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爱情(九)

2008年8月17日 | 作者: Alex15 | 9,348 浏览
字体 -

确诊丁文颂是中邪后,郁平开始了她的拯救计划。

财税局离丁文颂的公司并不顺路。每天下班前,郁平都要和丁文颂约好,她去等他下班,或是他来接她,再一起吃饭。周末的安排是也满的,除了看望两家父母,郁平还安排了看电影逛公园,或是到广州周边的景点玩,甚至在外住上一天。要是丁文颂加班,郁平没事的话,也会带本小说,到他楼下边看边等。她不能给他任何机会去想赵梅,去找赵梅。

丁文颂很好地配合着郁平的治疗计划。他不找赵梅,不打电话,不发短信。表面看来,他和郁平回到了新婚,如影相随,如胶似漆。可他很清楚,在婚姻里他不再有一颗纯净的心,赵梅的影子挥之不去。那部叫做《廊桥遗梦》的电影他没看过,郁平是和同学一起去看的。回家后,谈起电影里的情节,郁平还止不住地流泪。 可以想象她在电影院里的时候,哭成了什么样。对另类情感,从前丁文颂认为与己无关,看郁平感动成那样,也没想过把电影看一遍。

一天,丁文颂无意间看到,家中的书柜有《廊桥遗梦》这本书,想必是郁平看完了电影还嫌不过瘾,再把小说买回来重温。他知道那是个关于婚外恋的故事。真是那么感人吗?象他和赵梅一样?他开始细读小说,和书里的男女主角一起,重温和赵梅的相遇相知,身心激荡,无奈分离,还有止不住的怀念和惆怅。 看完这本,他又开始看渡边淳一的《失乐园》,再一次被深深震撼。书的结尾,男女主角最终任性地爱了一回,舍弃家庭,还舍弃了生命,相拥着死在冰天雪地里。这沉重的爱让丁文颂看得胸口发闷,拿着书走到窗边,茫然地看着广州的夜色,无所归依,流下了眼泪。他是因为移民加拿大而认识的赵梅,那里也是个冰天雪地的世界。他曾做过那样一个梦:和赵梅在加拿大的雪地里相逢,建一个快乐的家园。

 丁文颂沉醉于失乐园的时候,郁平正无聊地看着碟片。刚结婚的时候,他们常常一起靠在沙发上看片子,吃零食,过简单却快乐的两人世界。可近来,两个人在家的时候,他要不就是在电脑前忙公事,要不就闷头看小说。他的人已经被郁平从另一个女人那里拉了回来,身在郁平一丈之内的地方,还是她的丈夫,可是,从他恍惚的眼神间,她发觉,他的心已经走远。

郁平走到窗前,站在丁文颂旁边。他若有所思,眼里有泪花,手里还拿着那本《失乐园》。郁平把书拿过来,用哀求的语气对丁文颂说:“老公,我们的关系才刚刚好起来,你以后不要再看这些书了好吗?你是不是一边看一边还想着她呢?你知不知道,你看这些书,我心里会有多难受?”

丁文颂有些烦躁,走到书桌前,把《失乐园》一扔,对郁平说:“我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在你的视线以内了,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他做错了事,郁平这样管着他,他罪有应得。可是,这种被人盯着的感觉,就象坐牢一样让人难受。今天看来,她不仅要管他的行动,还要管他的思想了。

郁平忍着泪说:“老公,我到底哪里不好?你告诉我,我可以改。可是,你别再想她了好吗?”说完,郁平震惊了。这样低姿态的话,居然从自己的嘴里说了出来。她向来骄傲,还追求完美,老公有外遇这种事,从没想过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在小说电视里看到婚外恋的情节,女人若是原谅了老公的外遇,她多半不赞成作者的安排。换做是她,唯一的选择就是离婚,有外遇的老公不值得留恋。

当自己变成了故事的主角,她才明白,婚姻是那么不容易割舍。面对有外遇的老公,她对他的爱并没有减少。她不仅留恋,还不甘心。她还是那么骄傲,坚信没有人可以夺走他们的爱情,甚至还以为,她的大度和坚持,一定可以让丁文颂感动,比从前还爱她。可是,此刻她又一次被击倒了。丁文颂的眼泪不是为她,而是为《廊桥遗梦》,为《失乐园》,为另一个女人而流着!

