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吃马铃薯的日子》刘绍铭

Book_The days eat Potato.jpg

这本书也是随手从书架上抽下来的,看上了“吃马铃薯”这几个字。书已经还给图书馆了,却又想起来这也是应该写几个字的一本书。书不在手边,写起来就不可以“引经据典”,只能是凭空瞎写了。

看序的时候,有那么一段让我觉得有趣。大意是这样的,虽然作者是在西方受的教育,但他不会凭空称别人“Dear”(亲爱的),因为“我”根本就不认识你,怎么可以和你亲爱起来呢?如果“我”因此而冒犯了你, 那么请你原谅。让我想到现在的习惯,见人或根本没有见过的人就先称“亲爱的”。在西方也就罢了,惯例而已,并没有真正意义。但咱们不是在用中文吗?怎么可以亲爱得起来?呵呵。。。就此专心读书。

《吃马铃薯的日子》一书由《童年杂忆》和《吃马铃薯的日子》组成。这些写于三四十年前的文字算是刘先生的自传,回忆了作者的童年以及求学期间的往事。这位美国印第安纳大学比较文学博士,如今香港岭南大学翻译系的讲座教授,一生经历可谓坎坷。他生于香港,幼年即失双亲,与胞弟寄养亲戚家中,尝尽白眼。念完初一,即开始自食其力,艰难谋生。后以自修生名义考入台大,然后凭朋友资助的一张船票就冒险跑到美国念研究生。到达美国时,身已不名分文。之后书中讲了他怎样去打工、怎样选择专业、怎样找工作、怎样与美国人交往等等。几番折腾,终于拿到了美国的博士学位。该这本书呈现了一个学者的成长过程,故事的“教育意义”,励志功能显著。

作者的这些经历对我们这些去国求学/生活的人应该有启示,虽然那是60年代的事。现在的年轻人出国留学的经历当然无法与那时相提并论,在餐馆进餐(不是做侍应);在大街上开着新车(不是搭公车);甚至在富人区买房置地的年青人比比皆是。可怜天下父母心。不随便称别人“亲爱的”的刘先生,在书中对困难时期曾经帮助过他的那些朋友导师们的敬重和感恩之心溢于言表。那么,最起码我们应该学会感恩。在适当的时候,我们还可以将曾经得到的帮助散发开来,让更多需要的人得益。

朋友中有几位也曾经有过吃马铃薯的日子,现在是苦尽甘来的学者。Ta们看了一定会有共鸣。

刘先生的其他作品还有《一炉烟火》、《文字不是东西》、《文字还能感人的时代》等。 看书名就知道是有趣的文字,应该找来看看。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