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思想聚焦:【毁掉孩子几个简单方法】1.让孩子觉得自己啥都不行。2.经常拿比他”行”的人刺激他。3.把自己塑造成家庭牺牲者,让孩子有罪恶感。4.和孩子说话口气决不和蔼,一定要用命令式口吻。5.孩子一切要由你来定,不给他一点自由。6.受气后迁怒孩子。7.当众出孩子的丑。掌握以上7条,就基本可毁掉孩子了。

@雷颐:1931年11月7日,九一八事变不到两个月,在苏共支持下,中共于俄国十月革命纪念日建立中华苏维共和国,定都瑞金,改名“瑞京”。颁布了宪法,发行了货币,设计有国旗、国徽,任命各部“人民委员”。毛泽东为中央执行委员会和人民委员会主席,项英、张国焘任副主席。

李念奴11:谁在为这个人类历史上最坏的制度辩解,谁就是我们的敌人。

@上海老顽童吴德余:企图封闭在体制内进行改革,那怕美其名叫什么"政改",都是一条“死路”。因为即便光是喊喊口号,都会触及到体制内的权贵和经济利益两大集团,这些既得利益利益者决不会答应任何有損他们"偷"和搶的企图。而改革者必然遭到群起而攻之,甚至被…..。无视这现实,而添菊溜须,只有用"无耻"两字赠之!

@上海老顽童吴德余:中国本就十分薄弱的教育体系被陈娨妇当政摧残七年,导致一派混乱,教学质量严重倒退,教风学风涣散堕落,嫖、赌、抄三风充斥,甚至逼良为娼,强暴学生。“教育产业化”的毒果是,九年义务教育制度名存实亡和无限度商业化的扩招。鼓励教师不务正业捞钱,导致学生素质明显下降,毕业后求职日趋困难。

@陈雄围脖:美国老唱衰自己的超级大国,司法和新闻媒体永远站在政府的对立面,不断的挑刺,监督!领导者虚心听取民意,不断的改进、完善;反之某些国家的喉舌(媒体)一片叫好,唱衰自己吗?有反对声音就得逮你小辫子……一意孤行;把你掠夺过来的东西一起带走,把自由,民主还给我们。

郭飞雄:这一特殊集团集会的结果,将对未来的政治权力运作,具有实质的决定力。这种实质的决定力,连同其政治制度,即党国体制,按照人民主权理念,都是没有道义合法性和程序合法性的。自1980-1990年代以来,普世性的政治文明,自由、民主、宪政思想,已在社会广泛传播,民智大开,公民主权和权利意识已觉醒,党国体制的合法性处于严重的动摇之中。

@历史之碎:【预言】1950年,董时进上书毛泽东,反对土改,遭到批判。他的家乡四川垫江县的农会干部和贫农也嘲笑“董博士不了解实际情况”他预言:政党政权巩固后,在某天将农民的土地收回,让农民把粮食大量交给政府,然后…甚至会饿死人…同年4月,董逃香港,旋去美。同期,其四弟董时光从美返,61年被劳改死。

@赵晓:(网友笑谈中国崛起,别太当真):打开电视,摊开报纸,处处给你一个信息:咱大国崛起了。屁民聊天,哭笑不得:论政治,你不过是酋长制;论国民素质,你不过是土著;论科技,你是山寨;论军事,你是中国功夫;论教育,你从娃娃一直洗脑到火葬场;论生产力,你不过是地球人的农民工……你蹶起个啥?

不明真真相:【它们能坑的都是中国人!】四年前国际油价140美元一桶,国内93号油价5.6人民币一升;现在国际油价88美元一桶,国内93号油价7.6元一升,期间人民币对美元还大幅升值!这就是所谓的狗屁不要脸的调控和接轨!

zms02:如果拥有选择的权利,所有国家的人民都会拒绝独-裁,选择民主。诚然,民主之路绝非一帆风顺,民-主制度也并非尽善尽美,但民-主确是尊重人性和自-由的机制。民主是世界潮流,全世界人民都在追求民主,同是中国人,台湾的民-主政治已经远远超前大陆,大陆人应该努力赶上。没有民-主就没有现代化,没有民主就没有青山绿水,没有民主就没有和谐社会,没有民主就没有人民富裕的中国。顺应当前的历史潮流,在中国大陆推动政治体制改革,落实中国政府已经签署的联合国《世界人权宣言》和《公民权力与政治权力国际公约》,应该是有良知中国人的共识。