丁文颂轻声说:“阿平,你不要这样想,你是个很好的女人,是个好老婆。”他表面平静,心还流着泪,为郁平,也为赵梅。郁平,我要如何解释才好? 我爱上了别人,并不是因为你不好,我只是控制不了去爱她去想她而已。这份爱已经很深了,我需要给它找一个出口,只是,我需要一点时间,给我一点时间好吗?

郁平也平静了下来:“那你要答应我,不要再想她了好吗?”

丁文颂点点头:“好。”他只能说好,尽管不知道能否做到。他也只能说好,才能停止一场撕心裂肺的争吵。这样反反复复地试探和纠缠,一星期至少要来两三回,他已经怕了。他也想早些去睡,养足精神为明天一个大项目的讨论会作好准备。上星期有那么两三个晚上,郁平一定要跟他谈清楚爱她还是爱赵梅的问题,折腾了整夜没睡,第二天跟客户开会的时候,他累得语无伦次。

公司新接的这个项目要在武汉做,时间从十一月到次年春节后。丁文颂主动提出去武汉,借这个项目提升在公司的地位,还有个更重要的原因,他想离开郁平一段时间,找个可以让自己平静呼吸的地方。

去武汉前,丁文颂和郁平已经拿到了移民免面试的通知,并完成了体检。相反,赵梅的学历和雅思分数都比丁文颂高,工作经验也强,可就是没获得免面试,还得跑一趟香港。

到武汉后,丁文颂被安顿在武昌洪山广场附近的一家酒店。上班时间,一日三餐都在客户食堂解决,周末就一个人逛逛,尝尝武汉小吃,日子过得充实自在。一离开郁平的监管,丁文颂就和赵梅频繁地联系上了。赵梅一有机会,就给他打电话发短信写邮件。那不该来的想念,它就是割不断。想着赵梅的日子,丁文颂在武汉的生活一点不孤单。

两星期后的一天,丁文颂下班回到酒店,一进门就看到有人在大堂的沙发上站起来,向他挥手。是郁平。丁文颂很意外,有点慌,但还是笑着走了过去,帮郁平拿起两个大旅行箱,问道:“你怎么来了,不用上班吗?”

下飞机不久的郁平有点疲惫,可掩不住的兴奋:“我想给你一个惊喜。高兴吗?”

丁文颂赶紧说:“当然高兴。”

一进房间,郁平就告诉丁文颂,她已经办好了停薪留职。丁文颂问:“为什么?你不是干得好好地吗?”

郁平说:“你不在广州,我一个人多没意思,上班都没劲了。而且我们移民快要办下来,很快也是要出国的,所以我就干脆不干了,来武汉来陪你几个月不好吗?”

丁文颂怎么能说不好。他当然知道郁平到武汉来,陪他是其次,更多的是为了阻止他和赵梅接触的机会。他猜得没错,郁平就是为这个而来,来捍卫她和丁文颂的爱情和婚姻。

一起整理行李的功夫,郁平找了个机会,拿过了丁文颂的手机,迅速浏览了近期收到的短信。丁文颂想把手机抢回去,但抢不过郁平,她已经拿着手机跑到卫生间,关上了门。 几分钟后,丁文颂听到了郁平的哭声。不该让她看到的东西,她还是看了。那是赵梅这两星期发给他情意绵绵的短信。他每天都是一遍遍地看着这些短信入睡的,一条都没舍得删。

分享博文至:

16 条评论

  1. 1
    Silent Fish Says:

    Sofa!!

  2. 2
    amy li Says:

    谢谢!很精彩!期待着下一集!

  3. 3
    summer Says:

    我不喜欢丁,真心祝福郁平!

  4. 4
    Fred Says:

    ‘情到深处人孤独’。为什么当感情越来越深厚时,人却会感觉到‘孤独’呢?

