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a呐喊:【资中筠谈改革:中国最可怕的是全民腐败!】腐败一直存在,腐败不可怕,可怕的是全社会腐败,现在我们国家最要命的是全社会腐败,最可怕的是从小学生受腐败教育:妈妈给老师送个礼,要不然对我不好。他们觉得在这里面谁都是这样,接受了这样一种观念,这才是最可怕的事!

@骑牛隐士:【布衣问政】155、我猜想,新首脑上任半年内,需要观察动向,巩固权力;在此期间,社会也在观望期待,这是双方的磨合期。此后若厉行新政,开启政治改革,则可迅速提高声望。若原地踏步,失望情绪就会滋生蔓延。此时,若经济发生衰退,人民生活下降,就会面临政治悬崖。老套的办法已经找不到出路。

@梁惠王:中国人生下来说汉语,本来不光荣也不可耻,但因为有一帮流氓也跟你说一样的语言,于是他们就号称是你的同胞,要代表你,为你服务,把你服务得穷困潦倒,搞得你发觉母语只能给你带来耻辱了,只好移民学夷语。多少中国人心里曾为此悲伤?

红楼达人二世:普世价值是人类的制度文明成果,由人类千百年来沉淀扬弃而升华,它凝聚了人类智慧,不分地域,超越国界,普适人类社会,造福人类社会,目前,这一价值理念是世界文明主流,被普遍认同。某些专制国家把它称为西方价值观而排斥,无异于倒行逆施!因为普世价值属于全人类,这一成果应人类共享,拒绝是在自绝于世界文明主流,是在与人民为敌,是在反人类!

石讷:文革批判人性论,以政治忠诚取代仁慈与爱。这个安排成功提供了虐待、冷酷、背叛和屠杀的合法化社会氛围。人被畜化了。1976年后,这个巨大的社会溃疡没有得到医治。它作为遗产化为开放时期普遍的道德腐烂。它表现为儿童的遗弃,地沟油,挖祖坟和旷世经济劫掠,表现为官吏的鲜廉寡耻、嚣张及反普世价值。

百姓民间新闻联播:秦始皇允许有墓地、慈禧允许有墓地。八国联军来了没有扒老百姓的祖坟、日本鬼子来了也没扒老百姓的祖坟。你来了、说自己是人民的大救星。你们强拆了无数的民房、现在你们又把魔爪伸向了百姓的祖坟。活着的人受气就算了、可你们连地底下的死人都不放过!你们到底是人民的“救星”、还是人民的“灾星”?

金砖家一世:92岁中国老人忏悔!作者:衔橄榄枝的飞鸽.92岁徐大爷反省自己,要把一辈子干的坏事刻在墓碑上,忏悔罪过、惊醒世人。第一罪:取走美国飞行员尸体上手表.第二罪:参与土地改革杀地主.第三罪:右派自杀,见死不救.第四罪:大跃进饿死人,吃堂哥尸体.第五罪:忤逆天地祖宗,烧佛像.第六罪:让孙子当官,成一方祸害。

@一两月色半壶老酒:【对文革的重新认识】文革并非是一场简单的红卫兵造反运动,它是一种奇怪的革命理论在逻辑上所达到的颠峰状态,这种颠峰状态就是对社会的全面破坏和凌辱,对文化的全面否定和摧毁,对人性尊严的全面敌视和仇恨。从这个角度来看,文革既不是开始于1966年,也不是终结于我们认为它业已终结的那一年。

@石讷:文革批判人性论,以政治忠诚取代仁慈与爱。这个安排成功提供了虐待、冷酷、背叛和屠杀的合法化社会氛围。人被畜化了。1976年后,这个巨大的社会溃疡没有得到医治。它作为遗产化为开放时期普遍的道德腐烂。它表现为儿童的遗弃,地沟油,挖祖坟和旷世经济劫掠,表现为官吏的鲜廉寡耻、嚣张及反普世价值。

@李方平律师:【每个月烧纳税人30多万的一介平民】百度百科:冯正虎,男,上海市民,1986获复旦大学管理学院经济学硕士学位,曾任上海市学生联合会研究生委员会主任。从今年2月27日起,他267天不能出家门了,据说花在他身上的维稳费每月超过30万。http://t.cn/zjLHaav(只能在窗户会客的冯先生)

@纪许光:求救!如此干部隐私:11月20日本人发出重庆北碚区委书记雷政富(正厅级)与情妇淫乱的图文;并要求其回应。随后,本人接到“号码未显示”的恐吓电话称,本人侵犯了干部隐私,要追究本人法律责任。真晕了!干部隐私?求证都不行?好吧,欢迎劳教、诬陷等所有报复手段。请大家围观!

