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一直很想去渥太华现场看一次加拿大的国庆庆典,正好今年女王来加拿大,因年龄的关系,这也是她最后一次来加拿大,机会难得,所以我们决定全家今年去渥太华看国庆庆典,顺便看看女王——我们的国家元首。作为平头百姓在中国生活了几十年既没机会去现场看国庆庆典,更没机会近距离见到国家领导人,那么就在加拿大实现一下这样的心愿吧。

    我们630日清晨出发,中午到达渥太华。在渥太华工作的朋友在Down Town租了一套房,他们这个长周末去美国旅行,房间空着,我们也就正好住进去。从朋友家出来都不用转弯走路十几分钟就到了国会山,非常方便。在渥太华吃完午饭后我们在朋友的指引下开车在市中心转了转,晚上去河边坐游轮游渥太华河。最后一班船是7点半开,在等船的时候遇到了游轮的老板,他热情地向我们介绍坐游轮的情况,也许是被我们冒雨等船的执着所感动,上船后买票时他给了我们近50%的优惠。

    游轮在渥太华河上来回开了1个半小时,游览沿岸的风光,游轮上有英法两种语言的讲解。因风很大气温较低加上不时下雨,我们就坐在室内看风景,坐在我们后面的一对中年白人夫妇(船上就我们一家华人)和先生聊了很久,他们来自温哥华,太太是教师,先生是火车头的机械工程师,他们很为温哥华举办冬奥会、为自己的工作和生活感到自豪和满足。

    9点多下船后天上还是不时地飘点小雨,我们走到不远处的国会山看了一下彩排。国会山的广场上搭了一个很大的舞台,舞台两侧各有一个巨大的屏幕,舞台前方几百米处还搭了一个大门框式的架子,架子左右两侧有两个小一点的屏幕,这四个屏幕供不能直接看到舞台的人观看,听朋友介绍最近几天每天晚上都有彩排。虽然天上飘着小雨气温不高,看彩排的人还不少,台上的演员就像正式演出一样认真,灯光效果很漂亮。因我们还没吃晚饭,也就看了一会就走了。

    71日清晨我们起了个早床赶了个晚集,老老少少磨磨蹭蹭搞到840才到国会山,到那一看靠栏杆边有可能最近距离看女王的好位置都已站满了“早起的鸟儿”,我们只好找靠近舞台的位置,好在我还找到了一个最靠边的栏杆边有个空位,我和母亲就站在那里观看,先生嫌那个位置不好照相就和小儿子一起站在中间但靠后一点的地方。后来我才发现我站的位置离舞台和女王坐的地方最近,所以当女王走上舞台后走向座位时以及后来每一个在讲台上讲话的人和演员的表演我都看得很清楚,甚至他们的表情都能看清,但升旗、换岗、阅兵、皇家骑兵的表演等等不在舞台上进行的节目我们就只能看身旁的大屏幕了。而一个朋友8点到的国会山,他站在栏杆边,有幸和哈珀握了手、照了相,还接受了CBC的采访,上了电视。

