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韬:Oshawa再不关注 你又晚了89

字体 -

    流火的七月刚刚过去,算来在我移民加国的九年中这个夏天是最热的,不过七月里市场的热度却丝毫不逊于长天的酷暑:一方面房价无论东西不管南北,只要沾上多伦多的边儿就是一个劲儿地猛涨,而另一方面市场舆论也绝对是沸沸扬扬得不亦乐乎,而最后终于以BC省出台的针对海外投资者加税政策为标志,向市场丢下了第一只“靴子”,安省作为另一个移民大省的是否也会旋即跟进以儆效尤-这无疑已成为众人心中最热门的疑问……

    我的心里以往一直存在着一种担忧,这份担忧首先并不是指向房价,因为刚需一直存在,房价一直向上是正常的,但话又说回来,即便如此但常年保持20%的这样的超大增幅无论如何也会让你心存隐忧:市场终归需要一种力量加以平衡才是稳步发展的健康之道,而这种力量到底是利率的杠杆还是政策的天枰-而这才是我真正的关心所在!毫无疑问利率是最后制约房价和房市的关键因素,但由于受到循序推进的时间限制,终于远水解不了近渴,如果近期或者中短期对市场尚能发挥作用,那么似乎剩下的一途就只有政策调控。从2012年开始政府就已经出台了若干控市政策试图对房价增幅以及市场进行干预和控制,但效果从起初的立竿见影到如今的不痛不痒,似乎也只能说明政府的黔驴技穷和无能为力,而在此情形之下如果政府还要受舆论胁迫实施干预的话,很可能会走出矫枉过正的险棋甚至臭棋,那么稍有不慎市场无疑就会遭遇灭顶之灾,尽管许多人似乎乐见房价降低,但如此可绝对不是房价一落10%或15%那么简单-市场崩溃到底、以往的一切化为乌有的局面,试想到底有几个人能够承受得了,人们希望房价降低终归是希望能买得起房和房市的平稳发展,但如果最后成了如此局面,你还能买房吗?回想一下不远之前的2008、09年你当时的所作所为、所思所想-你就会知道一切并不是那么简单!在这里我不是危言耸听,市场的复杂性和难以预测甚至比上面所述还要诡异百倍,所以我对于政府能否通过调控手段从而给予市场正确导向从来都是充满疑问的-而这就是我对市场的最大担忧。

    不过担忧归担忧,靴子最后还是扔下来了,那么如何评价BC省的这次当机立断的“斩立决”呢?我还是给打了80分!将海外与本国投资者加以区分,以杜绝海外投资虚高市场的杂音绝对是有力于本地市场健康发展的一项利好,请诸位注意:政府需要的并不是打压市场以至于万马齐喑,而是稳定市场缩小增幅。如果从这一点考虑,无疑这一政策会起到积极的推动和直接的效果,我对此可以表示适度的欣慰,不过我对政府的一切控市行为持谨慎的态度将是一贯的,因为此刻的市场和人们的神经已有了高度的警觉和过度的反应-经不起失误更遑论错误!

    好了,最后说些由房市引发的一些反省。出国时间长了,总以为自己的视角和观点会有别于以往甚至会有所超脱,可最近的两次经历却让我发现离摆脱固有思维的羁绊还差得很远。其一是不久之前的美国走马观花,因为职业惯性,一路上我一直关注美国的房型和房市,让我吃惊的是所经历的沿途从未看到新房并且都是清一色的“扣板房”,从民房的外观上远没有多伦多的高大上更没有多伦多欣欣向荣、热火朝天的场面,而这种百年不变、平静安详却让我似曾相识甚至不由心生敬畏:常年以来我们都在不自觉地以发展速度夸耀国力,以为高楼大厦就是现代、繁荣、以为日新月异就是实力、崛起,殊不知平静与平衡不仅是一种定力更是一种实力,用速度评价世界事实上只是我们的一厢情愿甚至是夜郎自大。

    其二是有一天和朋友讨论多伦多的房市,我认为在这轮房产周期中其实西人是房价高企的最大受益者,试想一间在2、30甚至40、50年前区区几万的房子如今已身价百倍,在这期间没有购得支砖片瓦的人们,既然没有参与到这场投资中来自然也不会有任何收益,既然如此发声抱怨做某种宣泄也算正常,而那些主流受益的人群也同时颇有微词倒是让我颇为不解甚至着实有一种“的便宜卖乖”的感觉。朋友定居加国已经20多年,他的理解让我深思,他说我们已经不自觉地习惯了用钱来衡量一切,以为有了钱就可以解决所有问题,其实不然!对于西人来讲有钱买不到平静祥和、买不到童年和家庭的记忆,有钱了如果意味着被迫的改变甚至背井离乡,那么有钱就不是一种快乐甚至还带有那么一点点丑恶!

作者:新世界地产 地产经纪王韬,探讨:416.859.1767更多文章请登录作者博客:韬贴http://blog.51.ca/u-139706/    

微信号wangtao687097

注:个人观点 谨供参考 转载转用请征著者同意

分享博文至: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