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站在历史的山岗上回望2008,必定是泪水浸泡的泽国,必定是鲜血灼成的焦土,必定是哀鸿悲鸣的荒原—— 2008,曾有多少梦幻寄托的2008,就这样放肆地、粗暴地、毫无遮拦地,将中国人搓来揉去,一日复一日,一遍又一遍。 如果我们身体里还有一个被称为心灵的东西的话,显然,它早已遍体鳞伤,奄奄一息,气如游丝。 如果我们头脑中还有一种被称为梦想的东西的话,显然,它早已深度中风,全身瘫痪,命悬一线。 2008,中国就这样深一脚、浅一脚地踩了过来,只不过每一脚都是灾祸。 2008,中国就这样东一摇、西一摇地晃了过来,只不过每一摇都是风雨。 且让我们暂时停住心灵的抽搐,且让我们掬一捧泪水洗祛脸上的污垢,就这样在泪花闪动中,在低泣浅诉中,默默翻动渐行渐远的这一个异形国度的这一段异形岁月。 虽然,其实我们每一个人都忍不住要嚎啕大哭,要捶胸抢地,要怒骂苍天—— 一.大事件 汶川地震 只要还有人类,只要还有记忆,即使千万年后,人们都将一次又一次地重复一组惊人的数字:逾十万人遇难,数百万人受伤,数千万人无家可归。 分明这是天怒,却不幸将无辜的百姓的血肉摆上了祭台。 川西高原那嶙峋的山石间,从此浇注了若干精魂,他们无奈地、无助地与这片生养他们的土地永存。那斑斑岩石,那座座山峰,就是罹难者们永远的墓碑。 岷江啊,还在不停地流,却流不尽难属们无尽的哀思。 那些失去孩子的家长们啊,仍被层层围堵,他们要到哪里才能讨回公道? 那些在寒风中,艰难前行的灾民啊,你们的温暖到哪里去找寻? 或许是地动山摇,或许是苍天咆哮,才终于稍稍震住了那些邪恶了数十年的魔鬼。于是以10余万亡灵的名义,这个国家才获得了三天的宁静,三天的肃穆,三天的庄重。 这也是60年群魔乱舞的喧嚣中,仅有的三天干净。但代价却那么沉重,任何生命,任何文明都无法承受的沉重! 现在回首,若有所悟,年初的所谓冰雪灾害,其实是彻骨的预警。可惜,某些集团于今不悟。 我们也要同时向,同期发生的缅甸风灾的同样逾十万的罹难者及其家属表示深深的悲悯和愧疚。因为经受着同样的灾祸、罪恶,我们更为自己的无力而不能自持。  

三聚氰胺 其它话题或许都可以慷慨陈词,来往激辩,唯有这个话题不知该如何言语。因为面对30万、数百万、数千万——这些尚不能言语,正在呀呀学语的孩子们,该如何对他们说什么叫罪恶、什么叫责任、什么叫道德、什么叫文明呢? 中国,你虽然早已没有了心肠,但总还能说几句话吧?!你来告诉这些孩子们,你就是他们的家园,他们的故土,就是生养他们河山。你说得出口吗? 可是,中国,你怎么下得了手呢? 经济危机 10年前,曾有亚洲金融危机。 80年前,曾有全球大萧条。 今天,人们又遇上了近代文明以来最严重的经济危机。 当全球经济“火车头”美、欧在金融海啸中沉浮的时候,中国的一群官员、专家别有用心地鼓噪;“中国将远离海啸,将率先复苏”。完全故意不知自己已水淹脖子。 这一场海啸将走向何方,人们茫然不知,但首先上岸的一定不是中国。这一场海啸将带来多大破坏,人们毫无头绪,但在海底最深处挣扎的一定不是美、欧。 10年前,韩国百姓纷纷输金救国,因为他们与国同声同气,家国一体。 80年前,美国人挽手裸肩,大兴土木,因为他们感受到了罗斯福总统谈话炉边的温度。 但,今天,中国你凭什么能轻松脱离深渊? 难道凭危机当头,公仆们依然莺歌燕舞,周游列国吗? 难道凭巨浪扑来,官家们仍旧“三公”烧金,不减分毫吗? 难道凭寒风呼啸,当局者固执地高油价、高税收吗? 共度时艰,有这样的共度法吗? 如果一艘巨舰在惊涛骇浪中折腾,掌舵集团只管醉生梦死,肆虐尤甚,水手们却只能是衣不蔽体,迎风顶雨。这艘所谓巨舰要想不沉,难道不是痴人说梦吗? 