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一年一度的中国人的新年又要来临了,在前几年东北内蒙大联欢、东北内蒙闹元宵益犹未尽之时,今年又迎来了北方大联欢, 这是一场规模更大,基本没有区域限制的春晚,正值北方大联欢筹备工作紧锣密鼓进行时,一次偶然的机会遇到了寒山,顺便聊聊他的语言类节目。

一般地说,遇到搞笑的人,先要搞他一笑,“脚治盒脚治盒,我爱你,年龄差距我不理,脚治盒脚治盒,我爱你,等你离婚等到底, 底底底底~”我顺口背下一段去年他写的转基因相声的台词。“姑娘啊,被喊了啊,等会把你大婶喊出来再削你一顿.”寒山轻抚着我,用台词回答着。“记忆力不错啊,去年的词儿,还记得?”

说我记忆力好,我就得给他展示一下看看,“说,跟一美女套近乎,最后搞出一人妖;回家坐飞机不去飞机场排队,在72楼一招手让飞机停下,你上去,是不是你干的?” “那是去年干的,去年太年轻了,今年不干了。招手上飞机的是我妈,不是我。”“那你今年在北方大联欢中想干点什么呢?”正好,我顺势引出了话题。“今年还没想好,我的特点是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看来他是不想说了,那就先唠旁地。“听说你七岁时学过京胡,今年是不是要来个民乐啊?”“那是以前同老爸学的一点京胡,就是东方红,西皮慢板什么地,早忘了,今年不是民乐,还是民乐(le)”

寒山在几年前在美国买了一台电子琴,说是一直是他的心病,今天刚好有机会刺痛他一下。“听说你有台不错的电子琴,今年是不是要演奏一下啊?”“啊,电子琴你都知道,谁告诉你的?这事说起来很挺逗,三年多了,那时一时兴起,想丰富一下生活,就买了台电子琴,不错,YAMAHA的,你说我多聪明吧,琴买到家,我一层层拆 开包装,说明书扔到一边,不看,通电,开机,一按,嘿,响了!”

“这不是你聪明,狗爪子碰键盘上,也响”“不是,你这人就是抬杠,我是说我聪明之处在于响了以后,我就又包装好,放回箱子里了” “这是为什么呢?” “不容易坏,你真笨。没想到,这放起来后,一直就很忙,三年就没再打开过。最后我小孩看不过去了,这买了东西不用,干放着,她就想说我,她也聪明啊,她不直接说,她就说‘爸,你用东西真省啊!’” “看来你同你孩子都是够搞笑的了。你的作品就是从这里出来的吧?” “不是我搞笑,是他们搞笑我。我写的东西就是生活中的平常事,一提炼出来,把包袱抖响,就好了。” “我看还是你在搞笑,你为什么骗你妈说租个72楼呢?” “这要说清楚了啊,我是孝子,从来不骗老妈的,是我同学说的,不过,相声不单单是让人一笑了之,有许多台词是让人想的,72楼是一个无奈的说法,当今社会,有一少部分人为了达到特殊的目的,指标降低了不说降低,说成负增长,把这个事情提炼出来,套到一个房东身上,来讽刺一些不说实话的现象,也反映出芸芸众生的无奈。这就像是写一首诗,不只是为了押韵,凑字数,要有让人想的东西;写一部小说,不单单是情节扣人心弦,也要有精神,有让人去想的东西。这些字后面究竟说明了什么。再者是找工作时,背景音中的女声:‘我老公啊,没在加拿大’都是无奈之中提炼的笑话,貌似可笑,其实可悲啊。”

“啊,你的相声是这样的,看来我只顾笑了,还真没看出来相声的内涵啊。不过,我听说你从未写过相声,你是为什么想要写相声的呢?” 寒山呷了一口咖啡,慢慢地说:“这个问题好,从来没人问过,但是我想过,现在其实大部分人不喜欢创作,因为创作很辛苦,就像现在的红歌星,尤其是那些年龄小的,一夜走红的,他们都身价百万千万了,那些词曲作者收入几何呢?有的小孩,歌词都不太懂,就闭眼睛喊,也红了,也发财了,但词曲作者没一个发财的。甚至没人知道他们的名字。不过我喜欢创作,因为汉语太美了,我们得天独厚地比别人多学习了许多年汉语,我们应该用汉语创作出来点东西。”

“那你为什么写相声呢?” “写相声完全是尝试,是试航,因为我感觉大过年的节目应该有一个相声,这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瑰宝,再一个就是看着现在相声,让人着急,多好的语言艺术啊,现在搞得除了互相对骂就是学奇怪的叫声,强行出丑让观众笑一下,我尝试一下,不学猪狗牛羊,不互相对骂,让相声复古还原一下,这话儿有点说大了,但这事总要有一个人开始做,我就先做引玉之砖吧。”

由于时间关系 ,我们匆匆结束了谈话,最后还是没套出来今年的节目,不过我会一直努力的,一定套出来点节目,以飨读者。

分享博文至:
1,027 浏览 | RSS 2.0 | Trackback

2 条评论 »

  1. 能令人哈哈大笑的,都是好作品,生活需要笑声。

  2. 谢谢评论,其实笑真不是目的.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