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中国,我的指南针丢了       —–谨以此文隆重纪念改革开放三十周年 

    后奥运了,经过一番热闹的折腾后,当局和百姓们才恍然从梦一般的虚拟世界中醒来。原来,金牌最多就只能供获奖者咬一口练练牙力,是不能当饭吃的。这才想到往国库里瞅瞅,竟然象山一样塌陷了半壁。这才想到,很多地震灾民竟然将在残垣断壁中迎来寒冬。这才想到,各地竟然又矿难不断。这才想到物价仍在上涨,收入仍不见涨。这才想到,官吏贪腐奇闻仍然层出不穷。这才想到,群体性事件竟然此起彼伏。这才想到,十多亿百姓吃饭的问题仍然是个大问题,总不能日以继夜地饿着肚皮唱山歌。 

于是,虽然京奥、残奥期间三个示威公园“养小鸟”的奇观,必将进入历史,贻笑千古,但总算有一些声音冒出来,似乎在预示着一种方向。比如继广东省委书记汪洋解放思想偃旗息鼓以后,湖南省委书记张春贤又唱出了“还权于民”的新歌,河南、云南和湖北等省区也或高或低地在唱和。再比如《学习时报》、《人民日报》等重量级报刊集中刊发了一系探讨民主政治的文章,其中甚至提出民主自由人权也不是资产阶级的专利,而是人类文明共同的财富等新论,这无疑较以往有了较大突破。还比如全国各地报刊在发完奥运高烧后,也开始集中组织文章纪念改革开放三十周年。 

万众瞩目,全球聚焦,都在等着今年12月中央纪念改革开放三十周年之际,胡锦涛总书记的报告。如果说该报告中,对中国的政治改革有所突破,那么体制内主导的改革还有可期待之处,这也是对包括共产党在内的中国各集团、各阶层冲击最小、获益最大的一种改革和发展模式。如果该报告还是含糊其辞,不置可否,那么可以宣告从体制内寻求政体突破的最后机会将失去,中国将进入变幻莫测的动荡时期,体制外的抗争将无法压抑地全面爆发。 

踉踉跄跄地走了六十年,经历了前三十年的动乱和后三十年的复苏后,中国自以为找回了数千年历史的荣光,可以自得其满地以超级明星的身份重返世界舞台。殊不知,60年来的历程及如今笨拙、疲惫、恐怖和丑恶的姿态,不特令友邦惊诧,也让国民怒火中烧。可以说,60年来,掀起了一个接一个骇人风暴的中国,就象一个巨弱智、巨无脑的“唐氏综合症患者”一样,在远离人类文明的原始丛林中乱窜乱整,搞出了一桩桩大祸,犯下了一件件大罪。若要追问,中国为什么会走上这条荒诞的道路,有各种因素,如传统体制、文化的影响,地缘政治的影响,民族性格的影响等等。归结起来,原因就是一句话:“中国,我的指南针丢了”。 

指南针曾是中华民族对人类文明的一项重大贡献。中世纪以前的中国,虽然也曾造下不少罪孽,经历不少黑暗,但总体而言,古中华文明还是更多地呈现出光明灿烂的一面。近代社会以后,在西方文明潮水般的冲击下,中国这艘巨轮于摇摇欲坠中,仿佛失去了发展的指南针。但从洋务运动、戊戌变法、辛亥革命到中国民国管治大陆的风雨飘摇的岁月,中国手中还是紧紧握住一个残旧的指南针,虽然模糊,不易认准方向,但无数仁人志士还是坚韧地带领亿万民众,希望找到准确的方向,实现文明的复兴。中国也还是在人类文明的边缘徘徊,没有陷入原始的蒙昧。 

然而,从1921年,李大钊、陈独秀饮了来自西伯利亚的狼血后,一群狼人开始在中华大地肆虐。1949年后中国已彻底失去了文明发展的指南针。毛泽东在搓着胸口的黑毛,抹去嘴边的残血,志得意满地丢弃指南针的同时,还不忘玩上一把幽默。他兴冲冲地调侃黄炎培先生,“我们中国共产党人找到了破解中国历史上朝代兴衰周期的妙方,那就是民主”。呵呵,即使千百万年后,人们也将牢记这个黑色的笑话。 

30年前,邓小平仿佛要找到了指南针,殊不知一群“拖拉机手”悍然将其手中看风水用的罗盘,扭成两颗指针,一颗指向“权”,一颗指向“钱”。所谓的文明复兴之路就在这两颗针的指引下,涂脂抹粉地走了三十年。 

天更黑了,丛林更深了,中国迷路已很久了。本来指南针并不是什么稀奇玩意,只要换个方向,就有大把品质精良的产品可供选择,那就是熔铸“民主、自由和人权”三位于一针的指南针。但他们却偏偏视而不见,故意弯下身去,说要摸石头,要造一个有中国特色的质地古朴的石制指南针。这一摸,就是三十年,石头到是没摸到多少,民脂民膏却被他们摸个精光了。 

2000年以后,他们摸石头摸烦了,又换了新的说法。就是说造这个指南针是个多么浩大的工程,需要用混合百味中药、加千年王八和万年龙骨,念诵九阴真经,才能淬火铸成。一代人两代人,三十年五十年肯定搞不成,一百年两百年只能看到个影,五百年一千年或许可以搞成。届时,伟大的中华民族就可以捧着这个千年宝贝—-有中国特色的指南针,昂首阔步地走在民族复兴的大道上了。 

天,不就是个指南针吗?搞得这样悬乎。迷路的中国正在走向何方,人们不敢猜测。但是,正如傅国涌先生在《国人怎样飞出鸟笼?》一文中所说的那样,中国的极权制度一定在向下坡路走去。 

很显然,本文的标题和文义深受梁小斌先生当年的《中国,我的钥匙丢了》的启发,当然时过境迁,意境也截然不同了(所以说梁先生近年才要忏悔嘛)。当年,梁小斌先生不过丢了个钥匙,但只少他还知道家的方向,开不了门最多就是把门敲坏砸坏了而已。但今天,俺却找不到家的方向,而且很多年了,这可如何是好? 

俺只有在瘴气弥漫的丛林中,对着苍天、对着大地、对着天地良心、对着毒蛇猛兽,大声狂呼:中国,我的指南针丢了!  

 

分享博文至: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