    那是因为我们往往在付出感情的同时,也加入了过多的‘自我对他人的要求’。

    感情,本来只是人与人之间相互关怀之下的一种自然‘产物’,也是人际之间的一种承担和负责,是不带有任何‘自我对他人的要求’的。然而,在付出感情的同时,我们往往预先‘假设’、‘想像’著对方可能有的回应和表现,并且期待,甚至要求这种种‘假设’随著个人意愿而成为事实。一旦意愿不能实现的话,愤慨、不满、失望、猜疑等种种情绪由是而生。在这种情况下,相爱变成了彼此相互要求、须索的手段,终致造成苦恼—所求不得。

    当失望、猜疑的情绪生起后,我们便会开始觉得自己不被关心、重视,一股强烈的、对‘自我’的执持不放,使得这种‘感觉’一再加强,也就会自怨自艾、自怜自叹起来。到了这个地步,我们将会认为自己是受害者(事实上,这是一种错误),是应该被垂怜的、同情的‘弱者’,所谓‘孤独’于焉而生。

    人际间的相互关爱虽然是易变而不安定的,但它却是生活中具体而生动的经验;它并非为了达成某种目的或要求的手段,没有任何其他的期待或须索—在我们付出感情时,不应该认为:‘我对你这么好,你也应该对我……’这将使被关爱的人产生压迫感,并且在忍无可忍时作出反弹或抗拒;于其时,付出感情的一方便会认为自己深深地受到了伤害。其实这一切是多么地不必要。人与人之间本来就是相互依存,同时拥有个别的‘基地’的,让感情成为一种自自然然的相依,彼此相互激励、共同成长,为什么要让它成为一种‘痛苦的占有’呢?

    因此,我们可以这样说:‘互爱关系是不把所爱的人视为自我的延伸,而将其视为一独特且永远美好的个体—可以彼此表达自我,是两个自我的融合,但却不必担心自我的迷失。

    我们已经说过:‘感情,本来是人与人之间相互关怀之下的一种自然产物。’虽然,在许多时候,在处理感情问题,尤其是男女之间的爱情或亲子之间的亲情时,总会带有若干‘执著’的成分;然而,在本质上,感情仍是由了解、关怀、尊重所组成的。一旦感情变成了一种要求对方的行为或言语来符合自我或取悦个人的手段时,那已经不再是一种人际间相互关爱的自然产物了。这时,‘感情’已经被变质成为一种刻意的追求。所有的适意、温暖都成梦幻泡影,取而代之的只是一连串的迷乱、慌张、懊恼。

    再强调一次,感情并非被‘制造’出来的。当我们对人生起关怀,而对方也自然地回应时,这将令我们产生一种愉快的情绪,一切本来都是那么自然,同时也是无常的,终于会过去的。但是,往往这种愉快的情绪将被强烈的‘捕捉’并且期盼它能不断延续—‘常’而保持不变;于是乎我们企图‘制造’感情。事实上,这不是感情,是执著、是渴求、是贪。

    以男女间的爱情为例—恋爱中的人往往喜欢问对方:‘你会永远像现在这样地爱我吗?’当然不会!人本身在因缘生灭的过程中不住变化无常,附属于精神作用的感情又怎么可能永远都像‘现在’这样呢?只有‘越来越爱’或者‘越来越不爱’。如果能够认清这一点的话,夫妻白头偕老的神话也便不难实现。怎么说呢?在接下来的章节中,我们将更进一步分析感情的无常性。

    ◆离别是为了相聚

    名小说家古龙在他的一部武侠小说‘离别钩’中有一句‘名言’:‘相聚是等待别离,而别离则是为了相聚。’(大意)没有别离,何来相聚?既得相聚,又怎能永不分离?这句话十分恰当地形容了人间的聚散离合和情感的转折。

    人与人之间总是在相聚、分离中反反覆覆地打转;感情也随之而起伏不定。因此,更精确地说,人与人之间的感情不仅是‘越来越爱’或者是‘越来越不爱’,还有时‘比较爱’、有时‘比较不爱’、有时‘忘了去爱’……总而言之,就是说感情将随著特定的因缘、环境,对象的出现与否而时时无常转变。

    事实上,即使是朝夕相处的也难免会有聚散之间的游移;不相信吗?撇开因工作、出外或办事等明显的暂别不说;在你闭上眼睛的那一刹那,在你入梦之际……你能保证自己每一个念头都想到他(她),都爱他(她)吗?虽然你以为是如此,也愿意、期望是如此,但这却是绝不可能的事情。我们每一个人的念头总是此起彼落,刹那生灭,又岂有例外呢?

