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第一次那么认真地全程看完了第82届奥斯卡颁奖典礼,全因想看看詹姆斯.卡梅隆的《阿凡达》能不能再次创造辉煌,结果却令我很失望。获得最佳影片的《拆弹部队》我去年就在网上看过,可惜特别喜欢看Action Movie的我没看多久就睡着了,而且一点都没有想看完或完整地再看一遍的愿望,这样缺乏吸引力的影片居然获得6项奥斯卡奖,不禁让我怀疑自己的欣赏水平是不是太低,好在它1400万美元的票房说明和我一般见识的人还不少,心里多少得到一点安慰。

    对《阿凡达》感兴趣不是它创造历史记录的票房,也不是因为好评如潮,而是看了一篇题为“只有卡梅隆这样的疯子才能创造出《阿凡达》”的文章,文章介绍了卡梅隆和他创作的电影,还有他全方位的才华,我被卡梅隆本人的才华横溢、对艺术的执着追求深深吸引,而他过去拍的《终结者》、《泰坦尼克》、《深渊》等都是我喜欢看的电影,所以决定一定要去看《阿凡达》。但阴差阳错直到奥斯卡颁奖典礼时我都没看成,所以当卡梅隆没有得到最佳导演、《阿凡达》没有得到最佳影片奖时有人说《阿凡达》只是视觉效果好而故事情节太简单等等时我只能感到失望,无话可说。

    上周终于趁March Break和先生、小儿子一起去看了《阿凡达》。因不是周末,观众不是特多,但除了最前面几排座位后面都坐满了,影片放片尾曲时一些观众鼓起了掌,所有的观众都没有离开座位,直到片尾曲快结束才陆续起身离开,这样的场景是我在电影院看电影第一次见到。不管奥斯卡的评委怎么评价《阿凡达》,观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就连8岁的小儿子全程都看得津津有味,26亿美元的票房就是对《阿凡达》无声却是最好的评价。

    看完电影我没向先生发表观后感言,我想先听先生怎么说。因为奥斯卡颁奖礼后我说《阿凡达》没得到最佳影片奖并不说明它就不是划时代的电影,几十年后人们还能想起来的一定是《阿凡达》而不是那个《拆弹部队》。先生虽然也非常失望,但并不那么赞同我的观点。现在他亲眼看了《阿凡达》,会有怎样的评价呢?他感叹道:拍得真好!要什么有什么!我笑了:看了《阿凡达》以后,我相信《阿凡达》没获得最佳影片奖是政治的原因。卡梅隆宣扬的是和平、人与大自然的融合,他表现的是人类的最高理想境界:人能够与大自然、动物交流,通过交流、融为一体来征服、为己所用,企图用武力征服的人最终是失败的,而《拆弹部队》宣扬的恰恰是用武力征服、个人英雄主义。卡梅隆表现的是全世界普通百姓包括美国普通百姓向往的理想境界,而《拆弹部队》表现的正是现在美国政府的所作所为,所以美国的评委们给《拆弹部队》发奖也就不难理解了。

    《阿凡达》所讲述的故事一点都不简单,如果用心去看它的故事而不是仅仅只顾着欣赏它带来的视觉冲击,我相信每一个人都会对故事有自己的感受。虽然我的英文不好,看电影时也没人给我翻译,但我还是基本上看懂了故事情节,不说完全理解了卡梅隆的意思,但明白他在说什么。他说的是当今世界最时髦的话题:和平、环保、人类和大自然的关系、人类应该用什么方式去征服、开发大自然。那些美得让人震撼的画面和色彩让我想起了温哥华冬奥会开幕式,它们所表现的价值观念一脉相承,卡梅隆不愧是加拿大人,而且因为布什连任而撤销了入籍美国的申请,说明他反战、热爱和平,他的价值观念还是加拿大人的价值观念,大概也因此获得了加拿大观众的掌声,加拿大人以他为自豪。

    也许是职业的关系,还在中国时先生就特别喜欢看运用高科技拍摄的电影,喜欢一边看一边议论、猜测用的什么电脑技术、怎么实现的,卡梅隆拍的《终结者》我们都看过几遍,现在看画面制作那么精美、自然、几乎没有什么人工痕迹的《阿凡达》,真的是赏心悦目、叹为观止。如果真像有些人说的只是用了一些高科技的雕虫小技没什么了不起,那么同样是用3D技术拍的其他电影为什么看起来粗糙很多、人工痕迹明显、3D技术不是一个档次呢?光是拍《阿凡达》的相机索尼公司的技术人员和卡梅隆都花了三年时间才研制出来。十年磨一剑,大师奉献给我们的仅仅只是一部电影吗?

    奥斯卡奖从1929年开始到现在已经82届,也就是说有82部电影获得最佳影片奖,但又有几部获奖电影能够在几十年后被人想起呢?70年代的《星球大战》是划时代的电影,当年它也没有得奥斯卡奖,但几十年后人们还时不时地提起《星球大战》,可有谁还记得当年得奥斯卡奖的影片呢?一部电影能够几十年后还被人记得是因为影片本身优秀而不是得了什么奖。所以我相信不用几年人们就会忘记获奖的《拆弹部队》,但还会记得没有获奖的《阿凡达》,记得《阿凡达》带给我们的视觉享受和思索。

    从卡梅隆没有因《阿凡达》获得奥斯卡最佳导演奖和《阿凡达》没有获得奥斯卡最佳影片奖想到中国的导演们和电影,中国的很多导演都有奥斯卡梦,似乎得什么国际大奖都不如得奥斯卡奖,现在《阿凡达》在奥斯卡的遭遇是不是能够给中国的导演们一些启示呢?是追求艺术、给观众优秀的作品重要还是得奥斯卡重要?拍商业片是不是就不能追求艺术?导演们如果真的把精力放在为观众奉献优秀电影上离获奖还会远吗?看了张艺谋拍的商业片《三枪拍案惊奇》后真的很惊奇,因为既不明白张大师在说什么也很惊奇张大师居然能够拍出这种扔到垃圾桶别的垃圾还会嫌它太臭的电影,真不知张大师现在在追求什么,与卡梅隆相比张大师是不是该感到些许惭愧?卡梅隆在商业和艺术之间的驾驭能力堪称典范,《泰坦尼克》、《阿凡达》告诉我们追求艺术完美的同时也能追求商业上的完美。奥斯卡的评委们也许艺术水平很高,但亿万观众也不是白痴。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