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人

2008年11月11日 | 作者: Alex15 | 4,479 浏览
字体 -

上大学的时候,跟几个武汉同学成了好朋友,一起游窜在校园内外,尝遍武汉风味小食。快毕业时,对武汉三镇地形已经很熟悉,还学了一口武汉话,很多人都听不出我的外地口音。

到杭州工作后就很少接触武汉人了。大部分武汉籍的同学们,或是留守武汉这个大都市,或是到南方创业,少有到江浙去的。渐渐的,有关武汉的人和事在我脑里淡化。没有特定的语言环境,我也说不出曾经以假乱真的武汉方言了。

没想到,移民后在多伦多的新朋友圈子里,出现了不少武汉人。跟他们在一起,听着熟悉的武汉方言,总感到几分亲切。也许是因为,大学时代在记忆中占据着特别的位置,而武汉,是我那个时代的背景。离开武汉后,我不再有那么开放的心态去学一门方言。英语当然除外,是加拿大生存的必需。在杭州住了七年,我能听懂杭州话,但始终没想去学它,心里不自觉地有种抗拒。离开杭州又是七年,当回忆起武汉和杭州这两个地方,武汉的色调总比杭州要暖,尽管春日西湖的桃花,始终比武汉东湖的冬梅要娇艳得多,两个城市,两个不同的人生阶段。

认识KATHERINE一家,是在老公几年前患结石的时候。当时公公婆婆还在多伦多,为儿子的病痛心疼不已。他们满面愁容地走在附近公园的时候,碰到了平时见过面,但不算正式认识的KATHERINE父母,两家老人就聊了起来。KATHERINE父亲是来自武汉大医院的中医师,当时就热情地到我们家,询问老公的病情。结石病人在加拿大,就算是疼得满地打滚,被送到急诊室后也得等几个小时。医生诊断后,除了开止痛药,就是安排病人到大医院做超声波什么的。这一安排,又要等上几个星期。KATHERINE父亲开了中药方子,还用按摩针灸等方面化解老公的痛苦和压力。不出几日,结石就排了出来。从那以后,我们和KATHERINE一家成了朋友。两家老人多了个伴,KATHERINE和她先生是热情直爽的性格,跟我们也合得来。公公婆婆回杭州的时候,我们已经搬离了原来那个区,跟KATHERINE不再是邻居了,但两家一直有联系。我和先生都工作,儿子上托儿所,遇到星期六两人都上班,真有点安排不过来。KATHERINE一家总说,有需要的话,随时把孩子送他们家去。大家都忙,我们总是尽量不麻烦朋友。但有他们在,心里总是踏实多了。

现在走得很近的邻居NATHALIE一家也是武汉人。我们是在网上认识的。我发了个帖子询问关于孩子学游泳的事,NATHALIE回了帖,一来二去地大家就认识了,然后网友曝光,原来就住在附近,她先生还跟我在同一家银行。我告诉公公婆婆,认识了附近的一家武汉人,他们家老人也在,改天介绍他们认识。还没等我介绍,公公婆婆就已经主动登门,跟NATHALIE的公婆建立起交情了。跟子女住在国外的老人家,真的比我们更需要朋友啊。儿子COLIN认识了NATHALIE 的女儿康康,又多了个玩伴。每当COLIN跟康康在一起的时候,我就意识到孩子间的友谊也讲缘分。两个孩子经常在一起,没见他们红脸过。前几日,七岁的康康和六岁的COLIN聊天时,紧紧地挨着COLIN,头靠在他的肩上,微笑着小声说话。聊到开心的时候,COLIN就用手拍拍康康的肩,两人对视着呵呵笑。这类似小情侣的场面,真是温馨又纯洁。希望他们快点长大,又希望这两小无猜的快乐能再延续。公婆回国后,我们隔三岔五地就麻烦邻居。下班晚了没法接孩子,赶着送儿子下棋而顾不上吃中饭,一到这时候就想到了邻居。每星期六我上班,老公甚至把邻居家发展成了固定蹭中饭的去处。父子俩吃得欢,回家还给我施加压力:“康康家的饺子真好吃啊!”远亲不如近邻,真是发自内心同意这个真理。

