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七月 9, 2010 )

转基因相声—脚治盒

字体 -

(大步上台, 背景热烈掌声加口哨.大屏幕狂欢的人群挥舞鲜花.) 甲: : 谢谢,谢谢! 谢谢大家. (背景掌声,(众女声喊) 脚治盒脚治盒,我爱你.就像老鼠爱大米, 脚治盒脚治盒,我爱你,天天梦里都想你, 脚治盒脚治盒,我爱你,年龄差距我不理, 脚治盒脚治盒,我爱你,等你离婚等到底—–) (大屏幕画面1: 一老鼠偷大米, 2: 大白天做梦, 梦到饺子和一个饭盒, 3, 一两岁小孩给七十岁老头献花,飞出朵朵爱心, 4, 一白发苍苍老太太在病床上, “死也要等”)

甲:  谢谢.谢谢,停停停. 啥玩意儿饺子盒饺子盒,谁是饺子盒啊?我是George He, George是我的名,He 是我的姓, 你们可以叫我Mr. George, 或何先生(广东音 何先声啦), 别(辽宁音”被”)一天到晚在那旮饺子盒饺子盒地, 你说你们这帮追星族, 整天介不学习, 英文一点不懂, 跟我读 脚—治, 脚–治, 脚-治-何, 乙:  饺子盒. 甲:  脚治—何!(生气) 乙:  被整那没用地,饺子盒好记. 甲: 白费,就你这智商,咋教都白费. 你说说你们,英文不好也就算了,汉文也不行,饺子盒是啥啊? 饺子盒是啥啊? 那和饭桶还有啥区别了?! 啊?!

 (背景保安声: 不行, 不行, 全满了, 不能进去了, 女声:让–我–进–去–,饺–子–盒– 我–爱–你——-),

甲 : 姑娘啊,被喊 了啊,等会把你大婶喊出来再削你一顿.看你小细胳膊小细腿那可怜样儿,不是大叔吓唬你,你看我这大腿没,怎(辽宁音,四声)粗, 茁壮成长四十多年啊,比你腰(三声)都粗, 上礼拜在月球演出,完事儿给一漂亮小姐签名,刚整完饺子还没装盒呢, 乙: 咦? 甲: 不对,让那帮小丫头蛋子给我整蒙了,是刚写完George还没写何呢,你大婶一个扫堂腿飞过来,( 乙踢甲 ) 我大腿当时就两截了,要不是太空接骨技术,今天演出我就坐着轮椅来演出了,不吓唬你,真事儿. 完事你大妈还说呢,我这腿扫你三十多年了,你这次咋没躲开呢?我心思话了,不是那漂亮小媳妇分神,你这老腿能扫到我,但一想不对啊,她奔小媳妇扫的,小媳妇咋没事呢,后来养好伤一打听才明白,那小媳妇是人妖,以前是男子跳高冠军. 你说这为一人妖我折条腿,犯上犯不上啊? 乙:那你这意思是说,要真是一小媳妇那条腿折的就值个了呗, 你说那你跟个铁拐李似的,那人家还能跟你咋地. 啥眼神啊,公母这问题都没搞清啊?!

甲:  通过这事,我想明白了,我这是成功啦!. 乙:  为了那人妖签名折条腿,你就成功啦?!. 甲:  移民到这里也三个年头,能整到今天这个程度也真是不容易啊, 乙:  今天你怎么了?升官了还是发财了. 甲: 升官发财我都不要,我就要的是这气氛,气氛知道不?气氛! 在多伦多有名,知道不,一提转基因相声鼻祖,(拍胸脯,)咱, 有名. 你瞅瞅,我一上台,掌声雷动, 乙:  啊 甲:  经久不息, 乙: 啊 甲: 声嘶力竭, 乙:  嗯? 甲: 鬼哭狼嚎啊, 乙: 怎么声嘶力竭,鬼哭狼嚎都上来了,

