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上一篇)五年工作中我尽自己所能挽救了很多学生,唯一让我遗憾的是一个92级的男生。话说有一天我通知一个要进行学籍处理的男生来谈话,男生走进办公室时我正忙,余光看到男生在我的办公桌前站定后,我头没抬随口问:你怎么了?半天没听到回答,我不禁抬起头看他,只见男生两眼红红的说不出话,我赶紧柔声说:发生了什么事?你坐下慢慢说。男生说一年级他成绩还不错,二年级…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