最近为我们装修的师傅也是武汉人,直爽又实在。装修可是个累活,可他干得挺开心。洗手间装修完工的时候,他左看右看,边看边陶醉,就跟完成了一个艺术巨作似的。去年冬天的一个晚上,家里的电突然断了,老公又不在家,着急起来,我就打电话向一个同事求救,因为听她说过,她先生是做装修的,懂水电。我在电话里问师傅:“你方不方便过来帮我看一下?”他马上说:“那当然要来,你没电怎么行呢?”帮我们把电弄好了,也拒不收钱。装修的时候我们首先就想到找他。可是询价后,觉得他的价格开得有点高,就有些犹豫了。但最后还是选了他,因为有一种信任的感觉,还因为他对装修本身的热情。装修过程中,他给我们出了不少主意,还做了很多额外的事,连后院的篱笆都考虑到了。我想在卫生间的一面墙装厕纸架,师傅摇头说:“这面墙已经有两个毛巾架,再装别的就显得挤,整个档次就下去了。这个卫生间不大,一定要简洁。”我带着伪暴发户的语气说:“这个厕纸架很贵的,怎么会档次低呢?”师傅更认真了:“装东西你得装合适的撒!不合适,你装个金块也毛得用!”这严谨的作风,让我觉得档次低的不是洗手间,而是我自己。

有“天上九头鸟,地下湖北佬”这么一句话,用来形容湖北人的个性特征。往好了说,这话赞美的是湖北人的智慧,可贬义一面,指的是他们的攻于心计、狡猾与精明。现在的交通资讯发达了,各地的文化特征不再象以前那般突出。我们不会再象以前那样,把人的特征按照地域来简单划分。KATHERINE、NATHALIE和那位装修师傅之所以热情直爽,并不因为是武汉人,他们首先是他们自己。武汉古往今来自然也出了不少刁民。他们刁也不因为是武汉人,刁民到处都有。我对武汉人的亲切感,是出于内心深处的一点小资情怀,对大学时代挥之不去的怀念,而与这些多伦多的武汉人成了朋友,是因为他们在这异乡的城市,默默地与我守望相助着。严冬又至,当我们被大雪封住了路,饥肠辘辘地想找个喝热汤的地方,打通KATHERINE和NATHALIE家电话的时候,一定会有人说:“哆嗦么事?你来撒!”

写这篇文章给在多伦多的武汉人,也给我旧日的武汉同学们。我真是老了吗?不老怎会这样念旧?真是想他们了,那些久违却熟悉的名字和音容笑貌,校园附近的黄鹤楼,长江一桥,武大的樱花,华师的桂花,热干面,豆皮,还有我再也说不地道的武汉话。

分享博文至:

27 条评论

  1. 1

    我只记得原单位那些30、40岁的武汉大姐跟我张罗女朋友、开色情玩笑的事情,呵呵 除此之外,武汉给我留下的记忆主要是市侩。

  2. 2
    替天行道 Says:

    我以前的房客是武汉人,现在的桥牌社的负责人也是武汉人,看来多伦多的湖北佬还不少嘛? :D :P

  3. 3

    小声说句:美女的武汉话很地道~~:)

  4. 4
    泡菜 Says:

    我也曾在武汉上大学。记忆中的过往总是最美的。 通常,人们对武汉人贬多于褒。武汉人过去爱吵架,连骂子女都用最难听的话。武汉人不爱排队。大学食堂乱哄哄的景象记忆犹新。现在文明了一些。武汉人把麻将发挥到了极致。。。 武汉的物价很便宜。汉派服饰更是价廉物美。武汉人的早餐可谓丰富多彩。我最留恋的是热干面,蛋酒和面窝。

  5. 5
    albertszcn Says:

    纠正

    “毛得用”===>”冇得用”

  6. 6
    simeon Says:

    多市,武汉人很多,STEELES/BRIMLEY交界处的活水堂北区大陆移民教会,有一二十家是武汉人,欢迎去此看看,说不定还能碰上熟人.西北角,星期日下午2:00开讲.

  7. 7
    馬林 Says:

    我認識的武漢人都很熱情。武漢的小吃早點真的令人懷念。

  8. 8
    婵娟 Says:

    感谢你对我们武汉人的评价,看你的文章眼里湿湿的,我刚来这里,很想念我的家乡武汉,那些市井生活真的很惬意啊!

