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中港台父老乡亲:一体金安! 

和大家不打招呼已经很多年。只因多年来奴家甘于自锁厅堂,以相夫教子为终身事业,和社会联系少了。本想脱离了是非圈,可以平平常常过此生。谁知是非挥不去,专找是非人。这不,近来奴家那位外当家,又给各位添麻烦了,让三地社会口水横飞,争嚷不息。于此,奴家深感不安,仅以此公开信,和大家说说心底儿话。 

甲:对于因奴家老公而起的这场口水战,奴家在这里仅且代表奴家本人,向各位父老乡亲深深地道个万福,轻轻地说声对不起。望大家大人莫记小人过。奴家那老公是个什么德性,奴家清楚,想必大伙也清楚。恳请大家千万大人要大量,不要和他一般见识。他疯就由他去疯吧,他狂就由他去狂吧,反正人生不过一百年,宇宙不过九万里,他能跳得了多久、蹦得了多高呢?奴家早已是心如死水,无所谓了,由他去吧。还请各位,看在奴家的面子上,对奴家老公稍缓颊颜,如果要骂,你们就放开骂吧;如果要打,你们就一起上吧(不是奴家小视各位,他确实也还有一点花架子功夫的)。对一个负心郎、背心汉,对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人,你们不要客气。 

乙:关于奴家老公所说的什么“自由”,其实作为一个小女子,奴家并无甚特别看法。只是中港台三地奴家都呆过,狮城奴家也颇熟悉,对华人社会还算有些了解,说点主观感受吧。狮城,奴家就不敢乱说了,怕说错了话,回去要受鞭刑伺候。台湾,是奴家生于斯,长于斯的地方,澎湖湾的浪、日月潭的水,奴家是梦萦魂牵啦。只是碍于讨生活方便,奴家不得不离乡背井,可奴家是几回回梦里回台湾啊。有文字以来,台湾岛数易其手,历经沧桑,饱经磨难,终于在近几十年来,取得了民生的飞跃,民主的进步,社会的发展。究其缘由,除了台岛人民的拼搏以外,难道不是拜“自由”所赐吗?难道这还是拜独裁、专制所赐吗?奴家在台岛时,对这些世事还不太明了,远离台岛后,才看得越来越清楚了。 

香港亦然。这颗东方之珠,无疑是自由女神赠与吾等可怜又可悲的中华儿女的,稀有的宝物。吾等华人均应倍加珍惜与呵护,而不是玩命糟蹋与摧残。叹只叹,近些年来,这颗珍珠也是蓬头垢面,风华不再了。悲乎,正如奴家之命运啊。奴家那衰公,就象糟践奴家一样,也大肆参与了让这颗东方之珠蒙尘、蒙羞的一系列愚蠢行动。真是,天不开眼,奴家怎会这样苦命啊! 

至于中国,奴家去得少,不敢妄言。也不敢说它自由不自由,好不好。奴家只是觉得一个不敢让人民开口说话,一个连选票都从未印制过,一个连官员财产都不敢申报,一个官员普遍贪赃枉法普遍淫荡下流,一个冤狱连绵、民怨沸腾,一个尊“草泥马”为国兽的地方,无论如何不能算是自由的地方,连起码的正常都算不上,只能说是极度颠狂,和奴家老公一个脾气。对这样的地方,去争论什么自不自由,那不是极其荒唐吗?我呸! 

丙:有一些香港市民组织团体,要求把奴家的老公放逐到北韩,奴家是十二万赞同。希望该团体尽快行动起来,尽快将此提案提交六方会谈,尽快达成决议,将这个衰公尽快拿送北韩。或许,到了该国,他就能和金二爷联手找到他最称道的自由了。 

丁:中港台三地另有一些网民,极力向中国政府举荐,希望由奴家的老公出任锦衣卫或东厂、西厂的大公公,奴家以为也是相当恰当地。虽然是统领一批阉人,不过也是个大公公,算是公侯级的人物了,级别也还是和这个衰公的志向相符的,他一向是热衷于功名利禄的嘛。希望有关当局尽快发布任命状。 

“忽见陌头杨柳色,悔教夫婿觅封侯。” 

摊上这么一个衰公,奴家命苦啊! 

戊:有的父老乡亲可能会关心,奴家对于遍布全球各地的“龙奶”和“龙子龙女”们的看法。对此,奴家是无话可说,举手投降。所谓丑名远播,奴家是羞于见人啦。猫儿当然会偷腥,但偷的过程中被抓住了,你总该表示一下抱歉,装出对不起的样子吧?奴家这个衰公,却是两嘴一抹,裤子一提,仿佛英雄得胜回朝一样,说,“只不过犯了天下男人都会犯的错误”。听听,这象人话吗?人伦五常摆到哪里去了?奴家这张老脸往哪里搁啊? 

话说回来,近些年来,他能在中国与达官贵人们称兄道弟,也应了一句老话:“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他们确实是站在一条战壕里的,不要脸、不要面,卑鄙下流,无恶不作,情趣相投,惺惺相惜的同志加战友啊。 

戌:自由啊自由,你在哪里?奴家虽身居豪宅,却心似刀绞。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只是多么无奈的自嘲啊。汉哥、祥林哥,奴家是悔不当初啊。可世界上哪有后悔药卖呢?这杯自酿的苦酒,还得奴家自己来品尝啊。 

正是:流苏空系合欢床,怨妇千古泪长淌。 

又如:嫁得瞿塘贾,朝朝误妾期。早知潮有信,嫁与弄潮人。 

                                  永远爱你们的娇娇                                  于浅水湾半山腰  含泪泣书                                      2009423 

(注:本信纯系杜撰,如有雷同,切勿见怪)。

分享博文至: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