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文章的开头先补充几句,这篇文章是在孔教授发表令香港人愤怒言论之前完成的,因怕引起误会,孔教授的言论搞得我不敢帖出来了,现在斗胆帖出来,请各位看官千万不要把我和孔教授联系在一起。而且在此我旗帜鲜明地表明我的看法:任何人都可以自由地发表自己对某人某事的看法,但作为受人敬仰的中国高等学府的中文教授,在电视节目中出口成脏地骂人就实在与身份太不相符。事实上孔教授的言行给北大脸上抹了黑,让人感觉北大的中文教授除了骂人就讲不出什么道理似的。

虽然多伦多的华人已经多得数不胜数,但因背景经历不同,日常交往频繁的多是和自己背景经历相似的人,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其实这很合情合理,从小的生长环境、文化背景、人生经历会给我们每个人打下深深的、特殊的烙印,所谓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即使脱胎换骨都难以磨灭。既然我也是华人,从小受中华文化熏陶,自然也免不了这个俗。因工作的关系,交往结识了很多不同背景的华人,感觉不同背景的华人真是各有各的特色,似乎带着标签似的,很有意思,而不同背景的华人因思维习惯不同、互不往来,相互之间缺乏了解甚至还有不少误解,今天谈谈和不同背景的华人接触时的一些经历和感受,没有任何褒贬之意,纯属自娱自乐。

先说说不同背景华人对自己的称呼,来自大陆的技术移民不管是否入籍通常都会说自己是中国人,而且大部分人说的时候还有民族自豪感;来自大陆广东的华人一般说自己是广东人,而不管是广东还是内地人只要在香港呆过,都会说自己来自香港;来自香港的华人肯定说自己是香港人,但也有例外,一个交往了8年的朋友虽然很小就去了香港,从小在香港受教育,但他总强调自己是天津人,说的国语也是天津味的国语;我们通常称从台湾来的人为台湾人,但从大陆去台湾的那部分人不愿意被人称为台湾人,因为他们说台湾人指的是台湾本地人,他们是外省人,他们一般会说自己来自台湾、老家在哪里;而来自世界不同地方的华人一般会说自己来自哪个国家和自己祖辈在中国的家乡;因70年代末越南排华导致大批越南华侨逃难到西方,加拿大就有很多越南华侨,他们肯定会说自己是越南华侨,很强调自己的华人身份,他们的国语和粤语一般都讲得不错,中华传统文化习俗也保持得很好。

不同背景的华人在职业方面有很大区别,但这个背景不是地域背景而是教育背景,不管来自哪里,做白领工作的通常都在原居地受过良好的教育,即使不一定从事跟原居地相同的工作,也会顺应时事及时调整自己的专业方向,假以时日就能做上自己满意的工作;而很多拿着不错收入甚至超过白领收入的蓝领也是在原居地受过良好教育并且动手能力较强的;有生意头脑的人在哪都会选择做生意或投资,不想动脑子的人就选择打工,总之是金子在哪里都会发光,在加拿大只要勤劳就不会饿死。

过去从香港、台湾来的华人对大陆不了解,他们印象中的大陆人都是通过亲戚担保、结婚、难民等途径来的,所以1999年后大量大陆技术移民登陆时他们不甚理解我们怎么来的,认为我们也应该熬个十年八载才能买房。2000年登陆后我在一家衣厂打工,先生找到专业工作后老板问我什么时候买房,我说争取明年吧(我们真的是第二年买了房)。我的话音刚落,就听一个香港人说:我就看不惯现在来的新移民,刚来就要找好工作,还要买房!老板悄悄跟我说:别理她!她是妒忌。我笑一笑:我们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为什么不能想找好工作?

而不同背景华人的后裔在职业上也有些区别,很多人认为华人都很重视子女的教育,所以华人的子女都是读书很棒,有一份薪水不错的工作,其实事实并非如此,我就认识、知道一些华人第二代甚至第三代移民在做着薪水很低甚至是繁重的体力劳动的工作,大学里被淘汰的也有不少华人甚至是我们这类技术移民的子女。我认识的来自台湾的华人子女倒都是读书棒工作不错,似乎比较整齐;来自香港的华人子女就非常参差不齐,有的非常棒,有的做一般的蓝领技工,还有纨绔子弟混世魔王,我曾经认识一位银行职员,她的独生儿子每天的事情就是玩电游,25岁了还在college里混,她唯一的愿望就是儿子能从college毕业找份工作,但这个愿望她说不知猴年马月能实现;大陆来的技术移民的子女已经陆陆续续长大,虽然父母受了高等教育,但子女其实也是参差不齐的,未必人人都能读大学,未必人人都能从大学毕业,说“大学太亚裔化”是很片面的。其实在加拿大做什么工作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的感受,自己对自己的工作、收入满意,过着自己满意的生活就足够。

一般来说最关注关心喜欢谈论政治、经济等国家大事的是大陆技术移民,最不关心也不喜欢谈论政治的是香港人。有一件很有意思的事,生活在香港的香港人为了能普选而上街游行示威,而生活在加拿大的很多香港人有人上门动员也未必去投票。香港人最讲究吃和礼数,不管经济是否宽裕,每周都得去喝早茶或下馆子,圣诞和农历新年很多香港人都会送礼物和打红包给亲戚朋友之外的人,比如为他服过务的人、医生诊所的前台等等。越南华侨最讲亲情,他们可以为了资助父母兄弟姐妹而打两三份工,可以自己辛勤打工、省吃俭用来供养父母和已经成年的兄弟姐妹,我就认识这样的越南华侨,让我敬佩他们的是,他们吃苦耐劳很多时候不是为了自己和自己的孩子,这一点只有福建人和他们相似。最注重个人隐私的当属台湾人,曾有台湾人朋友跟我说:和台湾人交往最重要的就是不要像“包打听”一样问东问西。其实和谁交往都应该这样。最愿意与人分享生活中的经验教训的当属大陆技术移民,这一点我个人体会尤其深刻。

我们有幸生活在加拿大这个提倡多元文化的社会,每个人都可以心安理得自得其乐地保留自己的特色,但入乡还得随俗,我们应该保留优良传统,摒弃不符合加拿大价值观的恶习。我相信不管是一个族裔还是个人只有不断与时俱进地修正自我才不会被社会被时代所淘汰。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