@思想聚焦:马光远:【新惊诧】近10年来,居民收入的增长远远低于GDP的增长,没有人惊诧;更远远低于财政收入的增长,没有人惊诧;贫富差距越来越大,没有人惊诧;权贵资本暴敛财富,没有人惊诧。但,财政收入的增速一个季度掉到个位数,就好像天塌下来都开始惊诧了;房地产还没有像样的调整,就开始惊诧了。

@时尚庄园主:在一个互联网无处不在的信息时代,还有因言获罪、拘禁批评政府、打击异见人士的国家,这个国家就是邪恶国家,是人类文明进步的绊脚石。

@Fast-Furious悍匪:#真的#谎话我们听腻了。辉煌我们领教了。伟大我们知道了。光荣我们见识了。正确我们比较了。现实我们看见了。愚昧我们反省了。疯癫我们醒来了。山河我们揪心了。毒害我们受够了。掠夺我们没肉了。陷阱我们看清了。悲剧我们平常了。血泪我们流多了。吹嘘我们反胃了。觉醒我们站立了。结局我们写好了。

@益达whl:新中国60年,只做两件事。一、公私合营、人民公社。二、否定公私合营、否定人民公社。前30年,冤假错案超过三千年总和。后30年,贪污腐败超过三千年总和。1955年中国人均收入是韩国的3.2倍,日本1.1倍.经过50多年”翻天覆地”增长。2008年中国人均收入是日本的3%,韩国7%。都是党领导的好啊!

不明真真相:《人民日报》的任务是把中国打扮成白富美,全球都不如它牛逼;《环球时报》的任务是把中国打扮成迫害狂,全球都是针对中国的阴谋陷害;《新闻联播》的任务是把中国打扮成班干部,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还能一帮一一对红。

@长安卖炭翁:火车票实名制,手机卡实名制,上网实名制,住宿实名制,强制推行的二代身份证,严格的城乡户籍制度,公共场所和道路上铺天盖地的电子眼,一声令下就可无处不达的警察、武警、辅警、协管队伍…把老百姓紧紧地罩在一张无形的大网中,哪个敢有"不轨"行为,马上收网抓鱼。而网上开着两个大洞:权和贵……

@杨过-私家花园:缅甸那些事:缅甸穷吗?很穷:2010年人均GDP仅648美元;国情复杂吗?极复杂:多山地、1/3人口是少数民族、很多有武装、闹独立。但缅甸仍实施了一人一票的多党选举制度;释放昂山素季,这位当年的“颠覆犯”新当选国会议员;当局还开放了党禁、报禁、网络……那么缅甸乱了?分裂了吗?

@历史袁老师归来:时尚杂志是一群月薪八千的编辑,告诉一群月薪三千的读者,月收入三万的人怎么花钱。中国的广告是一群每天加班的广告人,告诉买不起房子的人,应该像首富一样享受生活。中国的大学辅导员是一群整天感慨人生失败的教育人,告诉被12年应试教育摧残的呆若木鸡大一新生,怎么做才会成功!

@韩志国:【中国特色应以普世价值为前提】人类文明既包括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更包括制度文明。自由、平等、人权这种普世价值是人类千百年来创造的最伟大制度成果,也是世界主流并被普遍认同。否定普世价值,就是否定人类的制度文明,就会自绝于世界主流。在普世价值基础上创造的中国特色,才是对世界的贡献。

jnjnzh:他们与南韩建交,让人们对比出了北韩的溃烂;他们引进了日本的企业,让人们认识了资本主义的质量;他们对美国开放,让人们看到了帝国主义的文明与先进;当他们引进互联网后,人们知道了真相。哪天,他们会后悔这几件事。

hrbdy5588:它们应该清楚,不要与趋势斗,不要与朝代末期的民众斗,朝代末期的反抗力量杀不完,现在是网络时代,刽子手一举刀,全世界都清楚了;现在95%的国家是民主国家,刽子手一举刀,全世界都封杀它们,它们在民主国家的家人和财富将没有任何安全性可言,无论是合法的还是法外正义。

纪许光:官爷们,不要再把民众当脑残:1.仇的不是富,是不仁。2.恨的不是官,是贪腐。3.愤的不是穷,是不公。4.怒的不是房,是奸商。5.怕的不是警,是枉法。6.愁的不是钱,是通胀。7.基本国情:穷人的孩子早当妈,富裕的孩子早当爸。8.全国学子两件事:混日子等考公务员,考上公务员混日子。

