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不差钱差了点啥

字体 -

本次中央台的春节晚会我只看了三个节目,一个就是《不差钱》,一个是姜昆的相声和冯巩的小品。说到底姜昆的相声根本看不下去,看了个头,就不能看了。冯巩的小品勉强看完,真是心里充满悲哀—老生常谈,对相声艺术现状的感到悲哀!

   我们这一代是从收音机里听着相声长大的,七、八十年代相声界百花齐放、人才辈出,到如今春节晚会相声如此之状让人心寒:相声老了,为什么?没有与时俱进!没有时代感,尽管姜昆拼老命来个过去和现实的比较,好想捞点现实元素,但这样的题材在20年前和现在都可以说,只要时代在进步,变化总是层出不穷,所以形式上老掉牙。最关键是语言,一个远离现实生活,不了解年轻人文化内涵的老人说梦,一句话你说的是不到位的“时髦话”、叹的是雾里看花的老观念,你的相声说给谁?形式题材老老人不爱听,外行话年轻人不愿听,说给我这样的中年人?说实话我真是不待见,所以我只听到空洞无物、徒唤奈何的无聊而已—干得要命!不说相声演小品,这是冯巩的悲哀!小品也演不了的时候,其实是小品的幸运。冯巩的小品太概念化了,秀水街练摊儿,出国10年博士后回国找真爱,太伟大、太时髦的题材了,伟大时髦到让我这在海外的人都不敢相信。人家说你不必叫真,不就是说个事儿吗,但我说你可以编,可以夸张,但得靠谱啊,10年国内都是物是人非,何况颠沛流离的海外?不相信有这么时髦就算我觉悟有问题吧!如果说题材创作的硬伤是没题材“乱制作”,到了演出就成了大题材“小制作”了,就是演员的语言、情节内涵太单薄,只剩下隔靴搔痒的贫乏语言和语言贫乏了,呜呼,相声小品不就是语言的艺术吗?而今真真成了死项!也别对相声后继无人慨叹,相形之下真是该郭德钢出头了,任何文化、艺术、人生与与时俱进真是硬道理,人们都说春节晚会是政治任务,没错!在现进的社会条件下确实如此,但即使这样也不是社会题材全掐死啊,否则怎么理解赵本山小品的受欢迎?不管是歌功颂德也好,还是避重就轻也好,你总的让老百姓觉得这是而离我们不远吧。不是没给你留缝,是你没能力、没生活经历、没创造力去把握,更重要的是不学无术、懵懂混世误了相声在华堂上的传承,真是罪过不小!相声的出路在郭德钢,草根就是相声的出路,过去是这样,现在、将来还是这样!

      最后说说《不差钱》,关于这个小品及演员的报道、跟踪报道、跟踪跟踪报道……铺天盖地,最后总要到一个点:就是原本是好的,最后大家有点怀疑了、有点厌了,而如果是坏的,到最后大家反而觉得有点可怜了,觉得不那么坏了,总之最后达到模糊视听的效果,媒体才真正偃旗息鼓一段时间。我不知道这是存心的还是无意的,鉴于娱乐新闻的管制比较宽松,我更倾向认为这是媒体的集体无意识的无聊!中国的事很多说到底是被无聊虐杀的,这个虐杀的始作俑者就是无聊媒体。现实的媒体没有灵魂只有娱乐,只有版面没有能力,版面的要求就要投所谓读者所好,先捧后杀或先杀后捧,说到底是占版面赚两回钱,不跟上潮流就不时髦,跟上时髦就要拼题材,没有题材就无中生有,那么这种无聊中的“挠墙”最后会把本来的东西变成什么,就是现在这种混乱的局面—早已抽离了实情的本质而变成无端、无聊的臆测。

    小品、二人转就是俗的,但能上中央台求的是雅俗共赏,这个度《不差钱》把握得不错。但诸位非要先否定二人转的俗,借而证明《不差钱》俗不可耐,似乎在说你爸不好,所以你儿子就是不好!这是不是太不厚道了?媒体可以无聊,但大众如果太无识,那就只剩下可怜了!我想赵本山的春晚之路应该是走到头了,人也太累了,就坡下驴其实挺好,不管你贬他还是赞他,现实确实没有谁能接班,赵本山是绝顶聪明的,他找到了题材、政治加亲民的缝,独霸春晚舞台十几年,我不知道下一个赵本山是谁,但他创造了一个成功模式:一个机遇再加上一个草根的、与时俱进的、无伤大雅的、大智若愚的笑匠。姜昆、冯巩们都不差钱,但就是差了点儿—这!

分享博文至: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