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月 23, 2007 )

陈太当选,世卫沦陷

字体 -

        近日陈冯富珍当选世卫总干事,成为首位担任国际组织负责人的中国人,国内要人喜形于色,弹冠相庆。陈太本人也踌躇满志,蓄势待发。国内普通民众闻此消息,大多不明就里,也有一种莫名的兴奋。      对此事,本人则生起无限的恐惧与忧虑。      1、陈太当选,并不是如官方所言,是世卫成员对中国卫生体系建设成就、责任感及陈太本人成就和能力的肯定。根本上,她的当选,印证了人类社会的复杂性。当今,虽然以悍卫人们生命权、健康权为普世价值的西方文明是国际主流文明,但是在某些领域,它也会受到反主流文明的挑战,被迫退让。说简单一点,陈太当选世卫总干事,本质上类似于中国、古巴等成为人权理事国。就象人权理事会一样,陈太的当选表明又一个国际组织在一些不负责任的国家集体围攻下沦陷。      陈太当选,与其说是其本人魅力和中国国家影响力的胜利,不如说是中国对非洲金元外交的胜利。     2、陈太当选,标志世卫沦陷,原因如下:     (1)陈太本人的政绩和能力被编造。官方宣传说,陈太2003年任香港卫生署长期间,抗击非典的成就得到国际认可。这是彻头彻尾的谎言,本人身在广东,亲身和近距离地经历了当年广东和香港所遭遇的非典风暴。当时主要是广东方面隐瞒事实真相,连对已成一国的香港方面也不告知准确消息,所以陈太当时即使不是主观有意为之,但实际上香港抗非典工作也相当被动,进退失据,全城恐慌,死亡人数较多,陈太和董建华当时受到香港人普遍指责和漫骂,因此,说她有过可能过了(因为主要责任在广东方面),但何功之有呢?     (2)中国这样一个普遍缺乏医疗保障(除了公务员以外)的国家,还能在世卫组织大声嚷嚷,实在是对文明社会的最大反讽(正如人权理事会的状况)。     (3)虽然经历了非典、禽流感的冲击,中国的卫生体系信息有所透明,对国内外民众健康的责任感有所增强,但由于其体制几十年神秘、保守的惯性,以及专制统治的需要,还是经常说谎话,无从体现国家责任感。如非典风暴过后,一些零星病例,中国就经常延后通报,禽流感更是如此。     (4)一些善意的国家可能以为让中国执掌世卫,可以促进其完善本国卫生体系并增强其对国际卫生体系的担当,这其实表现了他们的天真。就象中、古等国加入人权理事会,并无有效改善本国人权状况,反而增加了他们对抗进步潮流的资本一样。具有浓重中国官方色彩(虽然陈太是香港人,但就象董建华、叶刘秀卿一样,只有表现得更红更专才能得到党的赏识)的陈太执掌世卫,只能将中国式谎话、权谋风格等带入,从而侵蚀该组织肌体。     最近的一个案例生动地说明了这一点,即使在陈太刚当选之际,高强、贾幼陵等就对香港科学家管轶等关于禽流感的报告进行一贯的不认帐,且蛮横地污蔑。管轶称中国禽流感疫苗存在问题,并无有效控制疫情,且出现了病毒变种“福建病毒”。对此,高强、贾幼陵既不提供数据,也不邀请第三方现场察看,就按其一贯风格说:“该文章引用数据不真实,研究方法不科学,作出的推测不成立,完全不符合事实。联合国粮农组织、世界卫生组织等国际组织也有类似看法” 。     几个简单的“不”就想将科学家的研究否定,这也表现了党人的一贯作风。不过,根据几十年的诚信记录,我们知道应该相信谁。其二,贾妄称世卫等组织也有类似看法,昨晚刚看到的香港新闻,世卫香港代表确是说很重视管轶的报告,有很大价值,并没有听到贾所说的几个“不”(以后就难说了,毕竟陈太是可以代表世卫发言的)。其三,贾等否定管轶报告的一个理由就是管在国内的取样未得到农业部的同意。这实在荒唐,根据我国惯例,官方提供的样本少有不做手脚的,打个比方,独立记者在中国收集到的素材如果不经宣传部的同意,就不可靠吗?事实恰恰相反。          呜呼哀哉,世卫沦陷,痛也!!!         (作于2006年11月)

————————————————————-       补记:非典风暴亲历记

    犹忆当年非典风暴期间,世卫组织所表现出的高度责任感和巨大魄力。     本人大概是在2003年春节正月初七,到一个朋友家拜年,听到朋友下午准备到一个医生家,结果该医生爆出广州医院出现不明病例,传染性很强,死亡率奇高,医务人员也不能幸免,尚无有效医治方法,请该朋友不要到他家,同时他说有条件的医务人员都已经将孩子、家属等送离广州。朋友接听电话后转述时,表现出的不同寻常的恐慌,也感染到我,当时只感到浑身发冷,莫名心虚。这是第一次这么近地接受到不明传染病的真实消息。因为至少三个月以前,民间就传中山、佛山等地出现杀伤力极强的不明传染病。     春节收假后,传言迅速扩散,各单位员工均无心上班,抢购药品的狂潮即刻掀起。     但官方始终不作正面回应,反指是不怀好意的人造谣生事。     其后病情向全国蔓延,尤以北京、香港为重。     即使说,在广东地区出现疫情半年以上,北京等地出现两三个月以后,官方仍在封锁消息,拒不向国内民众和国际社会通报实情。     其时,身在风暴发源地和中心的吾等小民只感到巨大的恐慌和无奈。     在北京蒋彦永医生已向国外发送资料,且香港已陷入灾难巨大恐慌的情况下,面对世卫等组织的质询,官方仍胡言乱语,不说实话。此时,加拿大等地已出现来源于中国的病例,非典灾难可能席卷全球。世卫等组织在与中国政府多次交涉无果的情况下,毅然针对中国、香港等地发出旅游警告。至此,中外人员往来、商务活动基本终止,面对巨大压力,中国政府才不得不公布真相,处理张文康、孟建农,并开始全社会动员抗击非典。     现在想来仍不寒而栗,当时如果不是世卫等组织坚定、果断地向中国政府施加压力,任由中国政府隐瞒、折腾下去,非典不知将造成何等巨大的浩劫。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面对接踵而至的禽流感,中国官方的态度虽有所改变,但就如让一个说了一辈子谎话的流氓学做绅士一样,这个转变难度之大无异于重生。因而,官方在这方面的态度,仍得不到国际社会的肯定。正如前面所举高强、贾幼陵的例子,有一种病叫习惯性流产,撒谎也是一种不易改正的痼疾,何况他们基本上是处于无须向人民负责的体制。     因此,才对陈太入主世卫感到巨大的恐慌,如果今后国内再遇到重大疫情(实际上正在遭遇禽流感),世卫该如何取向,难道将成为人权理事会之翻版吗?    

    (作于2006年11月陈冯富珍当选世卫总干事之际).   

分享博文至: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