    和世间其他的一切事物一样,感情只有在‘因(付出的一方)缘(被关爱的一方)和合’的情况下,才可能产生,这是铁定的事实。只有在我们和所关爱的对象有所接触时,才会产生‘感情’这种作用。也许是在我们的脑海里认识对方的影像时—我的‘心’和他的‘形象’接触到了!也可能是在和对方见面时—我的‘视觉’和他的‘相貌’接触到了;或者是在听到对方的声音时—我的‘听觉’和他的‘声音’接触到了。总之,还是一句老话:就是当我们内具的思想和感官及感觉作用接触到作为‘外境’的对方时,方才有‘感情’这种‘产物’。

    因此,无可避免的,作为一种因缘和合的‘产物’,感情亦如其他事物一般,具有无常、变异的特性。这意味著,如果不能明白‘感情’是无常、变易的事物,却强要认为它是‘常’而不变的,并且还以此为依据,紧紧地抓住这种观念,想要使它变成事实—使‘感情’由‘无常’变为‘常’,那无异是自讨苦吃的幻想!

    然而这也并非意味著:我们必须放弃所有人与人之间的感情、相互依存的关系、责任和义务,跑到深山野林中去藏躲起来,或者装聋作哑,无视他人的疾苦,作一个自我封闭,对一切不闻不问的‘活死人’。虽然,我们可以将这种行为美其名为‘不去执著无常的感情,以免自己及他人因为这种执著而生起痛苦’,甚至冠冕堂皇地宣布:‘这是因为对无常有了深切的认识,才具有的大智慧。’说到底,却只不过是一种懦弱的表现,愚痴暗昧的幼稚行为!

    无常的现象起因于万物为因缘和合的事实。人是群体生活的‘社会性’动物,即使是远离了人烟,躲入山林,也不能免除对其他事物的依靠而独一生存。换句话说,也还是必须有‘地方’可住、有‘食物’可吃……对人久了,会产生感情;对一个地方久了,难道就不会产生依恋?这样子的躲法,要躲到那里去才可能免于与其他人或其他事物产生联系?

    我们说过:感情只是人与人之间的一种联系,人际间的一种自然‘产物’;感情实在并非制造痛苦的原因。痛苦的生起在于‘执著’—一种期望永远保留这种‘联系’,使它‘持续不变’的愚痴。这种执著起因于不认识世间无常的真相;一个真正认识无常、变易的法则的人,将会时时刻刻保持清醒的理智,提醒自己不要陷入这种执著之中。

    有句俗话说:‘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意思就是说:水流可以被利用来作为一种助人的‘工具’,借助水势来泛舟、行船;水流也可能会把船弄翻,成为危害人类的祸首。载舟、覆舟,在于你是否能够掌握水势,了解水性;是否懂得划船、泛舟之道?

    感情也一样,处理得当、认识清楚,则是人在以感情为‘工具’,促进人际的和谐、亲善,使生活更幸福、美满;处理不当,对感情的特性—无常,一无所知,则‘感情’在支配人类,终将船翻人亡,淹死在感情的海洋之中。

    谈到这里,如果你要学会如何在无常中从容相爱的话,你至少必须具有这个概念:感情是铁定会改变的,但是这种‘会改变’并不代表绝望,并非意味著你便有可能逃避或放弃。这正有如水会流动,并不代表在水面上航行的船只一定会翻,因此不敢在水面上行船。你需要做的是:学会驾驶船只(感情),懂得在什么情况之下,应该驶向那一个方向:如何掌舵,或者,如何划浆。

    ◆以‘无常’面对无常

    在不断改变的水势中要游得好就必须配合水势,改变动作以借用水势移动身体。这正好可以作为一个譬喻。不断改变的水势好比感情;要在‘感情’中游得好,就必须以不断改变的动作来移动身体—就是以‘无常’面对无常!

    何谓以‘无常’面对无常?这并非谈玄说妙,而是在说明一个面对‘感情’的态度:以不断的成长和自我调整来面对感情的无常变易。

    在进入讨论之前,我们再强调一次:感情,不是一个独立存在的‘个体’,不是永久保留同一状态、不起变化的‘常态’;而是一种人与人之间相互联系、关爱的自然产物,一种人与人互相接触而自然发生的精神作用。

    安·摩洛林白(ANNE MORROW LINDBERGH)在她的著作中这么说:‘你爱一个人的时候,并非一直是爱她的,同样是一个时期一个时期的。永远爱她是不可能的事,希望如此也只不过是个谎言。然而,这的确是大部分人所希望的。在生命、爱、关系的涨退中,我们的信念是如此薄弱。高涨的时候,我们迫不急待的扑上去;衰微的时候,我们畏惧地阻挡。我们害怕它将永远不在。我们坚持要持续不变;在生命和爱中,惟一可能持续的是成长、变迁—自由。’

  5. 5
    juanhuan Says:

    很精彩,你很有生活体验, 还是书读的多呢?

