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二月 17, 2007 )

马思聪魂归何处?

字体 -

        [原创 2007-12-12 21:13:04 ]

     近日,《南方都市报》等媒体均大篇幅报道了,著名音乐家马思聪及其夫人骨灰归葬广州白云山的消息。为此,广州方面是大唱颂歌,中国驻美使馆官员还专门到美国费城参加了起陵仪式。马思聪这个似曾熟悉的名字又一次在公众耳边回响。

    马思聪,广东海丰人,生于1912年,是我国现代著名的作曲家、小提琴演奏家和音乐教育家,代表作品《思乡曲》。上世纪二三十年代两度赴法学习音乐,解放前,他是反对国民党黑暗统治的民主进步人士。1949年4月,他满怀报国之心和对中国共产党的信任,与乔冠华、萨空了等人一同离开香港,来到北京。他被选为政协委员、人大代表、音协副主席,还担任过文联副主席,是中央音乐学院首任院长。他才华横溢,时人誉之为“音乐界的郭沫若”。

    文革风暴初起,马思聪受到巨大冲击,遭狂批猛斗。据中央音乐学院名誉院长赵沣回忆说:“有一天,马思聪和我被派到学院里拔草。一个造反派对马思聪吼叫:‘你还配拔草!你是匹马,只能吃草!’说完,竟然当场强逼马思聪吃草。到此时,马思聪终于幡然醒悟,于1967年1月携妻子儿女一家四口偷渡香港,并转抵美国。抵美后,他发表了《我为什么离开中国》的著名讲话:

   “我是音乐家。我珍惜恬静、和平的生活,需要适宜工作的环境。况且我作为一个中国人,非常热爱和尊敬自己的祖国和人民。当然,我个人所遭受的一切不幸和中国当前发生的悲剧比起来,全是微不足道的。’文化大革命’在毁灭中国的知识分子。我和许多党内外多年以来虽然不是一直掌权但毕竟是起过很大作用的人的遭遇是一样的。去年夏秋所发生的事件,使我完全陷入了绝望,并迫使我和我的家属成了逃亡者,成了漂流四方的’饥饿的幽灵’。如果说我的行为在某种意义上有什么越轨的地方的话,那就是我从中国逃跑了……”

    马思聪的出走,当时在国内外产生了巨大反响,国外自然是如获至宝,国内当然是颜面扫地。据传,周恩来曾对人说:“我一生有两件憾事,其中一件就是马思聪50多岁了还要流落国外,我心中一直很难过。”

    马思聪被国家公安部定性为“叛国投敌”分子,成立专案组进行了严厉追查,他的几十名亲人因此入狱,其岳母、侄女和厨师被迫害致死,其二哥跳楼自杀。

    1984年,马思聪“叛国投敌”案得以平反,1987其病逝于美国费城。

    简单地梳理了一下马思聪的履历,我们可以发现,他是相当幸运的。该来的时候来,该走的时候走。他因为是广东人,又在香港长期生活过,对区域环境较为熟悉,当地人脉较广,因而才得以顺利离境。设想一下,如果他没有离开,那么他能否活过文革还是一个未知数。

    马思聪辞世已二十年,今天,他的儿子,也是当年和他一起“叛逃”的家人之一马如龙,力主将其父亲骨灰归葬中国。

    马如龙此举,当然具有法理正当性,因为这毕竟是他的家事。

   但作为旁观者,说个三道个四总可以吧。

   马如龙此举,不知是圆了其父之心愿,还是一种妄解。

    马思聪当年逃离,正是因为对国内多年高压的害怕,对无法无治的社会秩序、对个人自由和尊严遭到肆意践踏的恐惧而被迫离开。即使在其获平反后,国内有关部门如中央音乐学院等多次邀请他回国访问,但不知是心有余悸还是有其它顾虑,总之他是没有回来,两三年间他即离世。所以他晚年的心境,可能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而今,当年笼罩着马思聪的高压和恐惧消失了吗?没有。只不过表现形式有所变化,但其本质未变。

    所以,即使马思聪生前希望魂归故里(实际上其从未表达过此种心愿),但现在是合适的时候吗?

    马如龙此举,倒是替他父亲生前死后的一切,都谱写了漂亮的歌曲。生亦舒坦,与苦难脱离;死亦风光,享无限荣耀。

    但他有没有想过,文革中因他家而遭到迫害的亲人,他们的冤屈又该向谁诉说。甚至因此而亡命的亲人,他们的冤魂是否已找到皈依。更为重要的是,这是马思聪生前的真实心愿吗?

    可以说,马如龙此举正是对其父当年“叛逃”的一种背叛,马思聪先生在天之灵怎能安详?

    余站在白云山脚,也多管闲事地问上一句:

    马思聪先生,汝之英魂,该归何处,何时当归

分享博文至:
786 浏览 | RSS 2.0 | Trackback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