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我不能活得有尊严,总得死得有尊严

      你很幸运,因为目前你还没有成为“富二代”胡斌“七十码”车轮下的谭卓;

      你很幸运,因为当下你还没有成为“官二代”李启铭“我爸是李刚”车轮下的陈晓凤;

      你很幸运,因为现在你还没有成为“军二代”药家鑫“钢琴刀”车轮下的张妙。

      下一次,你还能这么幸运吗?你的亲戚朋友、你的父母、你的小孩都能如此幸运吗?

 (作者:李承鹏)

     一个钢琴青年半夜开车撞倒一个串串店下班女工,没死。想了想,取下一把三十多公分的刀连捅八刀。

     这个过程,女工一直央求别杀她,家里还有两岁半的儿子需要她照顾……

     他没听,颀长的手指激情弹奏着。

     一会儿,女工果真死了。不会记住他的车牌了!不会去告发他了!!

     这个女工叫张妙。这个钢琴青年叫药家鑫。我把他简称,“药”。

     案子大家已很清楚了。该怎么判决也清楚。不清楚的,可以拿把刀在自己身上举例,便会清楚。

     我之所以把这简称为,“药”,是因为发生在长安的另一些事情。

     长安的法庭格外开恩,开庭这天,允许五百名群众入场围观。后来我们知道,这是为了方便四百名整编制的长安乐府,也就是药的同学们接受调查问卷:

     “药”,到底该不该判死刑?

     这时的民意前所未有的统一,药渣子药引子药罐子都答:

     该名同窗一贯温良,品学兼优,给他一个机会,给未来一片蓝天……场面感人,连天花板都为之落泪,连上天都快感动得要在六月下雪了。

     我觉得这个围观的场景很可怕,比那晚上“药”连捅八刀还可怕。“药”只杀一人,这时却杀四百人。这样的教育公然训练学生对人性说假话,这样的围观让人瞬间就变成了狼。

     经此一战,孩子们会陡然明白:只有下手坚决,才能前途远大。这时你就知道,“药”,为什么会在并无威胁的情况下用弹钢琴的手连捅八刀。

     这就是中国教育。一百年前围观做掉一条好汉命,表情被动而麻木,为了一个叫人血馒头的药。一百年后围观一个女工命,表情主动地邪恶,为了一个叫“药”的人血馒头。

     可见进步了,中国没有教育,只有药。

     中国没有老师,只有药剂师。

     马恩列斯的百年梦想在遥远的东方就快实现了!?

     我不知道为什么允许这个与案情毫无关系的环节出现在法庭上,这不是一个好的教育。

     也不明白为什么要拿出“药”的道德信物即十三份奖状。

     奖状又怎样,在中国人越坏奖状越多,刘志军奖状就很多,凡坐过火车的中国人都是他的奖状,他便有十三亿份奖状。     再后来就开始阐述“激情杀人”。从“药”出生时讲述,解构着激情,一直激情到“激情杀人”那个晚上。以至于大量围观学生潸然落泪,“药”也及时当场下跪……激情燃烧岁月,都是好演员。

     这就是“药”。

     我相信中国写在纸上的法律,却不相信中国法官。在中国不是法律神圣不可侵犯,而是法官神圣不可侵犯。

     其实我也同意宽恕的,可一些人例举韩裔青年赵承熙在弗吉尼亚理工打死32人后,却被遇难者家属当成第33个受害者点上烛光献上玫瑰升上安魂气球,这例子是不对的。宽恕需要前提,前提是公平,在一个不公平的环境里宽恕,宽恕的就是豺狼虎豹,镇压的全是阿猫阿狗。

     其实我不喜欢看到死刑,现在看过点书的人都鹦鹉学舌地学会了“暴力不可解决暴力”。好吧,我只是不明白,李刚案、钱云会案、药家鑫案,每逢恶性交通事故时,一个叫CCTV的单位,就要给杀人者以大把时段讲述心路历程,最后把一档新闻节目办成了心灵鸡汤咨询节目。

     专家不分析怎样治罪,却声情并茂讲述“人性弱点”“性格生成原因”。那一个叫李玫瑾的公安大学专家,一直剥啊剥,从性格深处剥到新新人类的社会属性。她其实应当直接说药家鑫有精神病的,而精神病是可以不判死刑的==药家鑫不必判死刑。

     这时,大家一定要想得起——就是这个专家当年高度赞成北大精神病教授孙东东所说:“上访户都是精神病”。

     他们一直这样的,妙手做着司法春联,上联:上访户均为精神病,冤情不可信;下联:药家鑫实为精神病,不必判死刑。横批:老娘说不刑就不刑。

     这是怎样一个药的语境。大家都熟悉的句式套在最近就是:你跟它讲法律,它给你讲人性,你跟它讲人性,它给你讲主权,你讲主权时,它给你讲要克制,你要克制时,它让你勿忘国耻,等你勿忘国耻游了过去时,发现两国已握手言欢。

     你上不得岸,也退不回去,脑子一激凌就有些偏激。

     你偏不得激,因为北大会商等着你,不得因食堂涨两毛钱菜金而偏激,但可以为五毛钱赏金而理性,两毛叫偏激,五毛叫理性,差了三毛,正在上演被拐儿童流浪记。其实不管二三五毛都别吹牛逼,别相煎太急,你我至今都不知道到底主权高,还是人权高,也不知法律重要还是人性重要。反正老朋友快输了,就是主权高;老朋友快被绞,就是人权高。有权的杀人了,就得分析人性,有权的被欺负了,跨着省也得运用法律。

