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一首“神曲”《忐忑》,彻底淘洗出了一批凡人,一批不懂艺术的凡人。

我是其中之一,我out了。

由《忐忑》引出《丢丢铜》,又一次证明我真的out了,我被龚琳娜out了。

听听龚琳娜怎么唱的:

想起小时候听过的闽南歌谣《丢丢铜》,那时候觉得很好听,诙谐又风趣。

不甘心,就在网上搜索了一番,发现了我喜欢的《丢丢铜》,听听人家怎么唱的:

萝卜青菜,各有所爱,每个人的口味不必强求一致。

还有几个不同版本的《丢丢铜》我也喜欢。

有小卓依婷版的,卓依婷的表演活泼有趣,把乡下老阿妈进城的经历活龙活现地再现出来。

火车钻隧道,隧道水滴滴;走路到台北,灯火写红字。

人生地不熟,走来又走去;撞到硬芋头,差点砸半死。

问路去公园,问到客家人;客家话答道:伊都我不知。 

拖车到公园,一摸没带钱;大哥别生气,明年本加利。

(注:客家话的知,闽南话的字、死、利,都发i音)

还有老外版的,是不是挺逗:

好了,就八卦到这儿吧!祝朋友们周末愉快!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