甲: 你是不知道,有多少粉条,昨天知道我今天在这里演出就连夜赶到这里排队啊,我爱你,我爱你, 喊都喊一宿了,能不声嘶力竭,鬼哭狼嚎吗? 乙:  不对啊,怎么粉条子都跑出来了,那锅盖怎么没盖住啊? 甲:  瞅瞅这新移民,英文一句不懂,银那是英文, 就是,他们追我,半夜追到这旮来了 乙:  半夜追你,你是不是欠钱了,拜(辽宁音 别)追上了削你啊,这加拿大人生地不熟地,再给你打个残疾,虽说混个残Parking,那下半辈子也不好过哈. 甲: 说你不懂,你是真不懂,那追,不是追上就打,那是追星,追星知道不?崇拜,崇拜知道不,要和我握手,要和我拍照,要让我签名,要和我拥抱, 乙:  小点声,让你老婆听到了,俩腿全给你打折他,以后上哪就你就匍匐前进. 咦,不对啊,银那叫粉丝啊,不叫粉条啊 甲:  要不说你不懂呢,还在这旮叫真儿,粉丝,那是初级阶段,就是一些人,刚开始想出名,想炒作,搞几个人在那旮喊,那叫粉丝,我现在是这个群体壮大了(手做出增粗状),那不就是粉条了嘛. 乙:  啊,明儿叫烟筒算了.

甲: 我这一出名,当时在全球华人里就添补了一项空白啊, 乙:  什么空白让你填了?

甲:  你知道宋丹丹不? 乙:  知道啊,那是春晚名角啊, 甲:  对啊, 宋丹丹,在春晚不是说过吗? “做名银难,做女银难,做名女银更难”

乙:  那这么 说你是那名女银 甲:  这智商,让我咋说你好呢, 那名女人不是宋丹丹嘛

乙:  啊,呐名额让人占了,没你事儿

甲:  知道小沈阳不,去年红了之后,深有感慨, 他说啥知道不

乙:  不知道 甲:  他说,做名银难,做女银难,做男银难,做出了名的不男不女更难.

乙:  你就是那不男不女的啊 甲:  (指乙: )你这脑袋咋就不转个呢, 乙:  转个的不是脑袋,那是风扇. 甲:  那不男不女的名人是小沈阳了,不是我, 乙:  啊, 那是小沈阳,不是你,啊, 那你算啥玩意儿啊? 甲:  我算啥玩意儿,我不是玩意儿 乙:  嗯, 我看你也不像玩意儿, 甲:  我说我是填补空白嘛, 填补空白, 乙:  啥空白啊, 我咋 不知道呢 甲:  你想想, 名女人,有了,宋丹丹, 名不男不女的有了, 小沈阳, 还缺啥

(指乙:  脑袋), 你这风扇, 不是,你这脑袋,  跟你在一起说相声,我的智商是急转直下,一日千里.(仿宋丹丹) 那不明显是缺名男银吗?! (仿赵忠祥)做名银难, 做男银难,做名男银更难.   这银要是一成功了啦,就想问题多了,你知道我现在最想 什么不? 最想我妈, 我爸走得早啊, 我妈一手把我拉扯大了,读了小学读中学,读完中学读大学,读完大学读研究生,读完研究生读博士,

乙:  读完博士呢, 甲: 我就想出国,填表,填完这个填那个, 我妈看着就说了, 二楞子啦 乙:  二楞子? 甲:  我小名, 我小名叫二楞子, 二楞子啊, 干啥呢? 乙:  我填表 甲:  填表干啥啊? 乙:  啊,入党, 甲:  入啥党啊?大学时不入一次了吗?  别骗 我老太太, 入党表我见过,都写字儿,不写字母 , 你这表里全是字母,你是不是想出国啊? 没事,国外好你就去吧, 我不拦着你.

乙:  多好的老太太啊 甲:  我看你这表啊,比下乡回城的多多了,填完了,想办回来不好办吧?