     这是药的语境,每个人都有病。

     张妙的事情较容易明白道理,也较安全。但我们都没有想像中的正义和仗义,我们是多么神奇的围观人群:晚上激情隔海地向阿拉伯人民伸出援手,白天回过头来对办公室同胞下着狠手;恨不得马上游过岛去灭了日本鬼子,平时大街上见个小偷都不敢喝斥;天天呐喊民主和自由,选个小组长都可能暗箱操作;见着贪官污吏恨之入骨,可每当公务员考试那才叫人山人海排山倒海;遇着的不是药加鑫而是要加薪的诱惑,你能不能也按组织要求填个特别乖的答案……

     我们什么都明白,我们什么都不明白。如果你觉得这么说伤了自尊心,那我宣布,我说的是我自己。我还说,不是什么样的人民有什么样的政府,是什么样的政府决定什么样的人民,几千年如此。

     有了以往的经验,我已不太寄望延期审理的药家鑫到底判不判死刑了。社会新闻层出不穷,层出着你就淡漠了,淡漠了,你就发现关注药加鑫不如关心“要加薪”了。

     我不求结果,只希望程序正义,我不能活得有尊严,总得死得有尊严。不能死得有尊严,审判也得有尊严,即使审判没尊严,也得围观得有尊严,谨以此句献给发明了“围观改变中国”刚刚因故离开南方周末的笑蜀,共为此句节哀顺变。

     该吃药了。

 附:

     西安音乐学院大三学生药家鑫开车撞伤人后,又连刺数刀致对方死亡一案,最近因,西安市检察院认可药家鑫自首情节,及被告人律师辩护其不是直接发生的故意杀人,而是一起意外的交通事故演变成“激情杀人”,再次成为舆论焦点。民众以为“李刚门”会是底线,可是药家鑫又成了新的底线。

     “激情杀人”引关注 

    《南方都市报》发表评论说,“激情犯罪”的一个特征是犯罪人受到被害人的刺激,可是药家鑫案并不具备这样的特征。药家鑫以为被害人记住了自己的车牌号码,会给自己带来麻烦,就乱刀杀害了被害人。被害人并未刺激药家鑫,药家鑫的杀人行为属于一种灭口式的本能自保,这种行为与窃贼蒙面行窃被人扯掉面罩暴露后的灭口杀人性质无二,而药家鑫杀人后的逃逸是自保行为的延续。

     有评论说,如果说药家鑫的行为属于“激情杀人”,法外开恩。那么之前的马加爵的“激情杀人”法就不比药家鑫要差。为何他会立即被判死刑呢?而药家鑫的判决却迟迟未出。相对而言,马加爵的激情是有前提的,一个是学校遭遇岐视,引发内心的仇恨,而促成大错。同时,马加爵亦是“省三好学生”,可见其学习优秀,不比药家鑫要差。

     刑罚的主要功能是惩罚、震慑、教育和防范。评论说,如果以“激情杀人”为由轻判药家鑫,不仅不能充分地实现刑罚的功能,还有可能产生负面效应,一些人会因为“激情犯罪”的轻判成本而受到不良暗示,一些犯罪嫌疑人会努力寻找“激情犯罪”的藉口对抗指控。

     网友评论,以为李刚门会是底线,可是药家鑫又成了新的底线,下一个呢?以为自焚会是低线,可是钱云会又成了新的底线,下一次呢?以为跨省会是底线,可是失踪又成了新的底线,下一种呢?以为毒奶会是底线,可是肉毒又成了新的底线,下一回呢?成不了导火索做不了最后一根稻草!没有底线,因为我们忍耐也没有底线。

     2010年10月16日,河北传媒学院08级播音主持专业学生李启铭,开车在河北大学校区某超市门口撞倒两名女学生。第二天,一名叫陈晓凤的女生经抢救无效死亡。因其撞人后,不但不停车救人,在被校保安拦截后,反出狂言:“我爸是李刚”(保定公安副局长),被网友称为“李刚门”。之后,李启铭因交通闯祸罪判有期徒刑三年,监外执行,补偿被害人家眷三十万伤者五万。

     2009年11月13日清晨,成都金华村发生恶性“拆迁”事件,女主人唐福珍“自焚”以死相争,却未能阻止政府的破拆队伍,29日,唐福珍因伤势过重身亡,其数名亲人或受伤入院,或被刑拘,地方政府将事件定性为暴力抗法,唐的丈夫被刑拘。

     2010年11月23日,图书馆助理馆员王鹏,因涉嫌诽谤罪被刑事拘留。对此,王鹏父亲王志昌称,王鹏之所以遭遇跨省追捕,是因为他此前多次向有关部门举报,并在网上发帖,举报大学同学马晶晶在2007年的公务员考试中作弊,举报中称马晶晶父亲系宁夏自治区扶贫办副主任,母亲系宁夏吴忠市委常委、政协主席,父母的特殊身份使得马晶晶在当年的公务员考试中名列笔试、面试成绩第一。

     网友评议

     网友评论:原来“激情杀人”比故意杀人情节轻啊,以前还真没听说过,如果这个案子最终不是死刑,神奇的国度又将会出现多少的激情世间啊。以前只听说爱爱的时候是激情的,没想到杀人也可以激情。神奇啊神奇……………

     感觉今年“激情”两个字会火。激情杀人 激情撞人 激情强奸 激情拐卖 激情骗子 激情抢劫 还会有激情神马?楼下童鞋们帮官员们想想。

     杨佳算不算激情杀人??? 

     杀得越多,能否代表越有激情???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