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年前,跟随父亲“下放”到福建西部山区。那是一个客家小山村。 三年的小学生活,说的最多的就是:“这是什么?” 一个不到十岁的小孩,最后一年哭着要离开,你能理解吗? 四十年后,带着怀旧的心情来到这里。见到当年的房东老太太和她儿子,不由的勾起了不少朝夕相处的往事。 离开了,带着感慨:再过四十年,这偏远的小山村还会再像四十年前一样吗? 当年走的是红色路线(见下…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