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51网上读到山蛟龙先生的这篇《与网友分享:大选之后有关选举的思考》(http://info.51.ca/article/solicit/2015/10/21/403153.shtml),颇有些感慨,也把自己的感慨拿来与网友分享。

这篇文章,显然是山先生在自己支持的政党选举大败之后的愤懑之作,其中心观点无非两条:一,保守党全国大选惨败,全赖华人爱贪小便宜。二,自由党,坏坏坏,打倒流氓反动派。我想,等作者自己冷静下来,发现文理不通、贻笑大方,恐怕也会后悔的吧。只是,51编辑有些不厚道了。为了提高点击率,引大家来吵架,把文章提上导读。好吧,51编辑,你又赢了。

这次大选纠正了我对华社的一些偏见。看51上挺保守党贬自由党的文章、留言连篇累牍,我曾以为这就是华社主流的声音。大选结果出来,多伦多的主要华人社区竟然一片红色。仔细想来,在51上挺保守党的其实也就是那么几个,只是他们比较vocal,让人产生华人都挺保守党的错觉。事实显然远非如此。华人有不同的政治观点,代表不同的政党参与选战,这本身就是我们这个族裔走向政治成熟的标志。

我们说政治成熟,首先是理性思考。山先生痛心疾首地把保守党的败因归于华人投票率低。我想问,你怎么能肯定没投票的华人就一定支持保守党?事实是,这次大选的投票率创了1993年以来的新高。华社的投票率,也史无前例地超过了50%。至于山先生说到拔选举牌的问题,我在其它媒体上看到有保守党支持者破坏自由党和新民主党竞选人选举牌的报道。即便双方都有违规的行为,对选举大势也不会有颠覆性的影响。而且,保守党的失败是全国性的。你拿华社来说事,是不是坐井观天?

政治成熟,你必须要尊重他人。无论我对哈珀的政策有多少不同意见,我认为他的败选演讲是得体的。“选民永远是对的”,这展现了他的政治成熟。你不可以说,不选保守党的同胞是“爱贪小便宜”、是“白痴”,甚至拿猪来做类比;你不喜欢的政党是“流氓”,其竞选人是“坏人”。至于51上有些保粉开口闭口“操肛党”,你们应该为有这样的支持者脸红。山先生反复指责中国人政治素养差,不懂民主政治的内涵,这是典型的“失败者愤怒”。山先生是否有必要先检视自己的政治素养,问一问自己在这场选举中学到了什么?你女儿说搞政治negative,你确定不是在说你吗?

政治成熟,还表现在独立思考,而不是对攻击自己不喜欢政党的说辞不假思索地照单全收。比如你提到的“男女同厕”。这根本就是个伪命题。这条法案原本是加拿大人权法案中加入的 gender identity 的条款,许多保守党人对此法案也持支持态度。不知从哪里编造出这个“男女同厕”的说法,居然就可以在华社传得甚嚣尘上。到选战后期,保守党面临不利形势孤注一掷,在旁遮普语和中文媒体造谣说自由党要在社区开妓院,后被主流媒体扒出后遭到一致的谴责,偷鸡不成反蚀米,也几乎是压垮保守党选战的最后一根稻草。保守党也明知不可以在主流媒体上散播这种低级谣言,却选择旁遮普语和中文媒体?是不是因为一些人对谣言的偏听偏信而使保守党产生某种上不得台面的误判?这很值得华社反思。

在一些人的眼里,加拿大满是妖魔:自由党是妖魔,韦恩是妖魔,同性恋是妖魔,穆斯林是妖魔。吸两口大麻,立即妖魔。连不选保守党的同胞,都是妖魔。我告诉你,他们都是和你一样的人,也许不比你高尚,但绝不比你更邪恶。妖魔驻在你们的心里。妖魔是你们的狭隘和偏见,妖魔是你们的嫉妒和仇恨。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