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韬:跑步笔记二

字体 -

跑步笔记6

当时父亲还很年轻,经常带我出来看比赛倒不是有意培养我的运动兴趣,实在是因为母亲的职业是教师而且还是班主任,因此晚上通常很忙,如果留我在家反而添乱,所以父亲此举实际上是看比赛兼顾带孩子一举两得。一直到我上了小学,晚上可以自行找玩伴,这种夜奔的生涯才终告结束。再后来就有了电视,因此看现场比赛的机会也就相应少了,于是父亲就成了体育频道的忠实拥趸,特别是到了老年,家里的电视基本就固定在体育频道上,即便是现在父亲早上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看体育新闻。每当有世界杯和奥运会,父亲也像其他青壮年体育迷一样有如迎来了节日,特别是世界杯更是点灯熬油坚持场场不落,因此每当世界杯结束都是一身疲惫并且一副经典球迷的红眼挂相

跑步笔记7

我和父亲的性格差异挺大,又可能儿子与父亲有着与生俱来的天然竞争和对立,所以在我的记忆中从小到大甚至到老,我们唯一能交流的话题就是体育,现在回想起来也许就是在看比赛时我们父子俩才会找到弥足珍贵的默契……有趣的是父亲一生爱看别人比赛而自己却并不爱运动,应该说我的父母都有一些体育天赋,年轻时也都是大学系里的短跑选手。父亲年轻时身高1.8米,在他们那个年代绝对算是一个长人,所以有了王大个子这个形象的外号,但这个外号却并非我父亲所独有,因为追根溯源我爷爷当年也有同样的外号,爷爷身高1.83米显然比父亲更是略高一筹,更据说爷爷的爸爸身高竟达到1.86米!可见王家祖辈都是高人,唯独到我身高却勉强1.75米——真是典型的一辈儿不如一辈啊!

跑步笔记8

父亲因为个子高,所以比较擅长打篮球,我曾经看过人到中年的父亲打单位的篮球赛,爆发力和技术还不错!身体条件适合运动,但不一定主观上就爱动甚至可算是有些懒,说的可能就是父亲这样的人,所以我对人到中年之后的父亲的记忆就多是饭后躺在床上看报纸,并且基本和身体力行的运动不沾边儿了。你很难想象一直到现在的七十多岁,父亲从来都没有像其他老年人那样有过规律的运动,甚至连伸伸脚、踢踢腿的动作都没有,这无疑与周围轰轰烈烈的全民健身氛围形成极大的反差。当然父亲也有先天的优势:一是饭量大,即便年轻时我也远不如他,并且酒量好,我算是比较能喝的,有一次我们父子去赴宴,酒桌上父亲力压群雄,并且连我也一同灌倒,最后就剩他自己一个人潇洒滴回家了。再就是睡眠好,粘枕头就着似乎从未失眠过,因此声音洪亮、中气十足,没有健康意识也自恃从不养生,如此七十多年过来竟真是没有什么大碍——你不得不承认,父亲绝对是属于受到上天呵护并且绝对随性所致的那类人。

跑步笔记9

但就是这类人却有着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身体会在越过某一临界点后崩溃式地垮塌——而今年今天的父亲正是如此!父亲终于生病躺倒给了我一个深切的触动:记得十多年前我曾遇到一位素昧平生的老大哥,他说父母在世的时候,无论自己年龄多大,都会觉得死是一个遥不可及的东西,而当双亲故去那一刻,就似乎撤去了中间的一道屏障-你会发现死原来如此真实迫近并且从此将直接独自面对。是的,这一刻我开始意识到:人是终将要离去的,或是缠绵病榻欲罢不能或是享尽天年速战速决,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特有的离去方式,虽然终局在所难免而恰恰在离开上却似乎某种程度上可以自己决定和把握,因此我想在下半生要竭尽全力以健康的姿态活着,以求在我能决定的那部分以痛快洒脱的姿态离去,我认为那将会是人生终极的完满与精彩-而在此刻我决定要为此而努力…

跑步笔记10

正因如此跑步就真的很急迫地进入了我的议事日程:我需要治疗我的背痛、健康我的生命和释放我内心隐隐的忧伤-我虽无力挽回父亲的健康但我想如果我能以更健康的方式活着,似乎就是在做着某种力所能及的延续和努力——生命的浩大深奥我无从企及,但留一份坚定的期盼和执着吧!话题至此未免有些沉重,但确实不可或缺,因为正是这些促使我迈开了奔跑的第一步。

提起跑步我倒也不是完全陌生:父母的体育天分确实也遗传给了我,但遗憾的是也就仅限于短跑。高中时我50米最好成绩是6′5,这个速度基本上在班里能排在前四、五吧,当然前两名基本都是体育生,所以校运动会上好项目要先可他们挑选,而我所能捞到的项目就只是200米和4×100接力

本系列在我的微信每天更新,关注的朋友请加我的微信:wangtao687097

分享博文至: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