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作煞科)      咣、锵,咣、锵,锵锵锵      颐和园长春殿,掌灯时分     小李子小步急入,甩袖下跪:    “老佛爷,奴才给您请安了”。     老佛爷略点头,纤手拈茶杯:    “得了,起来吧,今日个有嘛稀奇事,报来听听”。     小李子起身掸衣,肃立殿前:    “老佛爷,今日海内清平,大小事均无,亿万子民均沾我大清万丈红光,早中晚三餐俱饱。另,四夷皆安,秋贡即至,日本国、朝鲜国、琉球国及爪哇国之使臣均已到达通州,西洋诸国使臣已到大沽口,两三日内即可进京”。    “罢了,罢了,不要拿这些琐事来嚼舌头,说点有乐子的事吧”(老佛爷作不耐烦状,朱唇轻启,略抿香茶)     小李子一顿,略忖,朗声奏道:    “奴才今儿个在南书房政研室看到《今日政报》上有一条消息,据翰林院宣传部、京师九门提督衙门综治办报告,自去年将在天安门前纵火自杀的长期上访刁民吴天理收监,并处流放宁古塔,永不释放,以及两江总督衙门将长期到各衙门生事,到各书院喧哗的被革秀才金不叹处斩监候—–”    “金不叹,这个名字好熟”。    “就是顺治爷年间,长期漫骂我朝的大右派金圣叹的孙子”。    “怪不得。顺治爷就说过嘛,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金圣叹这个乌龟就只能生出金不叹这种王八。唉,我们顺治爷虽然喜欢出去滚女人,而落得个英年早逝,但是他的治国思想还是与天不老,与国咸休地,比如说,“血统论”、“阶级观”的思想对我大清朝就具有长期的指导意义,起码500年不变。小李子,以后我百年以后,你要向第三代、第四领导人作好交待,就算顺治爷风流一点,在早些年因为自然灾害饿死了一些儿个子民,但是他老人家对努尔哈赤家族还是忠诚地,对我们这一“档”子人和这个“国”还是丰功自吹地,所以,我看了,顺治爷一生还是功大于过地,至少是三七开吧,功是三分,过占七分,哦,说错了,应该是功占七分,唉呀,你看绕到哪里去了,继续说你那些个事吧。”     小李子回过神来:    “金不叹被处斩监候以后,”    “为嘛子事呢?”    “还不是因为他家那一亩三分地被江宁府拆迁办征用,他说给的补偿太少。他都拿到了1两银子,却还要去到处吵闹,说那块地值100两银子。这纯粹是无理取闹嘛,他也不看看,普天之下的地都是老佛爷你们家的,现在这些年讲与时俱进,戴了几块表,才赏他点银子,还不知足,纯属刁民。况且,江宁府征那块地,也是为了整修秦淮河,发展无烟工业区,这等愚民不顾国家发展经济的大局,长期上访,有损我朝盛世之景象,完全该严惩不贷。”     老佛爷略有所思,将茶杯递过去:    “有道理,来润润口,接着说。”     小李子犹豫,不敢接杯,“这,奴才不敢”     老佛爷嗔笑:    “不要装了,你我两个分什么彼此,你那半截子玩意我又不是没用过,聊胜于无啊。唉作女人苦啊,特别是作一个名女人更苦啊。后来怎么样呢?”     小李子接过茶杯一抿即放下:    “金不叹以后,奉天府劳教了一个长期诬蔑户部国税政策的前钱谷助理李某氏,兰州府也重判了几个长期借上访名义闹事的刁民,潮汕府捕快现场击毙了一个组织上访,聚众闹事的首恶份子,以及大理寺修订大清律,规定5人以上上访即为违法。几记重拳,还了我大清国数万里山河一个和谐社会。据该消息说,特别是长期聚集在京师城南的数万上访老户,均已受到触动,不敢再蹈覆辙,同时经皇家CCTV大喇叭长期灌输,这等愚民均已认识到,在我大清治下,一草一木均是皇室禁脔,个人利益均要服从国家大局。因而。决定痛改前非,共建和谐社会,并发出了“再也不敢上访了”的金玉良言。皇家CCTV也注意到此类事件的典型作用和示范效应,已决定在明天的《焦点访谈》全面报道。”     老佛爷长展笑颜:    “再也不敢上访了,好,通知《日人民报》老总翁同和,明儿个以这句话为标题发篇社论。老翁虽然不偏帮我,但笔杆子还是可以地,也是可用之人。来,小李子,说了一晚,也困了,扶我入房,记住,带支笔进来,你那半截子玩意老是不过瘾”。

  (作爱科)     奇儿郎当,奇郎当。     整个大清国数万里山河沉睡在一片和谐之中,一夜无梦,长睡不醒。           (大概作于2006年上半年,记不清了。其时署名“肥娃来也后”。)

分享博文至:
406 浏览 | RSS 2.0 | Trackback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