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六月注定是一个多事之夏。     自厦门因PX项目发生“散步事件”,郑州因女学生被打而发生“围观事件”,到无锡因“自然灾害”而发生“蓝藻事件”。这一桩桩牵动全国乃至全球视听的事件,象一条条鞭子一样狠狠地抽打在国人那早已疲惫不堪以至麻木的心坎上,虽然疼痛难忍,撕心裂肺,然而却又因一双巨手锁住喉咙,而发不出大声的呐喊,只剩下一阵阵低哑沉闷的纠缠在心窝里的哀鸣,并挣扎喘息着吐出一口口浊气、怒气和怨气,但,还来不及形成任何有意义的气泡,就被覆盖全国的暴风雨无情冲刷。    (在这几桩突发重要事件的喧嚣声中,此前长时间为全国舆论广泛关注的高案二审终局,意外地得到了一个悄悄逃跑的机会。当然,全国观众肯定不会就此放过那批精神极具跳跃性以致疯狂,人性相当超凡脱俗以致尽丧的,编造创作能力非凡的超现实魔幻表演艺术家们,大家都会如追星族般咬住他们不放,期待他们奉献更加精彩的表演。)     就在大家想稍微喘息一下的时候,一场至少已发生10年以上,波及全国多个地方的奴隶制时代生活写真巨片,在山西轰然上画,一霎那震得全国观众,目瞪口呆,哑口无言。虽然,我们大都曾以最坏的可能想象过我们中的别人正在经历的生活,但是当“山西黑窑”冲破重重砖石堆、煤堆,以等离子级的高清晰度展现在大家面前时,这种超越人们思维想象力和心理承受力极限的生活画面,彻底打跨、击碎了国人作为人的自尊、自信和自恋,就象心神尽失的空壳人一样,感到巨大的恐慌与迷茫。既而,回过神来,当然是出奇的愤怒与悲悯。     此刻,我想大多数人应该承认,前几天易中天及其团队为虐狗一事吠声吠影,是多么荒唐和无聊。      6月14日晚,“山西黑窑”在全国网络媒体广泛传播。看到那些肢体受伤残缺,眼神木讷无光,言语含混不清,形同木头人的新时代的奴隶。人们在震憾之余,一定会想到,炒股亏损,生意失败,不能晋升,失去工作,考不上学,生病做院,交通事故,被盗被抢,恋人跑了,老公偷人,老婆养汉等等等等,都是多么微不足道的一些小事。在和谐的盛世时代,突然有这么一部跨越几千年时空的荒诞暴力无限制级写实片,抢入人们的眼帘。我想这肯定会极大地改变许多人的价值观和人生观。     当晚,各大主流网络论坛,也是怒气冲天,群情汹汹。关于“山西黑窑”的贴子布满网络首页,很多网友一遍一遍地发布自己的感受,喷射自己的愤怒和怨气。直至凌晨三、四点钟各论坛仍是人声鼎沸,人们久久不愿离开。即使提前走的网友,他们激荡的心,又如何能使他们坦然入睡。那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    (特别提示:以下是某部影视剧本的台词,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在一个黑屋里住久了,国人对黑的暗的东西早已习惯和麻木了,但是当突破人类文明底线的黑与暗出现时,人们其实也不会素视无睹。毕竟我们是人,不是狗和奴隶。     面对此起彼伏的冤案,面对层出不穷的灾难,面对公然的谎言,面对持久的欺骗,     面对公开的掠夺,面对悬殊的贫富,我们还能静如处子,动如傻儿般地无动于衷,置之不理吗?     不,我们不能,我们想问,虽然过了多少年转了无数圈也找不到问的对象。问天,天不应,这么多年,你混淆是非枉称天;问地,地不应,长久以来,你不分黑白何为地?但是,我们还是要问,柔声细气,轻言细语,语重心长地问:    (再次提示,上下片段均是某部影视剧本的台词,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就象这个热心观众“我”和“我们”有很多问题,却找不到问的对象,对编剧、导演和演员又不敢去问。只好自问无答,等同于自慰)。     几十年来,为什么灾祸连绵不断,却都是“自然”造成的呢?     为什么地大物博,文明悠久,民众却贫病交加呢?     为什么已拥有几百年繁荣历史所佐证的游戏规则,却视如粪土呢?     为什么已经被近百年灾难历程所明示的旁门左道,却奉为瑰宝呢?     为什么总是对绅士君子躲而远之,而自甘于和狐朋狗友交杯换盏呢?     再问一个终极问题:     其实这些问题的答案,如《开心词典》一样,不过A、B、C、D几个选项,而且有许多次电话求助,有若干个朋友可供咨询,有近10亿观众(另外3亿显然不属观众,而属于编、导、演等剧组成员)现场提示,却总是置若罔闻,自行自素呢?     如果总是这样,故不作答,装深沉,扮博学,演老炼。     我等小百姓,也只好无可奈何,做贼心虚,心惊胆战地悄声呐喊:     再也不能这样活。

      (作于2007年6月15日)

分享博文至:
491 浏览 | RSS 2.0 | Trackback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