南方都市报:【贪官忏悔:马列主义都是对别人 很少对自己】四川成都原政协副主席周学文因受贿千万被判死缓。他称,在担任领导期间,从来都是马列主义对别人,很少对自己。对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他在大会小会上讲得义正词严,要求大家警钟长鸣,但从没有想过自己如何带头执行。检察日报http://t.cn/zjL6xaV

彭远忠:联合早报称,靠关系、权力和金钱就可以在职场上一帆风顺,甚至在生活中罔顾王法,已成了一部分中国人对社会固有印象。被这种缺乏公平和公正性的环境包围,任何的机会和福利,人们都只有靠自己想办法去抢。在不受公平制度保护的环境里竞争,人们只能硬生生地放下所有是非感、价值观,因为不抢就得不到。

巴里时评:【政协委员张兰注销户口】19日,一起房产纠纷意外曝出俏江南董事长张兰已于9月17日注销户口:http://t.cn/zj2Fvrr 俏江南20日声明张兰最近接受膝盖治疗,那么张兰极可能是因出国出境定居而注销户口,而她目前还是北京市朝阳区政协委员(界别:台胞台属),已经注销户口的人是否还有资格担任政协委员?

huasi49:苏哈托、皮诺切特都证明,独裁+市场经济都可以获得经济高速发展,但获得温饱的人民肯定要公平,要正义,要自由,要民主。这是铁的规律,是社会发展的必然,除非保持朝鲜饥馑状态。道路两条,一是蒋经国,一是皮诺切特。

@人文经济学会@茅于轼:我提起道县的事,使一些人不舒服,骂我老不死,叫我早点去睡觉。我为什么老提这些事?就是怕文革再来。其实我已经老了活不了很久。将来的世界是年轻人的。你们将面对一个什么样的社会,应该比我更着急。社会要进步,这是每一个人的责任。如果社会倒退也是我们每个人造成的。不要做旁观者。

厚德载福5566:60年代,因冷战禁运,中国商贸+特工人员历尽艰辛辗转从西德买回一批精密机械,再万里迢迢运去支持亚非拉小兄弟罗马尼亚。40多年后,凤凰摄制组采风罗国,制度已然旧貌换新颜,但那批精密机械已在露天中锈成废铁。客问为何,主人曰不会使。今已无人记得,这堆废铁是用中国无数饿殍白骨换来的。

曲绛:判断一个制度的好与坏,或者说一条路的正与邪,不是靠下贱五毛的颠倒黑白和他主子大吹特吹的牛逼,而是看在这个样的制度下,当人民对政府不满意时,是否有权利用选票将其赶下台,而不需要流血牺牲去换取这种权利。当然如果一个制度需要人民用头颅去换取本该属于人民的权利,那么这条路是一定是邪恶的。

@傲竹凌寒:【也算振聋发聩吧】范跑跑:中国有八千万人没有资格跟我谈道德,(他们在宣誓的时候都在撒谎)绝大多数腐败的政府官员没有资格跟我谈道德,绝大多数教育工作者没有资格跟我谈道德。你们成天充当奴化教育的帮凶,应试教育的机器,摧残学生,有什么资格跟我谈道德?

@天涯乔木:【历史碎片】 胡思杜,胡适幼子。北京解放前夕,蒋介石派专机接胡适,胡思杜不愿随行,说:“我又没有做什么有害他们的事,他们不会把我怎么样。”1950年,胡思杜发表《对我的父亲胡适的批判》,骂胡适是“帝国主义走狗及人民公敌”。1957年胡思杜被划为右派,不堪屈辱,“畏罪上吊自杀”。

@闲闻趣事:【孩子,一会儿就不迷了】“文革”期间,北京郊区大兴县曾活埋“地富反坏右”。一位祖母抱着幼年的孙儿站立在坑中,四周有人挥揪填土,飞扬的尘土眯住了祖孙的眼睛。孙儿说:“奶奶,眯眼。”奶奶平静地说:“孩子,一会就不眯了。”当泥土填到胸部时,祖孙二人死去。死得静悄悄,连泥土都不曾蠕动一下。