@煲汤看火二世:“最黑暗的情况是日本对新加坡久攻不下,美海军控制新加坡,德攻英伦不下,美国海军集中力量,打败日本海军,日本投降美国,日本陆军退出中国,美国把中国英美派从财政上军事上武装起来”,“最黑暗莫过如此。”——1940年10月25日,毛泽东给周恩来的电报,估计二战战局如是说

芙小小仙:曾举报震惊全国的三聚氰胺事件的蒋卫锁遭袭身亡。11月2日蒋卫锁遭袭因伤势过重于11月14日不幸离世,终年44岁。 2006年蒋整理出《中国西部乳业濒临崩溃边缘》的调查报告,详细披露了奶业的造假、掺假现象。 正义已死。

@殷晓耕:44岁的陕西汉子蒋卫锁为了良知流尽了最后一滴血!曾经凭一己之力让三聚氰胺毒奶大白天下的他,终于没有逃过黑暗的报复!他的死,是中国的耻辱!是对正义公理的挑衅!是对良知的强暴!65年前闻一多先生为了民主正义献出生命,而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们的正义却依然要以生命为代价,这是怎样的一种残酷?!

任志强:天很黑。//@赵晓:曝光地沟油的记者李翔被杀了, 曾曝光三聚氰胺的乳业打假人士蒋卫锁如今遇害了,当下报道毕节五名流浪儿童被闷死的记者李元龙被秘密逮捕了。痛心疾首地问一句:不是解决人民提出的问题,而是解决提出问题的人民,这一条能够走多远?

@郭晏平新浪个人认证:赵普因曝光皮鞋酸奶,封杀几个月差点被革职;曝光地沟油的记者李翔身中10余刀被惨杀;曝光三聚氰胺的乳业打假第一人蒋卫锁遇害身亡;中国药品打假第一人高敬德在北京被派出所接走,3天后离奇死亡;曝光毕节五名流浪儿童被冻死的记者李元龙昨天也秘密失踪。魔高万丈,道已沉睡?

@王巍w:一个政治家是应该也能够改变历史的,他的品格、视野、能力和智慧都不应是个人化的,毕竟历练与竞争都是必要的成本,也是不可推卸的责任。关注个人得失和历史评价可以理解,但希望人民遗忘政治家的作为则不是谦虚,是缺少担当和道德勇气。否则对得起那么多前赴后继的改革者和建设者吗?

@牛犇–牛犇:不要以为说话引用两句古诗词自己就很有文化;不要以为归隐林泉就可以逃脱历史的追责。@石讷

@黄定忠:如果一个国家的政府官员不敢公布个人的财产,那么,就说明了这个政府所有官员都是贪污腐败分子,一旦公布他们的个人财产,就是要他们的狗命。如果一个国家的政府不敢公开真实的历史,那么,就说明了这个政府所有官员已经做尽了祸国殃民的坏事,一旦公开真实的历史,他们就会失去执政的地位。

严少雄4:国民党将低调过生日:24日是中国国民党建党118周年党庆,国民党决定以低调、简朴、服务的方式举办党庆活动,不开党庆大会,马英九将在党庆日探视弱势团体,在各县市举办慰问弱势团体、净山、净滩、义卖、捐血等公益活动。老严评:没有民进党,你毫不动摇地要动用国库的钱喊自己的丰功伟绩!

小喇叭三世:我们没有能力移民,我们更没有权力卖国,我们没得选择,我们唯一的出路是留下,跟他妈的残酷现实死磕到底。我们脚下的土地是我们祖祖辈辈生活的地方,为什么要移出去?为了我们自己,也为了我们的子孙能呼吸到自由的空气,吃上安全的食品,有尊严地活着,亲们,加油,死磕,你没有其它选择。

芙小小仙:熊大缜,清华才子,叶企孙高徒。1937年,熊放弃赴德留学,投奔冀中八路军,成为制造烈性炸药的“兵工大王”。1939年,各根据地发起肃奸运动,熊被锄奸部指为特务逮捕,押送途中与看守史建勋发生口角。留遗言:“留着子弹打日本鬼子,我宁愿被你用石头砸死。”遂被史用石头砸死,年仅26岁。

红楼达人二世:今天,人民用键盘跟你们说理,你们如果是人,就应该明白做事的道理,就应该顺应世界潮流,就应该还给人民权利自由!明天,你们如果依然听不进道理,依然我行我素,依然蔑视人民,依然愚弄人民,依然滥权作恶!那么,人民会果敢的扔掉键盘,这,就是你们进入坟墓的时刻!齐奥塞斯库、萨达姆、卡扎菲就是你们的前车之鉴!