乙:  我们去了就不回来了 甲:  啊,你不要你妈了? 没良心的孩子啊   乙:  别担心啊,妈, 那里条件老好了,开小车,住洋房 ,赶明儿我把你也接过去, 甲:  孩子啊, 别把移民想那么好,我都打听了,那叫洋插队, 就是人啊, 在中国呆腻歪了,把东西搬外国去,在那边住几年, 运气好呢,三年多就回来了, 运气不好,就撂那旮了,   拜扯了,还什么开小车,住洋房啊,前院儿王大白话他儿子去了,他都说了,开大车, 不开小车,住也不住洋房,人那叫光猛土库.光猛土库是啥玩意儿呢?我就把院里的老头老太太招在一起, 议:  今天议什么呢? 什么是, 乙: (对观众)下面好好听着, 那个上厕所的,坐下, 被瞎走,听着. 甲: 什么是:  那就光猛土库, 议了半拉晌午头, 不行啊,那些人文化不行啊, 谁也不知道,  后来, 妈有招儿啊, 乙:啥招儿呢? 甲: 我去学校门口,那学生都念过书啊,识字儿多啊,赶上下学(音 Xiao)那功劲儿,我拿一中学复习资料, 有奖征答: 什么是光猛土库, 答对了,奖复习资料, 完事儿这招也不行, 那些孩子都让小车接走了,没人理我, 乙:  啊, 妈我知道了,那灶塘边上的复习资料就这么来的啊 后来后院李大明白的孩子也去了 乙:  瞧他家住的地方,前面王大白话,后面李大明白 甲:  人家那李大明白的孩子就说了,大车,就是超市拉猪肉的, 光猛土库就是地下室放破烂儿地. (画外音男: 敢怎说,出门那房屋中介不把你砍了) 乙:  妈,你就放心吧, 我同学在那边, 都替我租好房子了, 是72楼, 甲:  啊,那么高啊,那好啊, 那回家坐飞机是 不是不用去飞机场排队, 完事儿飞机在你家边上路过,直接就上去完事儿了 乙:  妈, 咱家这旮小公汽招手停车实行地早,那加拿大那地方招手停飞机还没实行呢,以后看看没准儿行. 甲:  来到多伦多啊,我就住进那地下室了, 乙:  不是说72楼吗? 甲:   对呀,房东说了, (上海话), 你们老土了吧?现在都是什么年代了啊?!工资降了叫什么啊? 乙:  叫什么? 甲:  叫负增长啦, 所以我们楼梯向下走就是负二楼啦, 其实是负二楼简称72(其实二)楼啦 乙:  你们这些租房子的太能扯了,烟盒那大的窗户都能说成光猛.

甲:  来了后就马上找工作,那工作不好找啊, 我和咱媳妇天天出去,跑了一礼拜, 乙:  咱媳妇找到工作没? 甲:  那是我媳妇,跟你没关系(打乙状), 我媳妇到是找到一份工作 乙:  咱媳妇, 不那你媳妇是怎么找到的呢?  (后台女声) 要想找工作,面试最后一句话很重要, 合: 最后说啥了? (后台女声) 我老公呀, 没在加拿大. 乙:  啊,咱媳妇真行啊,潜规则玩到加拿大来了. 甲:   不到一礼拜,我去接她让老板发现了,当时就把她炒了. 乙:   靠这找工作就是长不了, 甲:   这招看来不行了,我们就开始学习,学英语,学技术,考证,一年下来,我们双双都找到了理想的工作. 乙:   可喜可贺啊!

甲:  有工作有了,咱有钱了,就去旅游,去周游世界.我们去了古巴.古巴那好啊,吃东西不要钱,喝酒不要钱(洋洋自得状) 乙:  那什么都不要钱啊? 甲:  团费都包了,再要钱谁给啊?! 乙:  那还客气啥啊, 吃呗! 甲:  是啊, 下飞机那天晚上,我往那一坐,就要了六杯鸡尾酒, 八杯啤酒, 拿了十二盘子菜, 乙:  别撑个好歹儿地啊 甲:  别说,这古巴 的东西还真好吃,酒也好, 菜也好,洒也好, 酒 也好,菜也好, ……好, 好, 好.. (唱,打俩嗝) 乙:  怎么没声啦, 甲:  有点上状 乙:  啥是上状啊? 甲:  就是撑着啦呗 乙:  不要钱,撑着没事儿,有口气儿在就吃吧. 甲:   这一撑不要紧啊,我第二天是上吐下泻啊 乙:  是嘛 ,换口猪来,肠胃也受得不了这个折腾啊! 甲:   真是一顿饱饭引发的血案啊.

乙:   你们现在生活过好了,把家里的老妈都忘了吧? 甲:  没,上周还说接老妈过来呢 乙:  那老妈怎么说 甲:  老妈说一句话,当时就把我雷倒了 乙:  老妈说啥啦? 甲:  你们的飞机招手能停啦? (动作,口形) 乙:  还记得这茬儿啊

各位相声爱好者朋友请注意,本文为笔者原创,在三人以上场所演出/引用及部分引用其中笑料/包袱请提前与作者联系. 谢谢.

分享博文至:
593 浏览 | RSS 2.0 | Trackback

2 条评论 »

  1. 笑翻! —— 约翰阿 :-D

  2. 现在相声不学怪物能让观众笑,不容易啦.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