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当年,亚当是班长,夏娃是学习委员。因为家住得近,他俩一道骑车上学,又一道骑车回家。

所有人都说,他俩会是一对儿。

亚当英文好,在英文课上挑老师的错儿。

夏娃古文好,在语文课上揪老师的错儿。

放了学,同学们都回家了。空荡荡的教室里只留下亚当和夏娃。亚当辅导夏娃英文,夏娃辅导亚当语文。

英文测验讲评课上,老师说,”这次考试,两个九十分,亚当、夏娃。”前排的夏娃转过头望亚当,正好撞见亚当投射过来的目光。两人相视一笑。

所有人都说,他俩会是一对儿。

高考时,亚当是全市外语类第二名,夏娃是文史类第四。亚当挑了英文系,夏娃选了中文系。当然,说好了的,是同一所大学。

英文系和中文系联谊舞会。亚当和夏娃早到二十分钟。诺大的舞池,只有两个人在灯影下翩翩起舞。

所有人都说,他俩会是一对儿。

可是,亚当知道,他俩不会是一对儿。因为,亚当喜欢的,是另一个亚当。

夏娃向亚当借英文辞典,约好在玄武湖畔见面。亚当知道夏娃要的是什么。

傍晚,夕阳把玄武湖水映成一片血红。夏娃接过辞典,对亚当说,”我们到公园里去吧。”

亚当的心怦怦跳着。哦,夏娃,我知道你是好女孩。你会是贤妻良母。可是,我不能。

“别了吧,太晚了。”亚当说。

夏娃看着亚当的眼神,象是看着一个陌生人。亚当知道,他失去了夏娃。永远。

亚当考研时转攻经济学,留在了省城,一心想着出国。而夏娃还在她研究古典文学的道路上坚持着,考去了北师大。又象说好了一样,亚当再没联系夏娃,夏娃也再没联系亚当。

转眼,十年。

迷惘,沮丧,失望,绝望,希望,重生。亚当的生活在悲喜中起伏,终于在地球的另一面落下脚来,安静地过着别样的生活。他与家乡的联系,只剩下了MSN。

一个周六的晚上,亚当的MSN上跳出一个人邀请加为好友。亚当仔细一看MSN签名,竟是夏娃。

仿佛当年玄武湖畔的心情,亚当的心怦怦跳着。他接受了对方的邀请。

“嗨,是亚当吗?”

“是我。你怎么找到我的?”

“呵呵。同学录上。”

“你,嫁了吗?”亚当奇怪自己怎么会迫不及待地问这样一个问题。

“我,嫁不了。我和女朋友一起生活。我是蕾丝。”

一时间,亚当感觉头晕目眩。

“你的英文辞典我一直在用。那天傍晚,我,本来想告诉你我是……”

原来!

亚当稳了稳心神,鼓起勇气,说,”我是同志。”

这么多年来,第一次,亚当可以用中文这样说。

“嗯。我早就知道。在借英文辞典之前。”夏娃淡淡道。

亚当又感到一阵晕眩。When?How?亚当问着自己。可是,这重要吗?

“我们本可以做‘闺中密友’的。”夏娃又说。

“为什么不呢?”亚当答。

两个人不约而同地沉默了片刻,然后,几乎同时地,在MSN上打上一个微笑的表情。一如当年相视一笑的默契。

那以后的每个周六晚上,亚当都会耐心地守在电脑前。他知道在地球的那一头,正是周日的早晨。他在等待夏娃起床,上网。

夏娃梳洗完毕,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电脑。她喜欢和这个多年未曾谋面的老友透过网络,远隔万水的交流。

夏娃会说她大学教授的生活,说她的学生对她性倾向的尊重与包容。说她和伴侣的相识相恋。说她们生活的欢乐,和不能够收养孩子的苦恼。

亚当说他和男友分手的痛苦。说起他的身染艾滋朋友的乐观与坚强。也说那里多元文化的绚丽精彩,和尼亚加拉瀑布的波澜壮阔。

夏娃说,别着急,生活在继续,你的莱特先生一定会出现。

亚当说,莫烦恼,中国在进步,你和你的爱人一定会有可爱的儿女。

十年,世事变迁,人情冷暖。而亚当和夏娃,在这重拾的远隔大洋的情谊里感受到的,只有温暖,只有感动。

喜欢亚当的亚当,和喜欢夏娃的夏娃,谁又能说他俩不曾相爱过呢?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