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韬:东部置业系列39 大麻合法化

字体 -

10月17日是加拿大休闲大麻合法化的首日,可以说从即日起加国生活的诸多方面都会收到意想不到的影响,在白人世界普大喜奔的同时,反对大麻合法化的声音却一刻也未停歇,特别是华裔对此更可谓深恶痛绝。在华人看来,如此大逆不道的政策偏偏能在一向朴实、严谨的加拿大大行其道,一定是这个政府病了、这个国家病了,而事实是否如此呢?

首先加国人没有病,没病找病这么多年也不能有文明和自由上的进步和发达,这么说应该没有错吧,或许有些人会说就是自由过了头。客观讲大麻在普通西方人的眼中远没有像华人那样谈虎色变,有人又会说,我认识的白人里就有人反对大麻合法化,要知道白人里也分左中右,也有各自不同的观点,但不可否认白人是这个社会吸食大麻的主体,这在每年高中毕业的狂欢派对上可见一斑,也许这些白人孩子的父母也是如此,这方面一定也是有历史传承的。

    不过都知道大麻有毒至瘾,依然乐此不疲,恐怕就不是简单的生理上的事了。大麻风气兴起于二战以后的西方,兴盛于6、70年代反战时期的美国,经历过那个燃情岁月的克林顿、奥巴马以及之后的特鲁多都吸过大麻,而没有公开的名人更是不计其数,应该说现如今某种形式上大麻已经成为一种追求个人自由的反叛标签,所以客观上是作为一种文化传统和文化现象被保留下来了,更准确讲它的强大之处更在于心理和精神层面。

    再说大麻的至瘾至毒,大麻的作用因人而异,但普遍来说肯定有极强的兴奋作用,否则吸过的不会如此意犹未尽、乐此不疲,但毒副作用和身体伤害是肯定存在的,这一点西方人也绝对不是不懂,但你一定要解释为西方的腐朽堕落也可以,但就有一点太过简单、敷衍了事了。这就涉及到个人选择的问题,也就是合法化了但不一定你就必须抽,这个道理和吸烟、喝酒一样。在西方普遍流行着这样一个规则,那就是个人选择、后果自负,每个人在法律之下可以有自我的自由和选择,并且普遍认为个人自由和选择更重要甚至高于一切。

    所以看大麻合法化,我们应该更加认识到它身上强烈的政治标签和呈现的文化现象,当然这对我们华人所一贯秉持的传统和文化产生了极大的冲击。华人总希望什么事有别人帮你管着,在校有老师,公司有老板,社会有法律,人群有群主,一旦放开就失魂落魄、手足无措甚至找不着北了,说这是潜意识里的一种奴性,很多人会不爱听,但事实上就是如此。在一个制度里是个人自由多一些还是法律规管多一些一直是不同文化背景下的隐形博弈,我们所习惯的一定和西方不同,或者说这其实才是是中西文化冲突的焦点,大麻合法化使其浮出水面、异常尖锐。

    从政府的角度,各党之间对于大麻合法化也有争议,但分歧并非直接对立,而是关注于如何更好地实施规管,其实加国休闲大麻合法化的思路,也和德国以及北欧国家一些国家卖淫合法化、以及更早的美国废除禁酒令一样,对以往许多让人讳莫如深的东西,首先承认它的客观存在,其次通过合法化使之浮出水面以便更好地规管如出一辙,都是一种悖论尝试,总之管是前提,怎样管是分歧,一端走不通,走一端可以试试。总之这些堵与疏的案例已被前人的许多社会实践所证明,各位大可以去查查资料,而再纠缠于此,就没有什么实际的意义和必要了。

    至于大麻合法化对于房地产的影响,人们普遍关注的是该政策允许每户可最多种植四棵大麻,这是否会对房屋建筑构成危害,这其实是不必担心的,当然选择户外种植则肯定不管房屋建筑什么事,如果是选择室内种植,那么如果造成危害,那房主就只能责任自理了,只要你加上验房条件,过去以及未来都是对买家的保护。那么是否允许在出租屋里吸食或种植大麻,目前还没有固定的说法,这一点还是需要进一步给予关注的。

    我对大麻合法化不持观点,但我接受由此引发的状况和所有现象。华人族群想以一己之力对抗带有某种主流文化色彩的大麻合法化,过程注定是艰难的、更是痛苦的,其结果也是可想而知的。赵本山说过:你什么时候能一个人当家,自己说得算呢?学习自我规范、勇于自主选择这条路还相当遥远和漫长……

作者:新世界地产 地产经纪王韬,探讨:416.859.1767更多文章请登录作者博客:韬贴http://blog.51.ca/u-139706/

微信号wangtao687097     欢迎加入“东部置业群”

注:个人观点 谨供参考 转载转用请征著者同意

分享博文至: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