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尔加里之旅(二)与汉代蜜瓜见面

2010年7月30日 | 作者: Alex15 | 4,393 浏览
字体 -

去卡尔加里之前,我和蜜瓜不算真正认识。

蜜瓜是很受欢迎的网络写手,我是她的读者。虽然很少在她的帖子和博克留言,但我的忠实指数相当高,跟读时间长达数年,跟读频率约每两日一次。有时顶她的好文,绝不盲顶,是发自内心的欣赏和肯定。

曾希望能象蜜瓜那么能写,并尝试过。我写的生涩文章,蜜瓜不吝啬地给我留言。我和蜜瓜,就这样算得上有来往。

生女儿之前我停止写作,从此一蹶不振。当我再想对着键盘写些什么的时候,大脑一片空白。我的写作能力,就象我现在每天使用的电动奶瓶消毒器,底盘放90毫升水,摁下开关,蒸汽冒起,热乎十五分钟后,水干,自动断电。我有限的文字功力、知识见识,只有区区90毫升,烧完就没了。我现在的生活,周一到周日,都是带两个孩子,有点不同的是在每周五,要上网研究本周特价信息,在周末外出购买。这样的积累,除了能写出“如何买到本周便宜优质的排骨奶粉和尿布”“浅淡怎样给孩子加辅食”之类的学术性论文,就再没有能力在写作的底盘里,加入足够的水。以今后的生活里,怕也很难做到。

而有的写手,或者说作者,或者说作家,他们不是奶瓶消毒器。他们或是蜿蜒于山间的小溪,或是奔腾在都市的河流。善良热情的内心,扎实的文字功底,是他们不停歇的写作源头,生生不息。“小溪型”,也就是被众人称为“唯美主义”的,任世间纷扰,只在山谷高唱或低呤,飨读者以纯美意境,净化人心。而“河流型”的写手们,呼吸着都市空气,把握着时代脉搏,触摸着人心走向,讲述读者身边的故事,让人深深共鸣。

蜜瓜是“河流型”写手,我是这么定义的。她写的故事,很容易让我在自己的生活圈子里,迅速找到原型。读她的作品,我会忽略她是怎样组织情节,怎样遣词造句。这些层面上的东西,只有不成熟的写手才会流露,才会刻意得让人察觉。如同穿衣服,你穿上一件新衣,别人觉得衣服漂亮,那不对头;让人觉得你的人漂亮,才是至高境界。读蜜瓜的作品,我会看到一个个人物,生动地演绎着他们人生的故事;我还很想看到,他们的人生将怎样走下去。在卡尔加里,蜜瓜陪我逛公园时,指着近处一景说:“这地方挺漂亮,但我觉得那个喷泉有点多余。”当时我想,蜜瓜写的东西,多余的东西还真不多。这才让文章的主体,一个个很自然地变得鲜活。

蜜瓜也写有关自己生活的博文。从这些文章里看得出,她的内心和生活都很丰富。从衣饰到住宅,她追求美,却不刻意不做作,有大气有风范。她也在别人的作品下留言,有啥说啥,不说吹捧废话。记得有人说她强势,因为她语言生猛直接,有气势。可我想,为了这点强势而感不适,只可以说,这个受众的网络生存能力太弱。一个写手没点自信和气场,没点不羁和张扬,又如何驾驭笔墨,写出一篇篇生动的故事?其实蜜瓜是个丰富的人,张扬只是个性的一部分。见面后更确认,她是交往起来很舒服的朋友,真实自然,闪着智慧,带点温柔。

定下来要去卡尔加里,我在蜜瓜博克留言。她回话:“你来,你来!” 向她咨询行程安排,她很认真地考虑一番,并征询朋友意见,给我发来有用的信息。 我们要在卡尔加里呆五天。蜜瓜说,卡尔加里五天太长,建议我们抽一天去恐龙公园,另外她会陪我们逛街。我一向宁可麻烦自己,不愿打扰别人。有人陪逛当然好,就怕占用蜜瓜太多时间。她那么忙,能有幸一起喝杯咖啡我就知足了!

到卡尔加里的次日早上,和蜜瓜在酒店见面,不费劲就对上暗号,然后坐下聊天,然后逛公园,然后又聊天。一系列过程蜜瓜写了,略去不表。 以下是看图说话:

EdwardPark.jpg

和蜜瓜散步的公园, Prince’s Island, 坐落在卡尔加里市中心,弓河旁。景观和多伦多中心岛相似,空气洁净清新。

Mountain.jpg

河边通往山顶的路。我和蜜瓜把婴儿连推车,扛上一条类似的木桥,再从大桥走下,到唐人街吃饭。扛婴儿车上桥的难度,比“两人三腿赛跑”要高。

GuiLinMiFen.jpg

卡尔加里唐人街居然有桂林米粉!蜜瓜带我来的不是这家,是旁边的“味香园”。点了两个有滋有味的菜,蟹粉豆腐和水煮鱼。桂林米粉店是我和儿子改日自己找来的,叫了卤肉粉和叉烧肠粉。正不正宗懒得追究,吃得还挺落胃。不大的唐人街,可以吃到各种风味的中餐,能闻到熟悉的面包和奶茶香。

ZhongHuaZhongXin.jpg

天坛造型的卡城中华文化中心。远远看到它,就知道唐人街到了。无论哪个城市的唐人街,都能占据市中心有利地型,并矗立标志性建筑。中国人民就是强大。蜜瓜的女儿小蜜要去这个中心学画,问我们怎么走。我说:“就找那个象天坛一样的建筑物。”小蜜说:“我不知道什么是天坛。”我真是的,小蜜到加拿大这么多年,还能把中文说得溜,不夹英文的,已经很不错了,怎么能要求她象我们一样,听到“天坛”“天安门”之类的字眼,就能一秒钟之内在脑海中闪出图画?

