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很久没有写些什么了,即使是明明白白地看到对安省性教育方案反对声的背后,是华社的 homophobia 在混淆是非、推波助澜,我好像也并没有写作的冲动。一直到51刊出的那篇《同性恋活动家的自白》,译自于极端右翼的反同网站,满篇的谎言和仇恨煽动,我再一次意识到华社 homophobia 的偏执顽固。让我不禁回忆起在中国的日子,周遭的中伤和毁谤。而在加拿大,这加害者竟再一次是我的同胞!

好吧,既然有人肯花时间从垃圾网站上翻译文章,那么我们也可以翻译主流正确的信息,传递给华社。然而在做这件事之前,冷静的我必须再一次问自己:在加拿大你拥有美好的生活。一份好的工作,一个温厚的爱人,一群善良而快乐的朋友。那些狭隘昏聩,只不过是大陆移民的少数。而他们的后代在经过了加拿大平等关爱价值观的熏陶,homophobia 一定会消除。那么,你为什么要在乎?Why do you care? Why does it matter?

记得我将华社的 homophobia 叙述给我爱人的母亲时,她的态度出乎意外地平静:“三十年前的加拿大也是这个样子的。进步的取得需要时间。给华人移民社区三十年,你看华社会是什么样子。时间在我们这一边。Time is with us.

其实丽兹只说对了一半,时间在我们这一边,可是你走到时间里面仔细看,就会发现,加拿大社会的进步不是一夜之间,不是一蹴而就。1950年代的加拿大也是一个仇同的国家。政府特工会乔装打扮,在酒吧诱捕同性爱者。直到1980年代初还发生过警察迫害同性爱的事件。我们看到知识分子的奔走吁请,我们看到政治家的胆识,而更多的是千千万万个普通人点点滴滴的行动。第一个勇敢出柜的教师,第一个在医院争取同性权益的爱人,为遭迫害的同性爱辩护的律师,第一个为艾滋患者提供牙科护理的牙医。而在加拿大人民接受和保护同性权益的背后,是这样的加拿大价值观:尊重和关爱人的尊严,无论种族、宗教、性取向,无论你的出身如何、金钱多少。因此,加拿大包容接纳了来自世界各地的移民,当然也包括我们中国人。我看到的英雄,不是那个推动同性婚姻法案的总理,而是无数个这样的普通加拿大人。他就在我们身边,他是你孩子的老师,你的家庭医生,你的同事,你的记者邻居,超市里的收银员,车行的修理工……英雄成千。

我们也看到,homophobia 已经被加拿大主流社会抛弃,气若游丝。它只能逃循到原教旨宗教组织里,极端右翼网站里。公开的仇恨煽动是属于 Hate Speech 的犯罪行为。安省人民选举出了一位同性爱省长。连联邦保守党,也勇敢地站出来谴责俄罗斯的反同法律,支持俄罗斯的同性权益。

回望历史,我们还看到,煽动仇恨者,内心被偏执和愤恨占据,生活阴郁寡欢,最终奇妙地被因果捕捉。阿妮塔-布莱恩特是1960年代美国的“反同斗士”。多年以后当她自己的婚姻破裂,她却遭到基督教原教旨主义者的唾骂和迫害,不得不诉诸法院,要求法庭而不是上帝来保护妇女的权利和离婚的自由。Karma 以一种戏剧讽刺的效果,将她当年对他人的伤害,原封不动地原物奉还。加害者与受害者,在因果轮回间神奇地转换。

我们向前看吧。丽兹说给华社三十年,时间站在我们一边。我说,在这三十年间,我们每一个普通人,都像一个加拿大人那样,每天安静地传递自己的温度。只要华社 homophobia 的中伤和毁谤还在,我们就会在这里。我们只叙述,不争辩,用平静的声调讲述一个简单的事实、一份诚恳的呼吁:我们也是人。请你尊重我。

请允许我用诗人扎西拉姆-多多的诗句作为本文的结尾:

如果有人误会你,微笑着解释,不要用辩驳的姿态。你看风总是抽打着嘛呢堆,石头从不辩驳,只是默默地坚持着。如果他不愿听你解释,微笑着沉默,要相信很多话不是非说不可,因为时间知道,因果知道。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