和、苦口婆心,直到我们达成共识这轮谈话才结束。很多朋友说我儿子愿意和父母谈话很不错,大儿子性格随和温和,不会拒绝和我们谈话是他的优点,但如果孩子不愿与父母谈话我们不能一味地责怪孩子,也应该想一想家庭里是否一贯有心平气和谈话的氛围,而这个氛围是父母营造的。有的朋友跟孩子说不了几句就上火发脾气,孩子不服顶嘴更是火上加火,谈话总是变成争吵甚至吵架。在我看来孩子和父母的想法不同是正常的,有想法总比没想法好,我们自己不也常常和父母想法不同吗?父母应该为孩子有思想感到高兴,应该尊重孩子,我们一般都是与孩子心平气和地交流思想,努力达成共识,解决问题是最终目的而不是分出谁对谁错。争吵吵架对解决问题毫无帮助,事情只会越吵越糟,父母也会有失身份。

其三,在意孩子的感受。中国的传统观念是“君臣父子”,在外效忠皇上,在家孝顺父母。而西方的民主思想是渗透到每一个角落的,当然也包括家庭,所以西方人更关注孩子的需要、孩子的感受。当我比较全面地理解、接受了西方的民主思想后,我开始改变了对孩子的态度,开始享受为人父母的责任、义务和快乐,开始站在孩子的角度思考,更多地给予:给予孩子一个温馨的家庭、给予孩子悉心地照顾、给予孩子耐心地指导帮助、给予孩子充分地理解、给予孩子足够的个人空间和自由,只希望他们孝而不必顺。我知道,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但如果连这样的思想都没有又何谈做呢?

其四,中国的教育是应试教育,看重学习成绩,只要成绩好其余的都可以忽略。加拿大的教育是真正的素质教育,对学生是全方位的教育培养和评价,很注重个性的培养,教育学生珍惜生命,享受人生。前段国内在讨论钱学森的临终忧虑:为什么中国的大学培养不出创造性地人才。中国的大学确实是培养不出创造性人才,但是不是仅仅靠大学就能培养出创造性人才呢?教育体制不变,中小学教育都是应试教育,老师猜题猜得准、学生升学率高就是名校,又怎能期望大学把十几年一贯听老师家长话、一贯循规蹈矩的学生培养成有创造性的人才?

发生在我小儿子身上的一件事让我感触良多,也让我领略到一点中西方教育的差异。小儿子一年级时有一天做完数学作业后,我让先生检查一下。我当时很忙,就听先生对儿子说“你最后一题做错了”,就忙自己的事情去了,等忙完后我问先生儿子是否改正了错误,没想到先生说:他拒绝更改。我很惊讶:为什么?先生说:他觉得自己没有做错,他有他的道理。我问:他说得对吗?先生说:也有道理。当然最后老师也没说他错。这件事至少让我有两点认识:一是加拿大的教育是培养鼓励学生自己思考,哪怕是数学也不是按标准答案解答那么简单;二是鼓励学生敢于挑战权威,敢于坚持自己的看法。而这样的事在中国的学校和家庭里可能发生吗?即使有个别不识时务的学生敢于挑战老师家长,也会被老师家长视为调皮捣蛋的问题学生,非把你的棱角修理磨平不可。

一个国内的朋友说看到一个年轻同事(大学毕业)写的入党申请,错字连篇,整篇文章都把“党”写成了“堂”,认为大学培养出这样的人才真是很差劲。看来中国的上上下下不仅觉得培养出创造性人才是大学的责任,就连大学毕业后写错别字也是大学的责任。但学生错字连篇究竟应该是中小学教育的责任还是大学教育的责任?学好中文似乎应该是在中小学完成的工作而不是在大学里才完成的工作吧?否则高考也就不用考语文了。

中国的孩子从上学前班开始就被套上了枷锁,每天学这学那,没有寒暑假,除了吃饭睡觉就是学习,但也没看见中国遍地都是科学家,加拿大的孩子学习的时间根本没法和中国的孩子相比,但也没见人家都是笨蛋。事实上如果以都是大学毕业后的综合能力相比,中国的学生普遍比不过加拿大的学生。所以我也从单一地希望孩子勤奋学习变为希望孩子拥有快乐的童年、懵懂的少年、轻狂的青年、睿智的中年和闲适的老年,希望孩子有一个完整的人生,享受一个完整的生命过程。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