北京奥运 关于这场百年奥运烧金最多的盛会,烧了多少金,仿佛至今仍是国家的最高机密。 钱财身外事,冷暖唯心知。 且不去论这些庸俗的物质的话题,议议精神、形象层面的得失吧。 张艺谋以一个艺术愤青的身份,走上了奥运的大舞台,而且据传还将继续操持阅兵的大盛典。于一个艺人而言,仿佛是“三千宠爱集一身,四处风光俱拢来”,可谓荣冠古今也。 然,曾操办过《意志的胜利》德国女导演莱尼·里芬施塔尔,身前身后事如何,可作明鉴。 《意志的胜利》,场面不可谓不宏大,但那是垒垒白骨堆成的;色彩不可谓不鲜艳,但那是滴滴鲜血淌成的;声音不可谓不雄壮,但那是腾腾民怨灌成的。 与斯皮尔伯格相比,张艺谋在世人心中的份量,高下立见。当然,张艺谋或许没有选择,或许即使没有张艺谋,也会有李艺谋、王艺谋拿起指挥棒。但只要作了与历史前进方向相反的选择,不管是哪个艺谋,不管他搞得如何辉煌,如何漂亮,他都将被牢牢地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一如那个同样才华横溢的德国女导演莱尼·里芬施塔尔。 那三个在京奥期间被用来“养小鸟”的示威公园,或许就是他们匠心独运的盛大的行为艺术吧?! 瓮安(陇南、孟连)火光 本文标题“万里江山皆风火”所说的“火”,就是以三地为代表,全国至少10万起所谓群体性事件所举的“火”。 中国历史有惨痛教训,烽火戏诸侯,可以一而再,不可再而三。难道百姓举火,就那么好戏弄吗? 何日烽火连九州?亿万百姓翅首望啊! 三十年盘点 费尽心机,绞尽脑汁,终于他们在严冬季节,端出了一道“不动摇、不懈怠、不折腾”的“凉拌三丝”,浇得中国人的心境直堕北极冰窖。 天哪,天寒地冻的,还要大费周章地上“凉拌菜”,难道这真是曲终人散的超级“冷盘”吗? 二.大人物 由于大人们的世界太复杂,太不可理喻,大人物们的那就更不得了。因此,俺就非常幼稚地,童言童语地来判断、区分人世间的善与恶,好与坏。也就简单地将2008年的大人物分为“好人榜”、“坏人榜”。 好人榜 签名者:一个名,几个字,签下去却并不容易。有时候,轻率签名可能铸成用一生也懊悔不过来的大错,比如罗隆基、储安平、章伯钧、章乃器他们意气之中,短视之下所签的名,就毁掉了抗战八年浴血的成果,逆转了中国历史,并给人类文明造成了延续至今的羞辱。 在年度之末,“凉拌三丝”基本上已宣告中国关上了一道大门。但,因一份文件而引来的签名或许将开启中国的另一道大门。无疑,该文件将成为未来若干年指引中国抗争、奋起的纲领,正如13世纪发生在英国的“大宪章运动”。 精神病上访者:多年来虽然其实我们早已知这样的罪恶在身边公然进行,但当有媒体正式证实时,我们同样、唯有、更加怒不可遏。 同样身在 “古拉格”,我们都是精神病。只不过这些上访者们的遭遇更加让人悲愤不已。他们所遭受的所有蹂躏都是在替我们而受,使得在同样重压下的我们稍有一点喘息的空间,当然我们也因此而更加惭愧、自鄙。 罢运司机:重庆等地的出租车司机让我们领教了所谓群体性事件的真正意义,或许在未来他们还将承担起更大的责任。运输战线历来是重要的阵地,孙中山他们当年屡次逃离大清时,与他们最后一个挥手道别的中国人一定是搞运输的,比如船老大、黄包车司机等。或许,这样的镜头将重演。 罢教教师:所谓“秀才造反,三年不成”。然而川渝等地的教师,却不受陈规束缚,以各种方式在争取自己的权益。这也给2008的中国悄悄地抹上了一些不一样的颜色。(难怪,颜色会和革命联系在一起)。 杨佳:上海是某集团的出生地。一个无业青年在这个特别城市,在一个特别日子,在一个特别地方,也一种特别方式自绝于人世的壮举,深深地震憾了阳刚之气严重不足的百姓们。顺便,杨壮士也以生命的代价撕下了所谓司法体制的遮羞布,使其直接裸奔,体无完肤。 奥巴马:他的传奇激励中国人民,“我有一个梦想”,真的可能实现。 