  9. 9

    喜欢这篇。蛮好。

  10. 10
    Helen Says:

    I am from Wuhan also. I just came back from there on my holidays. I love the place. This is the most wonderful place.

  11. 11
    hzq-logistics Says:

    我是湖北荆门人 不过我对武汉的感情很深 我爸爸在哪里工作 我很小就在哪里呆过 时间很长 我喜欢武汉的生活味道,怀恋武汉的过早 我现在在成都读书 每年都会回武汉 (*^__^*) 嘻嘻…… 我想家了 不知不觉 希望在异国他乡同胞生活的平安幸福

  12. 12
    Says:

    远亲不如近邻。 有同乡住在附近真好。

  13. 13
    静水无痕 Says:

    我也是在多伦多的武汉人。看了你的文章,心情好激动啊。

  14. 14
    静水无痕 Says:

    我在湖北中医学院上的大学,跟你们中南财大只隔一个鼓楼洞。很喜欢你的文章。

  15. 15
    SHAFA Says:

    我的童年在武汉度过,我的亲人和美好的回忆都留在了那里。当城市变得越来越混乱和躁动不安,再也过不到和以前一样的早,还好面窝窝仍是一样带着淡淡的清香。

  16. 16
    Says:

    武汉人不算麽思,奸黄陂,狡孝感,又奸又狡是汉川。湖北汉川人才是地下的九头鸟。 武汉人既有北方人的豪气, 又有南方人的细腻,是为朋友的最佳之选,若选为老公,三思喔?

  17. 17
    九头鸟 Says:

    我也从武汉移民到加拿大的,但是我们现在住在卡尔加里,但是我女儿现在多伦多,在north york 读书。 虽然我们在加拿大生活,但是心底一直潜意识的希望听到家乡的一切消息。我看了这篇文章后,很感激你对我们武汉人的评价,任何地方都有很nice的人,在移民加拿大的武汉人中,我所接触的都不错,很nice。

  18. 18
    MAXTAN Says:

    字里行间透着对武汉的浓浓的暖意,勾起我那久远而又甜蜜的回忆,不算地道的武汉话却牵连着对那无限的怀念.好个武汉人,喜欢!!!

  19. 19
    Catherine Says:

    从小在武汉长大,刚搬去的时候觉得武汉话怎么那么粗俗,时间久了反而听得特别顺耳。谢谢Alex的文章,让我又想家了。

  20. 20
    蚊子 Says:

    我在武汉生活了十年,和在多伦多一样长,但仍然是我魂牵梦绕的城市。武汉的城市地貌在全世界来说都是非常独特难得的。两江穿城,数不清的大小山水湖泊。武汉大学是全国最漂亮和最浪漫的大学。 武汉人的性格东西南北兼蓄。聪明但不奸诈,计较但不小气,豪爽但不马虎。只是有一点市井气。

  21. 21
    Tiansheng Says:

    请问笔者,究竟是什么方法把结石排了出来?

  22. 22
    Joy Says:

    我是武汉伢,才来加拿大还冇得3个月,在一个小镇读大学也冇得莫斯中国人更莫提有莫斯武汉人啦,几想说武汉话额,虽然我在家在大学说普通话,但是武汉话一直是心里最想说的话,都不晓得莫样认识在加拿大的武汉人,哪怕打打电话说几句武汉话都可以让我激动一晚上的,对武汉话有种特殊的感情,一个女孩子一个人在异国他乡的小镇生活着最想讲武汉话每天睁开眼睛最想吃过早的,可惜都冇得

  23. 23
    DOREEN Says:

    我来加拿大两年多,到guelph一年多,就没碰到武汉人啊!我也真希望能像作者样有个武汉邻居哦!

  24. 24

    武汉人随性而幽默,但有时候会给人感觉粗俗,但总的来说,我并不会为自己是武汉人而感到丢脸。

  25. 25
    新生 Says:

    麻烦你能把武汉装修师傅的联系方式告诉我吗,我家的房顶漏了,找个称心的师傅不容易

  26. 26
    Steven Says:

    潜伏在你的博客里已经一年半了,非常喜欢你写的作品,谢谢你的辛勤劳动。最近准备装修卫生间,想起你写的这个武汉师傅。如果可以的话,能否告诉我他的联系方式?谢谢。

  27. 27
    ruby Says:

    不好意思,可以给我那个装修师傅的电话吗,谢谢啊!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