    12点之前举行了升旗、换岗仪式,皇家骑兵进行了表演,而舞台上的工作人员一直在忙碌着做最后的准备。12点正和平塔上的大钟奏起了加拿大国歌,而大屏幕上出现了缓缓开来的黑色小轿车,这时全场响起了热烈的掌声和欢呼声,车停下后哈珀和女儿走下车,大家又鼓掌欢迎。哈珀脸上保持着那一贯的微笑,一边鼓掌一边环顾四周,然后独自走向栏杆边的人群和他们握手,甚至踮着脚和站在后面的人握手。不一会女王坐着马车缓缓走来,全场爆发出更热烈的掌声和欢呼声。女王下车后举行仪式和阅兵,然后慢慢走向舞台,这期间人们不停地鼓掌、欢呼,以此表达对女王的爱戴和尊敬。女王坐下后那些著名演员进行表演,期间穿插着一位著名演员讲话,我记住的就是他讲的最后一句话:Canada is best country in the would!后来哈珀讲话,代表所有的国民欢迎女王回家和参加国庆盛典。他说过去的一年是加拿大丰收的一年,从年初成功举办温哥华冬季奥运会和残疾人冬奥会并取得历史最好成绩,到6月成功举办G8G20峰会,以及本国经济在西方国家中率先复苏,这些前所未有的成绩都十分令人骄傲。当哈珀说到每一项成绩时全场都会鼓掌欢呼,特别是他说到冬奥会没有哪个国家比我们的金牌更多、全球的民意调查说最多的人选择愿意成为加拿大公民时全场的掌声和欢呼声最响。后来女王讲话,她讲到冬奥会和我们的冰球最棒时掌声和欢呼声最响,这是最让加拿大人感到自豪的。后来女子花样滑冰铜牌获得者Joannie Rochette也上台讲了话,最后是来自安省的一名歌手唱加拿大国歌,然后庆典仪式结束。仪式结束后女王和演员们握手致意,然后缓缓走下舞台,和坐在贵宾席第一排的人握手,之后走向等候已久的黑色小轿车,和飞利浦亲王一起坐车离开。

    我想值得特别一提的是安检和现场的气氛、秩序。我原想女王和哈珀以及那么多政客都要出现的地方安检应该很严密,可我们只是在进国会山大门时警察让每个人把随身带的包打开,他们看了一眼即可,而那些站在马路上栏杆边的观众连这样的安检都没有,而哈珀和栏杆边没有经过严密安检的观众握手时身边没站保安。我站的地方离舞台和女王在舞台上的座位最近,我想女王到后我们前面的空地上应该会有很多警察保安,但只是宽松地站了两排6个警察(前面4个后面2个),女王到之前也只是保持一个警察在那里执勤,若有观众想问执勤的警察问题,警察都会来到提问的观众面前笑容满面和颜悦色地回答。也许人群中有便衣,但置身其中的我们感觉不到,感到的是轻松自在,感到的是加拿大很安全以及加拿大国家领导人对平民百姓的充分信任。

    先生说现场气氛让人很感动,每次唱加拿大国歌时,全场特别安静,几乎每个人都在高声合唱国歌,你能深切地感受到普通加拿大人对自己的国家发自内心的热爱。先生旁边站着一个土生土长的美国人,从美国很远的地方来渥太华参加加拿大的国庆庆典,他的祖父从魁北克移民去美国,他说他的根在加拿大,那天他的呼哨打得最响、掌声最热烈,开心得不得了。我旁边身后站着很多讲法语的人,每次唱国歌他们都会用英语大声合唱。晚上看音乐会时我们身边站着很多青少年,他们一直在叽叽喳喳议论,先生说他们在议论加拿大怎么怎么好,说自己能生活在这么一个伟大的国家感到So Lucky。加拿大的青少年有着特别强烈的国家荣誉感和自豪感。据说那天有10万观众,而这10万人都是自发去的,没有人组织、没有人维持秩序,政府只是提供一个庆典的平台,大家自觉遵守似乎是约定俗成的秩序,先来的坐或站在前面,后来的站在后面,没有人拥挤插队,离场时谦让着慢慢往前走,置身其中感觉不到一点拥挤,让人不得不叹服加拿大的爱国主义教育之成功和加拿大人的素质。

    还想啰嗦几句见到哈珀和女王后的感受。过去我对哈珀没什么好印象,只是觉得他很厉害,把个不起眼的保守党倒腾得像模像样后居然推翻了强大的自由党,虽然是少数党政府,可几年了也没倒,他想干的事还都干成了。这次近距离见到哈珀后,觉得他还真的有政治领袖的气质和风范,他站在女王身边、走在女王旁边时,行为举止非常得体,不亢不卑,既表现出十分尊敬又不卑微;有女王在时他甘当配角,所有的镜头、风光都属于女王,女王不在时他才做主角;当他发表讲话时,内容既简单实在又煽情鼓舞人心,语气平和,没有政客式的说教;当他没有保安紧跟,独自走向既不是指定筛选也没经过严格安检的普通人群时我很惊讶也有一丝感动,至少这个民选的总理信任这些老百姓不会谋害他。

