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韬:地产双周10日谈(一)

姗姗来迟的政府统计数据,让您徒叹时过境迁好花尽落去… 相互矛盾的银行、专家预测,让您莫衷一是难言何去何从! 市场时刻在变 您亟需一双时刻把握市场脉动的双眼—— 第一现场、第一手资料  望闻问切、结论和盘推出 特别提醒:好事仍需戒急— 一周难言成势 双周始现端倪 双周10日刚刚好    王韬现在开讲——                 5月市场胶着蓄势  6月推手破解有期      (2010年5月… (阅读全文)

利率回归:一场绚丽的“市场转身”

    近日,央行行长罕见笃定地宣布:加国房产出现泡沫,利率回归已成定局,并且6、7月的进一步调高利率已箭在弦上。如此清晰的表述无疑释放出两点信息:其一、通过一个月内两次利率调高的火力侦察,在已确认市场不会出现崩溃的态势下,政府已下定决心摆脱“非常利率”的状态——使市场回归常态。其二、政府已制定出明确的回归时间表和策略——利率回归并不是倒计时,而是已在路上!… (阅读全文)

四月围城:难说再见与记得回来

      早已众说纷纭的利率调整终于提早到来,同时裹挟着既定的4月19日贷款政策调整,注定会在2010年4月的房产市场掀起不小的波澜。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政府对将近一年来特别是最近几个月来的市场反季狂欢绝对不可能袖手旁观,同时接近零的低利率毕竟只是经济危机中的救市之举、权宜之计,当经济危机行将纾解,利率的逐渐回归也是势在必行的–所以该还的也总归要还!总体… (阅读全文)

OFFER:今天你抢到了吗?!

    在绝大多数人的心目中:“抢Offer”是一个讳莫如深的话题,人们常常把“抢Offer”视为房价如潮汹涌的始作俑者,诅咒之、声讨之——呼天抢地不一而足!难道“抢Offer”及“抢Offer者”真是如此大逆不道,犯下如此”反人类“的滔天大罪吗?从2009下半年以来,不容讳言,“抢Offer”一直是市场的主旋律,一路走来的如今更是用市场常态来形容更为恰当:80%甚至90%的Listing都规定提交Offer的… (阅读全文)

经济危机周年回望——有一种谬误叫预期!

      进入11月对于大多的房产市场来讲具有某种里程碑意义,因为自去年10月经济危机登陆加国以来,不经意间我们已与这场所谓百年一遇的”世纪劫难”伴行了整整一年,作为曾与魔鬼打过交道并可自嘲劫后余生的你我,回望大多房产这一年过往的跌宕起伏、波澜壮阔,唏嘘仰止、扼腕顿足之余,心中总有一丝好奇挥之不去:百转千回中谁是真正的赢家?      粗略回顾一下历史对于回答这… (阅读全文)

芙蓉姐姐的另类成功

      毋容置疑:芙蓉姐姐确实如雷贯耳,即使世人调侃目前最炫的某位”娱乐大叔”也忘不了用”芙蓉姐夫”这一雅号!芙蓉姐姐出道已久,而与其同时代的诸如”水仙妹妹”、”木子美”等多少风流人物都早已烟消云散,可是这么多年不管你讨厌她、唾弃她、声讨她或是无视她,她一直在娱乐着大众,一刻都没有离开人们的视野,真可谓赶不走、驱不散、躲不开–你真得要折服芙蓉姐姐这份艰忍、… (阅读全文)

拿了我的都给我还回来—2009年价格绝地反击

      5、6月份市场暴暖: Offer抢得狼烟四起、销量连创新高!让众人惊觉危机不再,一时间纷纷扰扰好不热闹。如果说5、6月份剧增的销量抓住了大家对市场进退尚存狐疑的眼球,那么诸位可能极容易忽略另一个十分重要的市场信号:价格的暗潮涌动,一句话价格在隐蔽地爬升!如果说平均成交价只是一个笼统体现市场价格变化的概念,这个数据标明的升高往往容易被人们一厢情愿的”误读… (阅读全文)

智慧故事三:留几个柿子在树上

     在以色列农村,每当庄稼成熟收割的时候,靠近路边的庄稼地四个角都要留出一部分不收割。四角的庄稼,只要需要,任何人都可以享用。他们认为,是上帝给了曾经多灾多难的犹太民族今天的幸福生活,他们为了感恩,就用留下田地四角的庄稼这种方式报答今天的拥有。这样既报答了上帝,又为那些路过此地又没有饭吃的贫困的路人给予方便。庄稼是自己种的,留一点给别人收割,他们… (阅读全文)

智慧故事二:谁将出现在门口?

     上个世纪60年代,美国俄克拉荷马州地方高等法院受理了一桩颇为棘手的刑事案件。有人被控犯有杀人罪,法院经过漫长的调查,掌握了很多重要证据,足以证明他杀人的事实成立。但是,他的辩护律师辩解说:被害人的尸体一直没有找到。法院无法认定所谓的被害人已经死亡。   法庭对被告是否有罪展开了辩论。被告的辩护律师站起来说道:”法官先生、陪审团的女士们、先生们,有… (阅读全文)

智慧故事一:雪化了以后是什么?

      那天,与在一家公司做副总的朋友相聚。他不断抱怨挣的薪水太少,开的车也一般。我笑他不知足,说像我这样的小职员,每天看着别人的脸色行事,还得挤公交车,住平房,生活才是越来越没有意思。我们的抱怨声此起彼伏,聊着聊着就说到了今天早上下起的那场大雪。他说一下雪车子就特别难开,我说,雪化时还会溅人一身污渍。   就在这时,耳边突然响起了一个我四、五岁的女…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