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我一直不太理解中国人称“房奴”是指什么人,“奴”的字面意思是奴隶、奴才,那么“房奴”的字面意思应该是房子的奴隶。前段时间看了一篇51网转载搜狐网的文章《国内房奴哭诉:按揭贷款真会吃死人》,算是正式确认了“房奴”是指贷款买房、每月要还房贷的人。这种人在西方比比皆是,我们自己也是,可我不觉得也不认为自己是“房子的奴隶”。自己没能力全资买房住时,借银行的钱买个房子先住着,每个月再慢慢还银行的钱是很开心的事,因为用别人的钱提前享受了生活,而给银行付利息也是理所应当,因为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这也是西方最普遍、普通的消费理念,所以更不能理解的是多伦多的某中文报纸上也有文章标题为“还清房贷,不做房奴”。

    如果说中国人的思想观念消费理念和西方人有差别,觉得贷款买房就成了给银行打工的奴隶,所以自嘲地创造出了“房奴”这个词还可以理解,但现在似乎“奴”成了流行语,动不动就是“某奴”,不知是自嘲还是自卑,好像中国人自称“奴才”的时代还没过去似的,不仅难以理解也感到很悲哀。那么更难理解和接受的是现在加拿大的某中文报纸并不是自嘲调侃性质地称呼贷款买房的人也就是我们自己为“房奴”,我不知别人有什么感受,我是不能接受的。因为不管“奴”指的是“奴隶”还是“奴才”都意味着社会地位的卑微低贱、意味着不平等、不自由、被迫,而我们向银行贷款买房付利息时,我们与银行的关系是一种平等的商业关系,而不是奴隶或奴才和主人的关系。如果贷款买房称为“房奴”,那么贷款干某事、某事是不是都得称为“某奴”、“某奴”呢?现代社会小到个人,大到企业、国家都向银行贷款,难不成贷款的都得称“奴”?按此逻辑,世界上最大的“奴”应该是美国,因为它借的钱、欠的债最多,可还就是它最没有“奴”的心态,在世界上最有主人心理。

    对于没有什么遗产继承又发不了横财的普通工薪阶层来说,如果没有银行可以贷款买房,那么想买房住就只有两条路可走,一是等自己攒够了钱买房,就像我十几年前听到的那个笑话:“一个中国老太太在60岁时叹了口气:我终于攒够买房的钱了!但她住自己房子的时日并不多了,大半辈子都没有自己的房住。而一个西方老太太在60岁时也叹了口气:我终于还清买房的钱了!但她大半辈子都住着自己的房子,享受着生活。”二是跟亲戚朋友借钱买房,对于我来说,跟亲戚朋友开口借钱买房是非常难以启齿的,反倒容易感觉自己很卑微。如果非要说贷款买房就是“房奴”,那么总不能说跟银行借钱买房就成了“奴”,跟亲戚朋友借钱买房就是“主人”吧?如果说付利息就是“奴”不付利息就是“主人”,那么跟私人借钱难道就不该或不要付利息吗?

    也许是国内银行对借贷知识普及不够,造成国内房奴哭诉:按揭贷款真会吃死人》这篇文章的作者对按揭贷款很无知,如果借贷9万(人民币)就能被按揭贷款吃死,那我们这些在加拿大贷款买房一般都要借贷十几万、二十几万的人应该早就被吃死了。中国人自嘲为“房奴”有思想观念的原因也有经济压力方面的原因,国内有报道说有的白领阶层每月收入的80%要用来还贷,也就是说银行把钱贷给了还贷能力不够的人,以至于借贷人被每个月必须还的房贷压得喘不过气委屈得成为“房奴”,而这些在加拿大基本上不存在。因为加拿大的银行不会贷款给没有还贷能力、还贷款会影响基本生活的人,银行是否借贷不是看首付多少,而是看收入(看证明收入的工资和税单)和以往的信用记录。据报道,加拿大只有20%的人要花毛收入的30%或以上来负担他们的房屋按揭,这样还令他们的生活出现困难,而困难是为了维持买房花费,这部分居民压缩了比如营养食品以及娱乐活动等方面的消费。另外,如果《蜗居》里的海萍具有代表性,那么“海萍们”买了自己力所不能及的房子,而银行的借贷制度也推波助澜地促使“海萍们”四处借钱凑齐首付,而不管不顾是否有还贷的能力、是否有抵抗失业、减薪、额外支出增加的能力,日后是否养得起房。加拿大的银行本来就比较保守,经过“次贷危机”后更加谨慎,所以在加拿大如果有谁想买超出自己经济实力的房,通常银行会帮你把把关,不借贷给你,让你买不成。以加拿大的生活水平和质量,还贷占收入的比例,贷款买房的人能称之为“房奴”吗?在加拿大这样的民主平等自由的国家有“奴”吗?如果谁想为“奴”没人拦着你,但请不要随意称别人为“奴”。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