    我也曾经为查尔斯王子现在白了头还在做王子感到些许不平,但见到伊丽莎白女王后感到女王现在还真不能传位给他。因为加拿大人对女王的爱戴、女王的慈祥和智慧、女王的个人魅力和凝聚力都不是查尔斯王子所能取代的,网上的讨论也显示很多加拿大人之所以还愿意继续现在的这种政体最重要的原因就是爱戴女王,如果不是伊丽莎白继续当女王,还真不知有多少国家愿意继续现在的政体。

    71日那天渥太华的很多公园都有音乐会,市中心街上到处都是艺人在献艺,很多围观的观众也情不自禁地跟着载歌载舞,先生感叹:So Happy!国庆节过得跟狂欢节一样。那天很多博物馆都免费向公众开放,所以下午我们就近去国会山附近的自然和艺术博物馆参观,晚上又回到国会山看音乐会和焰火。国会山晚上的音乐会是7点开始,一直开到10点放焰火,都是大牌歌星在献唱。因上午我们站了5个小时,下午参观博物馆又是不停地走,所以晚上我担心78岁的母亲顶不住了,就在后面找了一个路牙坐着听音乐会,自己喜欢的歌星出来时再站起来看。此时的国会山人山人海,人群后面隔十几米距离站着一两个警察,他们或聊天或看音乐会,他们无事可干也就说明秩序很井然。我们附近就站着一个很帅的警察,小伙子会应观众之邀和他们合影或帮他们照全家合影,在和小朋友合影时他还把自己的制服帽给小男孩戴上,很Nice

    10点时一个歌星唱起了If I have a million dollars的歌,全场都跟着他合唱,我们身边的青少年和小儿子也都扯着嗓门合唱,音乐会达到了最高潮,而10点整国会山后面升起的焰火更是把全场观众的情绪推向了兴奋极点,身边的青少年们情不自禁地高声唱起了国歌,小儿子坐在先生的肩上不停地叫“加拿大真牛!”先生感叹这15分钟的焰火就让加拿大人如此感动、激动,中国动不动就放半小时焰火也没看谁激动成这样。

    “狂欢节”结束了,但很多参加狂欢的人还意犹未尽,他们去酒吧继续狂欢。虽然奔波了一天我感觉很累,但精神还很兴奋,一直沉浸在狂欢的气氛中。我们感觉这一趟很值!不知不觉中接受了一次最好的爱国主义教育。

    72日早上我想进国会大夏里面参观一下,正好遇上皇家骑警的换岗仪式,于是看了半小时的换岗仪式,仪式结束后皇家骑警特意留下两个穿制服的人和观众合影,我也就有幸和其中一个长着华人面孔的骑警合了张影。在国会大夏里面还幸运地遇上加拿大最好的和声团在国会大夏的大厅里表演,头一天的国庆庆典演出就是他们站在舞台后方和声,据主持人介绍他们全是黑人,专门练和声,是加拿大最好的和声团,现在听他们单独唱歌还真的非常悦耳和谐。演唱结束后我找他们合影,他们很高兴,我和其中的三个演员合了张影。

    从国会大夏出来又在国会山周边转了转,照了些相,我们的国庆渥太华之旅就算结束了。离开渥太华之时我第一次对一个观光旅游的地方感到依依不舍,对那些淳朴的人们共同营造的气氛感到依依不舍。虽然我们身体里流淌的永远都是华人的血液,从小接受的中华文化教育也早已渗透到我们的骨髓里,对故乡的思念热爱、对中国的关注关心也成为我们生活的一部分,但在加拿大生活的10年,尽管加拿大从来没有人教育我要热爱加拿大,可我就在这10年的生活中不知不觉情不自禁发自内心地热爱上了这个国家,感觉自己就是这个国家中的普通一员,自己也和那些普通的加拿大青少年一样觉得自己能生活在加拿大So Lucky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