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韬:房产市场经济危机的半程总结

      进入六月,房地产市场持续火爆,丝毫看不到”经济危机”的迹象,究其原因:在持续的观望后,人们开始逐渐恢复了对加国市场的信心,再加上预判美国政府和市场的衰退势头趋于缓和,绝大多数人认为这一轮经济危机开始进入谷底的平台调整阶段,是故五月份开始压抑了将近8个月之久的购买需求如井喷般释放出来:5月份当月就超过去年同期的销售量,挂盘期锐减,抢Offer现象普遍,… (阅读全文)

原创:关于父亲的记忆

父亲是童年幼儿园一天后能带我回家找妈妈的那个人 父亲是顽皮闯祸后奖励我屁股上重重的一脚的那个人 父亲是去看体育比赛也必须兼顾带孩子任务的那个人 父亲是第一次送给我小猫、小狗而又不胜其烦那个人 父亲是积极参加家长会最喜欢享受子荣父贵的那个人 父亲是儿子为巴结老师而被迫为班级做贡献的那个人 父亲是只能和儿子谈球而没有其它共同语言的那个人 父亲是忽见孩子长大打… (阅读全文)

伊索寓言*三则

寓言一    几头牛拉着一辆大车走在泥泞的道路上,车轴在吱吱呀呀地叫,车夫说:可恶的家伙!人家拉车的一声没吭,你为什一直哼哼叫苦—叫苦连天的往往不是最吃亏的人。 寓言二    一个美好的春天傍晚,牧童对默不作声的夜莺说:亲爱的夜莺,你为什么不给我唱支歌呢?天那,那只青蛙叫得烦死人了!夜莺说,我当然听到了,但你为什么不早些让我唱呢?——不要犹豫不决,只要行动就会有… (阅读全文)

转帖:父母的能与不能

我能给予你生命,但不能替你生活。 我能教你许多东西,但不能强迫你学习。 我能指导你如何做人,但不能为你所有的行为负责。 我能告诉你怎样分辨是非,但不能替你做出选择。 我能为你奉献浓浓的爱心,但不能强迫你照单全收。 我能教你与亲友有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但不能强迫你这样做。 我能教你如何尊重他人,但不能保证你受人尊重。 我能告诉你真挚的友谊是什么,但不能替你… (阅读全文)

转帖:老故事纪念通用汽车2009——冰淇淋与汽车

 这是一个发生在美国通用汽车的客户与该公司客服部门间的真实故事。有一天美国通用汽车公司的庞帝雅克(Pontiac)部门收到一封客户抱怨信,上面是这样写的:“这是我为了同一件事第二次写信给你们,我不会怪你们为什么没有回信给我,因为我也觉得这样别人会认为我疯了,但这的确是一个事实。”“我们家有一个传统的习惯,就是我们每天在吃完晚餐后,都会以冰淇淋来当我们的饭后甜… (阅读全文)

原创:从邓玉娇案照一照网络和民主的镜子

    沸沸扬扬、海内外瞩目的邓玉娇案终于落幕,伴随这一案件进展的前前后后倒真正出落了一场大戏。第一时间网络曝光后,各种版本的“真相”甚嚣尘上,到两位“见义勇为”的律师相拥而泣达到高潮,吊足了人们的胃口,拭目以待的结果却是子虚乌有,让大家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律师也玩“俯卧撑”——整个一个“人性闹剧”在大庭广众之下赫然上演。     事件终于过去了,如果你有兴趣你可以… (阅读全文)

李承鹏文章转帖:章子怡为什么会出名?(节选)

这个小事是突然想起的,时间好像是一九九九年,反正就是《我》片首映的那天,张艺谋携章子怡前往我供职的报社做热线,然后在一家叫“四方居”的川菜馆吃饭。   那时章子怡还不出名,一些娱乐记者一不小心还会把章子怡写成“张子怡”,真的,这不夸张,她坐在张艺谋左手边,黑不溜秋的,个子也小,甚至都不太像从美女如云的“中戏”出来的,倒有些像从某市曲艺团出来的,唱点地方小… (阅读全文)

董路文章转帖:人生的自解(标题为转帖者加)

1,你想拥有什么,你就去追求什么。   鱼和熊掌,鱼和泥鳅或者猪蹄和熊掌,当我懂得了“这个世界不是为我创造的”这个简单道理之后,就开始认真面对生活中的每一个选择——首先明确了自己希望或者最希望拥有的是什么,然后就去努力追求好了。  早些年刚出道的时候,我最想拥有的是名气以及金钱,所以我通过没日没夜地写稿拼命地去追求那些;这些年来,我最想拥有的是一份自由的心… (阅读全文)

原创:不差钱差了点啥

本次中央台的春节晚会我只看了三个节目,一个就是《不差钱》,一个是姜昆的相声和冯巩的小品。说到底姜昆的相声根本看不下去,看了个头,就不能看了。冯巩的小品勉强看完,真是心里充满悲哀—老生常谈,对相声艺术现状的感到悲哀!    我们这一代是从收音机里听着相声长大的,七、八十年代相声界百花齐放、人才辈出,到如今春节晚会相声如此之状让人心寒:相声老了,为什么?没… (阅读全文)

转帖:写给四十岁男人的忠告

岁月如梭,眨眼间自己三十有六,即将奔四。献上这篇写在前面的忠告为四年后的我和所有已临不惑之年的男士们以期共勉。 1.四十岁的男人,如果还没有结婚,就别结了。无论你是一次未娶还是多次失败,你的身心已经到了不健康的地步,再把这种不健康带给别人是不负责任的。如果可以做到清心寡欲,独自漫步,也能活得自在。 2. 四十岁的男人,如果一事无成,就难成了。十几年的教育…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