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几个月前作的几件插肩t。

这件是按儿子的小衣服依葫芦画瓢,适当放大作的。

用的是两件旧体恤,忙活了一顿做了件旧衣服,图个啥呢?

前身:

背影:带上那个帽子后,看起来很像臭鼬,就是那个skunk了。

儿子喜欢的企鹅游戏里的宠物,要求做一件有puff的衣服已经很长时间了,终于满足了他的愿望。

小子幸亏有个喜欢折腾又很寂寞的老妈,要不那里买到这样一件世上独一无二的衣服?嗬嗬,趁机表扬一下自己。

看看这个大脸puffle的脸部轮廓花了几个小时的耐心绣出来的,其实不是我绣,是缝纫机在绣,如果说机针就是那艘遨游在蓝色海洋里的小船,偶奏是那个掌舵的舵手,付出巨大的耐心指引小船的航行,看来偶不仅是舵手还是那不灭的灯塔,嘴和眼部的轮廓使用体恤做的。

这脸只可远观而不可细瞅也,仔细的看他有的地方平滑,有的地方有些断续,有的地方又纠结。这真善美似乎没有名字拿么真正的善良和美丽,也许是欧这个舵手水平太凹了。

看看小家伙那得意劲儿。

好好洗手,别磨蹭了。

这个图纸非常不错,我只是修改了一下帽子部分,作成双层的,横向上适当的加长了几厘米,仔细的琢磨了一下怎么把帽子缝到衣服上,再配上黑色的帽边,和黑色的图案有个照应。

图纸其实已经弄丢了,又被我挖地三尺弄回来了在这里,这么好的图纸一定要留好,一年四季里的各种插肩t,长袖短袖带帽无帽厚的薄的就全靠它了。

下面这几件辛苦做出来旧衣服都是依这张秘密图纸变化来的。

谢谢观看!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