CityViewFromTower.jpg

从卡尔加里电视塔拍下的市区一角,中间流淌的是弓河。不同于安大略湖的幽深平静,弓河是清澈的,透明见底;弓河是欢快的,象这座发展迅速的城市,不停奔腾。曾说蜜瓜是“河流型写手”。她是欢快奔腾的弓河。

又一日,蜜瓜约我们到她家作客。她不开车,我也不敢在陌生的城市开,于是她坐公车到旅馆接我们,再一起乘公车回去。地方不近,要转车才到,第二趟车每五十分钟一趟。出发前,蜜瓜细心地在网上查车次,写在纸上,算好转车时间。一来一去的,她的半天时间没了。 出国前我曾搞过一阵接待工作,招呼到杭州开会旅行的总行兄弟行领导同仁。客人分级别,接待也讲级别,什么样的人住什么样的酒店,吃什么档次的饭,照着执行。再是尊贵的来宾,吃的住的不过是钱,不是真心。蜜瓜的接待工作,付出的是时间,是真诚。和蜜瓜一起来的是小蜜。十四岁的小蜜,在蜜瓜FAMILY RULE统治下,成长为乖巧温顺的美少女。

在蜜瓜家,看到了在她博克中展示的花瓶、红沙发、后院的花草果树,参观了她众多文学作品的诞生地,二楼FAMILY ROOM。乘蜜瓜不注意,我把女儿放在红沙发上拍了几张照片。回来后发现相机没设置好,只见黑影不见沙发和人。偷拍未遂。

给我泡好茶,给我家儿子设好WII,蜜瓜又开始忙,炖鸡汤,包饺子。看过她写的“凉拌菠菜”,以为她厨艺不怎么样。那菠菜工艺简单,照片上颜色偏暗,可能因为菠菜烫过了头,或因为照片没拍好。眼前的蜜瓜,擀皮包饺子和炖汤同步进行,是利索的熟练工。我不好意思等吃,想帮忙却帮不上,怕打乱她的节奏。于是我把女儿抱手上,给自己一个不帮忙的借口。

蜜瓜一边忙,一边和我聊天,聊怎么带孩子,怎么包饺子,再三嘱咐,和好的面要放过夜才有筋斗。我炖乌骨鸡汤,要放花胶淮山枸杞,蜜瓜只放乌骨鸡,没那么多花巧,吃的是鲜美的原味;就象她写的作品,本色风格。 她的全手工韭菜饺子,是我久违的美味。我们吃了很多,又聊了很多。最后,我拿着蜜瓜送的一堆礼物,在有风有雨的傍晚道别。

蜜瓜送的自制手工蓝石项链,第二天我就戴着,在露易斯湖畔搔首弄姿地拍了好多照片。这条项链,有着和露易斯湖一般的优美气质。只可惜我一身师奶装束街坊LOOK,戴不出它的精巧贵气。蜜瓜送的其它礼物,对我来说都很珍贵,却不敢拍照发网上来。怕就怕,散布在世界各地的蜜瓜读者,也杀到卡尔加里向她索要礼物,她如何应付得来?

与蜜瓜别后第二天,我们离开卡尔加里,前往露易斯湖。车子驶出市区,经过蜜瓜家的方向,我心里微酸了一下。就好象自己在这城市生活了一段时间,这里有一个让我依赖信任的朋友,而我却将要离开。不舍只是一瞬。我和蜜瓜还有生活的交集,比如说杭州,比如说多伦多,我们很可能会再见。或者说,我们天天都相见,在那么远这么近的网络世界里。

分享博文至:

9 条评论

  1. 1
    飞雪连天 Says:

    Alex的写作风格和以前略有不同了。

  2. 2
    Boomerang Says:

    感觉也没啥不同 还是有些公文的味道。可能作者拿到网友的贵重礼物 手软了 笔下自然流露出很多喜悦和敬仰之情。笑话罢了 恭喜楼主再次出山 从此51不再寂寞。(Miland & Finch 也有一家桂林米粉 听说老板娘是我们柳州的)。

  3. 3
    xin xin Says:

    Can you tell me where is her blog link? I would like to read her blog.

    Thank you.

  4. 4

    你也是河流啊,河流交汇,自然壮观~

    俺属水滴的,旱季时只管种菜,雨季时半天才滴一滴,哈哈! :D

  5. 5
    佛罗伦萨 Says:

    很显然旅行给美女找到源泉了,呵呵。

    强烈要求看搔手弄姿的相片!:)

  6. 6
    seaweed Says:

    呵呵, 原来我每天散步的地, 也是一道风景. 其实再往前走几步, 一转弯, 就是一个长长的斜坡, 很多推着婴儿车的妈妈们都走那条路锻炼的.

  7. 7
    夕子 Says:

    我要好好看看汉代蜜瓜的文章:)

  8. 8

    Alex太谦虚了,你和汉代蜜瓜都是我喜欢的美女作家。

  9. 9
    路过 Says:

    继续欣赏。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