小妇ada:瞧个热闹~杜楠爆料:猛!乱套了!湖南麻阳县3干部在县委书记办公室安装监视设备,偷拍到某乡镇负责人向该县委书记“行贿”一万元等资料。 刻录成光盘,当面交给该县县委书记胡佳武,要其看着办。结果,三人被拘,三人分别是绿溪口乡派出所所长刘某,县人民法院书记员杨某,县委办公室机要员李某。http://163.fm/DrUdi36

@美邦宋小龙:【官场文化】把权力当信仰,把金钱当理想,把美铯当追求,把贪掠当光荣,把荒淫当高尚,把名利当成功,把奢侈当价值,把欺骗当聪明,把奸诈当智慧,把虚伪当修养,把求真当无知,把善良当愚蠢,把悲悯当傻瓜,把廉耻当摆设,把信用当道具,把承诺当游戏,把感情当利益,把灵魂当商品,把人格当交易。

@一两月色半壶老酒:【拥有绝对的权力,就该承担绝对的义务】一个把摄像头安得到处都是的政府,一个连菜刀都要实名的政府,一个人为制造户籍壁垒的政府,一个连发贴都可能遭遇跨省的政府……当然应该为流浪儿童之死负责。操控一切,就该负责一切。拥有绝对的权力,就该承担绝对的义务!

何祚榕:不久前,中央党校《学习时报》说中国面临“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很好呵,能看到面临仼务之沉重。然而,我更欣赏网文上有一篇《不是“三千年的变局”,而是六十年的“毛”病》:“中国要‘复兴’,用不着扯什么几千年的变局这种让人头晕的宏大叙事……而是首先回答一个很简单的问题:是继续前三十年的讳疾忌医,掩盖‘毛’病,还是痛下决心,正视和根除病源。”

周舵: 历史经验表明,一个政权最严重的危机,不是来自广大民众的不满,而是源于各界精英的背离。民众推翻政府的大规模反叛,也都是在精英宣传鼓动和组织领导下,才有可能成功。列宁对此要比马克思那个在书斋里用黑格尔哲学凭空构造理论的书呆子清醒得多,现实得多,他清清楚楚地知道,根本没有什么“无产阶级的先进阶级意识”这回事,无产阶级的造反精神是要靠他们这一小撮“职业革命家”从外面“灌输”进去的。

@大藏布:最荒诞、最黑色、最悲哀的是,一个民族跪在地上唱了六十多年的进行曲。

@理性哲人:前些时候,网友约稿让我论述一下后极权主义的政治特征。尚未动笔,四起惨绝人寰的血案让我不肯再给极权主义寻找和平谢幕的出路。继盘锦血案、贵州毕节5个孩童惨死、贵州独腿老人因卖水果被城管活活打死、今日又曝计生干部将活婴活活摔死,擦干血色涂抹的双眼,方才明白,极权不会自动退出历史舞台。

@浪子布回头:【请从现在开始说:不!】制度已使腐败演变为文化,制度使懦弱渗进民众的骨髓。也许我们不直接腐败和犯罪,但每一个人的无声都或多或少成为罪恶与残暴的帮凶。国家,涅槃方可重生;民众,必须洗心革面。中国的未来,要从我们每一个人、每一件小事做起。那么请从现在开始,向制度也向自己,大声说:不!

@任志强:总在争论不休的是走什么样的路?却不知道有什么样的政治体制决定着走什么样的路。历史上的许多革命都从来没将目标定在走什么样的路上,而是重在建立什么样的国家体制上。如皇权,君主,议政,民主,共和等。当公民决定权力时,走的是公民要走的路。公民决定不了权力时,走的永远是统治者想走的路。

@李庄:在深圳,忽接通知:速回京。最高人民检察院就李庄控告重庆专案组涉嫌徇私枉法犯罪,配合调查,接受询问。今天与龚刚华、龚云飞携手走进国家最高检察机关,检察官认真听取并记录了龚氏兄弟的血泪控诉:警方如何殴打他们,逼迫他们构陷李庄,如不配合,弟弟死刑,自己坐牢!多家国内外记者随同前往见证。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