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时光如白驹过隙,我在加拿大生活已经15个年头。这个国家究竟有什么魅力让我深深眷恋着她?我们都说,包容关爱是加拿大价值。什么是加拿大的“包容关爱”?我想借这个平台,向大家介绍几个您或许不知道的加拿大人物和事件,说说我眼中的加拿大精神。

追风少年的奔跑 Terry Fox Run

200512月,我结束了在加拿大的学业,独自去加西游历。在西海岸维多利亚的灯塔山公园,看到了一座雕像,基座上书:痛苦必将在某处终止…… Somewhere the hurting must stop… 这里原本应该是追风少年泰瑞-福克斯横贯加拿大“希望马拉松”的终点。这是我第一次知晓泰瑞-福克斯的名字。

泰瑞于1958年出生于加拿大马尼托巴省首府温尼佩格,是麦乐思的老乡。少年泰瑞是一名出色的篮球运动员和长跑健将。1977年,年仅19岁的泰瑞右膝剧烈疼痛,被诊断为骨肉瘤。在截肢手术后,泰瑞经历了16个月的化疗,重返运动场,成为了一名轮椅篮球运动员,并夺得加拿大冠军。

在治疗过程中,泰瑞亲眼目睹病友们遭受病痛的折磨死去,他痛感社会对癌症治疗的研究投入严重不足。同情心和责任感,让泰瑞找到了新的生命意义。他要活得顽强勇敢,希望帮助他人找到生活的勇气。

在艰苦的训练后,泰瑞开始了他著名的横贯加拿大“希望马拉松”The Marathon of Hope,希望唤起社会对癌症病人的关注,并为癌症研究筹款。泰瑞写下感人至深的呼吁:

我们需要您的帮助。全世界癌症诊所的病人需要像您这样相信奇迹的人。我并不是一个幻想者。我并不期待我的行为一定会带来治愈癌症的明确答案。我只是相信奇迹。我必须相信奇迹。

1980412日,泰瑞在加拿大纽芬兰省的圣约翰将他的人造右腿沾了沾北大西洋的海水,开始了他横贯加拿大的奔跑。他灌上两瓶大西洋的海水,一瓶留作纪念,另一瓶海水打算在跑到西海岸维多利亚的终点后倒入太平洋。

泰瑞日夜兼程,一天一个马拉松。就算是专业运动员,这也是超大的运动量,更何况他是一个使用假肢的残疾人!在人造腿和皮肤的接合处,压力和长时间的摩擦导致青瘀、水泡和剧烈的疼痛,观者无不动容。

一开始,并没有多少人观注泰瑞。随着泰瑞不知疲倦地跑过加拿大的乡村与城市,渐渐地,这个头发卷曲的年轻人用他的勇气与意志感动了越来越多的加拿大人。711日,当泰瑞跑过多伦多的时候,整个城市万人空巷,孩子们跑在泰瑞的身后,无数市民夹道为泰瑞欢呼鼓气,更多的人们解囊相助。泰瑞的募款目标,从最初的一百万,到一千万,直到一人一加元的两千四百万!

不幸的是,一天一个马拉松的超负荷运转给泰瑞的身体造成了伤害。91日,在泰瑞跑到安大略省雷暴湾的时候,癌症又一次将他击倒。癌细胞重新回来,并且已扩散到了肺里。泰瑞不得不终止他横贯加拿大的奔跑。他终究没能跑到维多利亚,没能把那瓶大西洋海水倒入太平洋里。

即使被癌症击倒,泰瑞仍然没有屈服。

没有我,对癌症的抗争仍将继续。“It’s got to keep going without me.”

143天,5373公里,2400万募款。这远远不是追风少年的全部。全加拿大乃至全世界开始关注癌症病人,癌症研究取得了突飞猛进的成就。在泰瑞患病以前,骨肉瘤的生存率大约为15%,今天可以高达70%-80%。泰瑞奔跑 Terry Fox Run 成为加拿大人一年一度的盛大节日。人们封闭高速公路,男女老幼,或跑或走,慈善募款,纪念我们的这位加拿大英雄。

同情心、责任感、无私、关爱,即使自己的生命走到尽头,惦念的仍然是这个世界上受苦的其他人。这是泰瑞-福克斯的精神。这种精神深深地打动感染了加拿大人。加拿大全民免费医疗,加拿大的人均慈善捐款额名列世界前茅,加拿大敞开胸怀接纳叙利亚难民。四十年过去,泰瑞-福克斯精神已经溶入加拿大的方方面面,变成了加拿大精神。

我想用泰瑞的一段话作为本节的结尾:

癌症让我认识到以自我为中心不是生活的方式。答案是去努力帮助他人。

“It took cancer to realize that being self-centered is not the way to live. The answer is to try and help others.”

terry-marathon.jpg

Terry Fox .jpg

Terry Fox black and white.jpg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