@王荔蕻12:无论我们做什么,总有聪明人在问:有用吗?你的呐喊有用吗?你的螳臂挡车有用吗?我只感叹我们这个民族精算师太多了。算术不好的我,不知道哪一口呼吸是有用的、不知道吃的哪一口饭是有用的、不知道自由在哪一天是有用的……只好趁还能呼吸,为了朋友也为了自己,傻人样的站出来、做点什么。

c青果c:希望有一个群体致力于维护任建宇这样的人的权益,让他们坚持信仰的勇敢,一盘散沙的维权,终难抵挡已成产业链的庞大机构。如有这样一个群体,我愿意在无能的时候支持,强大的时候加入。

@共识网:任建宇淡淡地回答说:“我也曾经很纠结,因为家里人为我背负了太大的压力。有时想想,答应他们算了。但我又想,如果再遇到这样的情况,谁来保障我的权利?我不想留下一个尾巴。我只是行使公民权利,从来没后悔过。之所以不妥协,是因为我希望有个清白之身。” http://t.cn/zjyE3QV

c青果c:至少有十年我不曾流泪,因为我发现,流泪改变不了现状,只有勇敢的倔强才能让我们离美好渐近。到了30岁的年纪,再没有智慧的人也应该清楚,看清的那些事与你相关,你不管、不问,反过来就是用自身去悔恨。行动,争取权利,维护正义;不然,你的罪恶什么神都无法宽恕。

@钢铁侠Z:当你玩微博时间越长,你就越会感觉跟身边好多人无法交流,尽管他们大多数人也对《新闻联播》嗤之以鼻,也号称关心时事了解政治,可当你试图与他们往更深处探讨时,他们普遍会反对,普遍会用这些话来对付你:“再怎么样现在生活还是好的”,“你嫌不好你能改变什么吗?”…在他们眼里,你已经走上邪路。

财经网:【《财经》:司法改革当为政改突破口】司法独立不仅是确保社会实现公平正义的最终防线,也能一定程度上减小变革路上的阻力及可能发生的社会震荡,从而较稳妥地完成各界期盼的宪政民主转型。掌握权力者也需知,在司法不独立环境里,不仅正义难以伸张,且没人真正安全,不管其权力多大。http://t.cn/zjLOWzb

@吴显庆教授@杨东平:农村小学生学校离家平均距离10.83华里,初中生离家平均距离34.93里。农村小学生寄宿的占39.8%,初中生寄宿生占61.6%。寄宿制学校普遍缺乏配套生活设施,学生营养状况堪忧,农村小学生中寄宿生的身高,不同年龄段均比走读生低3到5厘米。全国小学辍学率大幅度回升,进城陪读使离婚率大幅上升。

慕容雪村:人们常常感慨,说这个国家缺乏信仰,缺乏道德。其实还缺了一样重要的东西,那就是正常的趣味。习惯了撕心裂肺的表演,就领略不到含蓄内敛的妙处。习惯了声嘶力竭的话语,就欣赏不了恬淡自然的文风。久而久之,肉麻就会变有趣,而且能玩出各种精彩的花样。一场大戏过后,你会感觉,不要脸其实是门艺术。

莎莎mm:欲求现体制下的稳定,必须做好两件事;一是言论自由;让人把肚子里的不满发泄出来,想说甚就说甚。二是法律至上;杜绝制度犯罪、政府犯罪,给民众一个说理的地儿,不能权大嘴大、钱多嘴硬。——这是最最最骑马滴捏。再不,就朝鲜化……你姨姨滴。

@21世纪网:【法学泰斗江平:近年来司法改革实际是在倒退】为什么说这些年的司法改革是倒退的?核心就是要明确司法到底是不是独立的,这些年来,我们不谈司法独立,更多的是司法公正,现在看来,如果法院丧失了自己的独立性,法官到底是司法上的审判员还是国家的公务员,公务员是服从关系。http://t.cn/zjL5WRI

@司马雷兴:【不谈民主谈民生,是忽悠】民主是民生的重要保障。无民主法治,农地会被强买,房会被强拆,逼着去做房奴,退休年龄说延就延,税说加就加,官办腐败慈善要强捐就强捐,货币想发多少就发多少,油价电价水价想涨就涨,官员官府想怎么花钱捞钱就怎么花钱捞钱,想怎么收拾你就怎么收拾你。无民主,妄谈民生。

