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07年回国探亲一个月,因为是来加7年第一次回国(也是至今为止唯一的一次),应酬也就特别多,我决定在长沙期间每一类朋友聚会一次,而这样的大型聚会每个人都说不上几句话,所以我的三位特别要好的朋友每家我分别留一天时间做家庭聚会,在我看来最好的朋友能聚在一起聊聊知心话、唠唠家常就是最快乐开心的事,粗茶淡饭也无妨。三位朋友都非常热情,费心费力地以她们自己感觉最佳的方式招待我们,但不同的方式产生不同的效果、感受,回想起来感觉很有意思,也对自己该怎样招待朋友有所启发。

朋友A是我的初中同学,是我交往时间最长的朋友,她要女儿叫我干妈。所以回到长沙的第一个晚餐是她和丈夫请我们全家(包括我父母妹妹)在餐馆吃饭,但阴差阳错她没再安排我们两个小家庭聚会,所以我们也就没再见面,直到我离开长沙的最后一天(晚上我们坐火车离开长沙),我留出上午的半天时间和她单独聚了聚,说了说知心话,了结了我最大的心愿,只是很遗憾在长沙半个多月都没见到干女儿。

朋友B是我的同事,虽然我们在一个处同事时间只有两年,但关系很好,而且她先生02年来约克大学做访问学者时在我家住了几个月,所以我很希望两家能聚一聚。聚会的头一天中午另一朋友请吃饭时喝的鲜榨西瓜汁不新鲜,导致我那天中午、晚上吃的东西全都呆在胃里不消化,第二天上午在朋友B家里时来了个总爆发:全都吐了,接着还发烧,所以那天我最想吃的就是一碗白粥。但爱热闹的朋友B在餐馆定了满满一桌丰盛的午餐,还叫上别的同事作陪,也许是过去物质太贫乏,现在猛不丁物质丰富了,胡吃海喝成了时尚,餐馆里清淡一点的粥、羹统统不提供,我也就只好毫无食欲、强打精神地陪大家坐一坐。午餐后我们就直接回家休息了,想两家人坐在一起好好叙叙旧聊聊天的心愿只能留待下次回国再说了。

朋友C是我的大学同学,她的悟性极高,是最能读懂我的朋友。我们聚会的那天她和先生早餐后开车来接我们一家三口,先是开车带我们游览了一下长沙,然后在一个非常优雅安静的餐馆包了一个带阳台的单间吃中餐,定的菜不多但每样都很精致、有特色,因为只有我们两家人,聊的都是家常话,感觉特别温馨。午餐后朋友的先生去开会,朋友陪我们回到她家,朋友的母亲特意在朋友家等我们,于是整个下午先生和小儿子在书房玩电脑,我和朋友加上她母亲一起话家常,晚上是朋友请的钟点工在家做家常饭菜,我们一家都吃得特别香。这是特别特别快乐温馨的一天,至今让我回味无穷。

朋友A觉得我刚回到长沙,为照顾我父母的感受就请我们一大家人吃饭,很体谅我,只是后来不知何故没有安排我们两个小家庭的单独聚会让我很遗憾。朋友B一直做管理工作,喜欢热闹,怕我们到她家太冷清,所以定了丰盛的饭菜还请人来作陪,也是费了很多心。朋友C本来和我就属于“神交”的朋友,又做了多年的办公室主任,她理解我看重的是两家人能聚在一起,能安静地坐在一起倾心交谈,所以我们两家的家庭聚会是根据我的需求爱好来安排的,让我们度过了非常美好难忘的一天。

朋友C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招待朋友时根据对方的需求、喜好来安排会让朋友更容易开心满足,也可避免自己费力不讨好。曾有朋友说为怎么让国内来的朋友吃好发愁,因为国内来的朋友对他们平时喜欢吃的中餐不感兴趣,我说从中国来的人对中餐当然没兴趣,你请他们吃在中国不容易吃到的日本餐、韩国餐、泰国餐、越南餐、印度餐、意大利餐、加拿大的西餐等等,这些东西即使不和他们的口味也是特色,至少品尝了,估计多伦多的各国美食还没吃遍你的朋友就得走了。朋友后来依计行事,效果很不错。

去年一位国内的老同事来加拿大探亲,虽然我们并不熟,但有朋自远方来,又主动和我联系,那就尽一下地主之谊吧。我了解到她现在最着急的是在多伦多的独生儿子一直没有理想的工作,我就在家为他们安排了一个“专题”party,请了两位可以对她儿子找工作有帮助的朋友来给他们做咨询指导,后来我又请他们吃他们感兴趣的日本餐,这样的安排老同事很满意。花点心思、了解一下朋友的爱好需求、有针对性地招待朋友可能会事半功倍,而只是按自己的喜好感觉招待朋友却可能事倍功半。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