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年前,戏剧性地入了大学 稀里糊涂地进入大学的门整整四十周年了。 这个月初,一位大学好友到多伦多公干,见面的时候,他说起有同学在组织入学四十周年聚会,我可能是参加不了啦。毕业后再也没有回过白鹿原下的西安母校。我们又谈到他还有不到两年就要退休了,而且早就已经做姥爷了。而我们很多同学五十岁就办理了退休,真是羡慕他们。我女儿还没有谈过男朋友,我还要等到…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