  6. 6
    替天行道 Says:

    小说很感动读者, FRED的评论比小说还长, 被小说深深感动了,….. :D :P

  7. 7
    替天行道 Says:

    有这么深感触的人, 也许被感情伤的不轻啊,……

  8. 8

    为郁平的低声下气心酸。

    但这低声下气的原因,写得真好。

    两情相悦应该是人类情感中让人最沉醉和迷失的一种。纵使有千万种理由和分析将其理性化,也许也阻挡不了人们为之粉身碎骨而前赴后继。:)

    再顺报,RICE PAPER的海南鸡饭不是太推荐。。:)

  9. 9
    Alex15 Says:

    谢谢各位的回复,快乐的一周又开始了。当另一方有外遇的时候,每个人都会有不同的反应和处理方式,而每个人的情况又不同,所以没有哪种方式是最合适的,只好服从自己内心的选择吧。其实丁文颂也很可怜,不是吗?站在情感的角度而不是道德的角度来看。佛罗不推荐RICE PAPER鸡饭,那我就不去了,而且那里也不是我出没的地方。我出没之处很有限,东到MARKHAM ROAD,南到SHEPPARD,西到VICTORIA PARK,北到16街,呵呵。。。

  10. 10

    有人跟我说过这个观点,想想很有道理:就像郁平,她在抢手机的时候,也就选择了要知道真相,让自己痛苦的真相。所以那是她的选择,说句不好听的,是自找的。

    Fred说得很长,看了些,同意每句话。如果爱一个人,那时你自己的选择。至于别人如何回报你的爱,那是别人的选择。

  11. 11
    funnysummer Says:

    我觉得是不是有距离产生了太多的美感呢?郁平不如拿掉戒指,潇洒离开,还要记得带走对丁文颂的所有的好处,让丁文颂和赵梅真正相处,柴米油盐,还要应付有点贪得无厌的赵梅的父母,我估计丁文颂我估计对他自己这段廊桥遗梦会有不同的感受。 郁平是个很好的妻子,没有给丁文颂任何的负担,总是给与,这种没有付出就得到对于丁文颂太廉价。如果郁平很想出国,可以出国后再放手,否则为了这段快拆伙的关系放弃事业,值不值得?

  12. 12
    浓浓n Says:

    爱情是死亡的另一种掩饰 她不是无理的选择提题却有唯一的答案

    爱情不是自私的占有财福的炫耀 是道貌岸然的激情也可平凡如秋水

    爱情不是殿堂下的婚礼催生的婴孩 她是承载黑夜的灯塔照亮疲倦的追随

    爱情是一幕悲壮的电影是时候曲终人散 让你带走美丽的容颜和丰富的语言

    爱情是整装待发漫向毁灭的终点 接受美酒的承诺和凑和另一个开设

  13. 13
    趴趴 Says:

    终于安心好好看完这篇,写的真好.

  14. 14
    莲漪 Says:

    故事十分现实,吸引。谢谢。婚姻当然是一生的承诺,但在人生漫长的路上,外面的世界五光十色,要控制自己的情感,真的是很不容易的事。特别是婚姻巳到了只是道义上的存在时,当遇到了两情相悦的知己时,要做到把持最后的防线,不至情感迷失而出轨,只有远离对方,其中一方还要相当、相当的坚决,也是一段很痛、很痛的历程啊!因为人总怕“人言可畏”吧,无奈、无奈。

  15. 15

    谈恋爱和过日子哪个有意思? 当然是谈恋爱.

    男人永远不会在意一个女人为他付出了多少, 而是在意他还想要什么…

    对不会珍惜的男人, 最好的惩罚就是让他失去拥有的, 只给他想要的.

    让他自己去承担应有的后果…

  16. 16
    bluesky Says:

    Thank you Fred, for the true wisdom of life and love. btw, I printed out your comments.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