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6月28日的贵州瓮安暴动不但极大地吸引了全球目光,而且必将作为一个重要的标志性事件载入史册。 瓮安暴动标志着中国的官民冲突已到了水火不相容的地步,持续受到压迫的民众在重重高压下,走投无路,只有举火了。 瓮安暴动标志着中国治安及司法体制已严重失去民众信任,丧失了裁判社会纠纷,化解社会矛盾的基本功能。显然,该体制高悬的从来就不是公平、正义,而是权钱、高压。 瓮安暴动标志着铁幕一样的政府管治,其实已千疮百孔。莽莽神州,此地是大雨倾盆,别处或烈火冲天。神人共愤是现实写照,“铁达尼号”或成最终归宿。 以瓮安暴动为分水岭,表明越来越多的民众已对僵化的、传统的意见表达渠道失去了期望和耐心,转而寻求其他手段来解决问题。中国的所谓改革和复兴之路因而将被笼罩在硝烟弥漫之中,找不到突围的方向。 瓮安暴动还有一个特别之处,它的主力是一群年未负笈的中学生。这些90甚至是00后的孩子们,在社会残酷的高压下,表现出了远超其年龄若干倍的成熟和承担。思及此,吾等虚长数轮的长辈们除了欣慰,更应惭愧。 虽然在国内外炯炯怒目注视下,贵州当局撤换了瓮安地方党政及公安局领导人,让直接引发怒火的恶吏们受到了初步的惩处。然而,这种舍卒保车,头痛医头的方式,并不能真正化解社会深层矛盾。只是在流脓的疮口上贴上了一些膏药,导致社会肌体流恶脓、生烂疮的真正病根并未触及,而是被掩盖。尤其是,贵州当局刻意回避引发本次暴动的中学女生李树芬的真正死因,仓促进行第三次尸检。同时,又令人费解地快速将其下葬。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这不是做贼心虚,又是什么呢?这不是毁尸灭迹,又是什么呢? 贵州当局以为世人全是傻子,不但编出三个“俯卧撑”爆笑中国,(当然百姓们的笑中是骂,笑中是怒,笑中是泪),而且连续强迫推出了一系列木偶剧。李家人不但要承受着失去亲人的巨痛,承受着引发了风暴的恐慌,还要被迫配合表演。李家的叔叔说什么警察并未打他,接待他们投诉的态度也很好;李家的父母还很感谢政府的恩德。除此之外,各色人等均参与了大汇演。有的人说李家重男轻女,所以李树芬早有自杀倾向。接下来,肯定还会有人出来说,李树芬早就有精神病,等等。这一切和高莺莺案多么相似啊! 天啦!他们难道真的以为谎言重复了一千遍就是真理吗?如果李女真是自杀,难道瓮安10万义民都是瞎子、疯子吗?这一系列拙劣的表演,恶心的谎言,只能表明贵州当局缺乏诚意去公正处理此案,找出真相,严惩元凶;更表明他们没有勇气去面对和解决社会的真正矛盾。 同时,贵州的石头书记还悍然将事件定性为黑帮挑衅。这实在包含了可怕的祸心。可以预期,接下来有多少瓮安百姓将被视为黑帮遭到重拳打击,面临漫长的牢狱之灾。这不,说什么中学生被迫参加所谓“玉山帮”,在该帮强迫下参与该事件的剧情都已被及时编造出来了。 古代社会,政府的合法性来自于天意和神旨。近代社会以来,政府的合法性来自于民意,而不是建诸于武力和恐吓。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偏远的贵州乡民已经以熊熊烈火,激情演绎了这条亘古真理。政府的所作所为如果反映了民意,体现和保障了社会绝大多数人民的权利,那么其就具有坚实的合法性基础。当然,中国的现实显然相反。另一方面,人民有权置疑政府的合法性,并以各种行动纠正其合法性偏差甚或出轨。举火就是其中的一种方式。 石头书记说瓮安举火是“黑社会“推动,显然是白口说黄话。如果这些嫉恶如仇,善良正直,拔刀相助,忍无可忍的10万百姓是“黑社会”的话,那么我愿意站在“黑社会”这一边。须知,瓮安县城只是一个五六万人口的小城,有10万人啸聚,可见四乡八邻有多少百姓汇入了这个举火潮流。民意在指向哪里? 是人皆知,不是黑社会,而是社会黑。 面对这个刀光剑影的大事件,曾经颇为鼓噪的余秋雨、王兆山们却无语了,我们多么期待他们站出来“含泪劝告”和“幸福做鬼”呀。此时此刻,俺还更加敬佩司马南这根神棍。他才深刻看穿了中国社会的本质。如他所言,一些坏分子成天在那里鼓吹什么普世价值,但这个世界上哪有什么普世价值。在中国,只有中国价值,从枪杆子里面出来的价值。至少在天怒人怨的瓮安,在荒唐离奇的贵州,人们是看不到有任何普世价值存在的影子。司马南,瓮安暴动为你拒绝承认普世价值提供了一个多么生动、多么血淋淋的案例,快跳出来唱吧。 瓮安暴动的灰烬未息,上海、张家界等全国多个地方又传来袭警事件。虽然各事件都相当暴力、血腥,但我们不能止步于只是谴责暴徒,案件的原因可能藏在官方说法下面。如上海案谣传就是源起警察滥权,刑讯逼供;张家界案则直接牵涉到地方政府暴力拆迁,严重侵犯当事人的财产权。这些事件均标志着中国的社会矛盾积累已到了极限的边缘。 凡此种种,暴动或暴力,对或错,罪与罚,其实人们心中有把秤,历史也会作评说。 火,是人类文明的源头。千万年来,人类社会的每一次重大进步,都有熊熊火光的映照。 大泽乡,风雨中,陈胜举火。 北平城,赵家楼,学子举火。 法兰西,自由路,女神举火。 古今中外,重大变革,概莫离火。 瓮安,西南的这个山区小县,燃起了今夏乃至60年来最炽热的一把火。虽然,我们知道,在暴雨倾覆下,这把火将被浇灭,黑夜仍很漫长。 但火种早已在千万百姓心中埋藏,烈火冲天,仍是我们艰难前行的执着目标和强大动力。 火光改变中国,我们心中有梦。

分享博文至: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