我们要向艾未未、刘晓原、王千源,瓮安人民、陇南人民、孟连人民,布什、萨科奇、默克尔、克拉克,萧克、柏杨、魏文华——等等大写的好人们,表达大写的敬意! 坏人榜 由于生活中总是坏人多,好人少,特别是在中国这个国家。因此这个坏人榜将是长长一串,有个成语就叫磬竹难书。 城管、强拆队:这是当局伸出体外的相互关联的两支矛,并列榜首。他们罪行滔滔,多少生命无辜死去,多少家庭无家可归。他们在政府指使下,完全撕毁了政府与人民以法律的形式所订立的契约,包括宪法,这视同向人民宣战!古往今来,凡是与人民为敌的,下场如何? 22家奶粉企业:无以言语,唯有抵制! 中科院:他们所研制的“蛋白精”,所发布的国家责任指数、幸福指数等雄文,使中国人在风雨飘摇中找到了难得的乐趣。当然,顺便,他们有意无意地也使这条船摇晃幅度大了若干,尤值嘉许。 中石油、中石化:显然他们的一切作为都是想把这艘船往深沟里面推。谢天谢地,你们辛苦了。 余含泪、王羡鬼:他们以煌煌巨著,向世人展示,人,可以无耻到何种地步。 黄松有:他的“loli”爱好,生动地体现了中国司法体制的真实本质。 杨湘洪:他的背后站着数千外逃“裸官”们以及万亿以上搜刮所得的民脂民膏。他们以实际行动诠释了为人民服务的真谛。 张治安:他的那座“白宫”确实是用他人的鲜血筑成的。 林嘉祥:他非常坦率真诚地、现身说法地介绍了贵党的百姓观、世界观和宇宙观。 张志国:西丰遭难,殃及铁岭。这也是贵党的一个老到的本色演员。 陈旭明:能将2个亿变戏法一样就成6万,毫不遮掩地向国人展示了水有多深,深圳湾深不见底;天有多黑,伸手不见五指。 叶树养:一个以杀猪为业余爱好的市级公安局长,怎不会视人民为猪罗? 周久耕:他为中国禁烟运动做出了重大的贡献,堪称新中国的林则徐。 袁松华:一个揪住08年的尾巴,真诚献身AV事业的超男。 我们同样要向李长江、孟学农、于幼军,谢有明、翟建,发改委,丹瑞将军——-等等坏人,狠狠地吐一大摊口水。 三.大言语 这个时代,无数流行词汇极大地丰富了中国的优秀文化。 “你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要给你一个说法”:或许若干年后,这句话将进入中国的《常识读本》,向以后的孩子们介绍,这句话是如何激发了这个民族的雄性荷尔蒙。 “你们算个屁呀”:无论贵党多少报告狂轰,多少喉舌鼓噪,都抵消不了这句哲言的强大功力。 “很黄很暴力”:一个10来岁的中学生,无辜地被扯进了大人们,而且主要是大的坏人们的世界。所以在中国,其实孩子们更苦、更累,更不知方向,更没有希望。林妙可、杨沛宜也不幸以奥运的名义被扯了进来。 “三个俯卧撑”:如果还有未来。如果未来也有一个类似英雄纪念碑的广场,那么塑一座“三个俯卧撑”的雕像的话,将多么生动地向未来的人们介绍,这个国家曾经经历了一个多么荒诞、多么血腥的岁月。 “秋雨含泪、兆山羡鬼”:或许未来,他们的狗屁文章将不会有人记起,但这两个词进入中国成语词典,几乎已成定局。 “中国在能够输出价值观之前,不会成为一个大国”:不管你是否接受,是否承认,这当然是世界共识。 四.大突围 风雨之下,中国在漩涡里来回打转,找不到方向和出路。 2009年,显然可能是个转折点,各方均严阵以待。 虽然我们都奢望能实现大突围,然而这确实是不现实的。 2009年所可能带来的风波,或只会使风更大,雨更猛,泪更多。中国还有一段艰难的泥沼要跋涉。 但我们深信,这段历程绝不会遥遥无期,10年之内中国终将实现大突围,某团体70年的PARTY一定开不成。 届时,让我们再举杯,再欢笑,再拥抱,再高歌。 这也是89一代对中国的承诺,对自己的承诺!

分享博文至: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