女人犀利眼2:在上级面前,他们一律端坐,如饥似渴记录上司讲话,表情凝重,眉宇间透出一股忧国忧民的情怀,在下级面前,他们霸气逼人,语重心长作指示状,谈笑自如,拉家常间指点江山,开会,讲话,视察,题词,几乎这就是他们工作的全部,因为他们明白,只有把一把手伺候好,才有如花似锦的前途。

斯伟江:村官任建宇案放人,但驳回起诉,其实表明,重庆要拨乱反正,基本上是被动的,而且,必须是保全政府面子的情况下进行。不管谁上去,政策是一样的,就是和博王的问题是个人的,体制是无关的,纠错是被动的,暗暗的。对谁来重庆当政都别指望太多。毕竟,他们都是体制的人,要靠体制治理。

红楼达人二世:【极权集团为啥抵制西方文明】西方文明自由、民主、人权至上,权力得到了制衡,政府给人民提供的是精心服务,官员廉洁、亲民。而这些都是极权集团所不愿面对的,他们不想给其人民权利自由,担心权力被制衡,因为那样他们就会丧失公权私用贪污腐败的机会!他们只想对人民实行管制,他们希望人民永远生活在愚昧混沌中,这样他们的特权就会得以延续。

@长安卖炭翁:那一年,有多少人念着裴多斐的诗倒下了,我们苟活到现在。想着也许过不了几年,就会拨开云雾见青天,因为我们差点抓住了民主的尾巴。但是五年,十年,二十年…仍然遥遥无期!眼看我们也渐渐老去, 当年所追求的却渐行渐远…还会有一个二十年吗?我们再不去追求,难道要把这个难题留给子孙吗?

重华先生:美国学者裴敏欣《中国领导人必须拥抱民主》: 眼下的经济增长放缓,暴露了中央集权式裙带资本主义的阴暗面。中国各界正快速形成一种共识:今天的经济改革需要政治改革,首先是民主化改革。若不授权于民,既得利益集团(地方政府、国有企业、中央部委以及执政精英的家族)不会心甘情愿地放弃自己的种种特权。

陈建刚律师:【走向民主自由的真正阻力】走向民主自由的真正阻力来自哪里?来自权力集团,在这个集团内,上下形成一个禁锢的利益链。他们五百个家庭、数百万村官在内的权力阶层分享着特权,却不让民众享受人权;他们凭权力率先暴富,子孙后代品享着民主自由,却不许民众民主自由;他们用残羹冷炙喂养着几千万五毛,以装神弄鬼阻挠民主自由;这,就是真正的阻力!

李剑芒:革命者喜欢用"武装夺取政权"这几个字。实际上这是流氓说法。这个流氓说法的极端就是"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共和国革命从来不是为了夺取政权,因为共和国的执政权是人民赋予的而不是夺来的。共和国革命的唯一合法目的是夺回人民的选择权!对!是帮助人民夺回丢失的选择权而不是政权。

oo001:转帖  可否请求辟谣    主题:从三陪女到航天集团政工处副处长杜亚培   [投诉举报] 杜亚培,河南焦作人,86年5月27日生,高中,原为郑州歌厅三陪女,后在三陪中成为中国航天集团某副总的情人,靠伪造的西安陆军学院本科学历,调入航天工艺与材料研究所参与航天神七神八发射工作,后又调入该研究所上级单位”科工集团”政治思 想工作处任副处长,主管集团的思想教育.今天的大陆,奇事真多。

坦荡屁民:早在1988年,全国人大就曾提出官员财产公示立法动议;1994年,全国人大常委会曾将《财产收入申报法》正式列入五年立法规划,可直至今日,中国仍未出台相关法律、法规。为什么?地球人都知道!

W笑笑红尘:【如此选举!】95年,黑龙江省长田凤山.组织部长韩桂芝策划假选举.虽也实行无记名投票,但在规定划票时,不同意者划×,弃权者画〇,同意者则什么也不划.也就是说只要你在选举会上动过笔,便说明你不同意或反对领导定下的人选,就没有与他们保持一致,就是反领导的异己分子.此招奏效,反对者竟吓得连笔也不敢掏出,甚至连外衣也不敢穿,一拿到选票,遂迅疾投入票箱.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