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    时值后清盛世,海内歌舞飞扬,一派纸醉金迷。      国库存银如山,晃眼眩目。虽硕鼠如鲫,洞穿其中,银宵一地。然众库吏上涂下抹,蒙眼塞耳,遂致一番银样蜡枪之景象,也还煞是好看。      权贵富豪招摇过市,豪宅名车,流光溢彩;美酒美女,左搂右抱。唯恨只有一张嘴,世间珍馐食不尽;唯恨只生两只手,人间权法玩不够;唯恨只长一双脚,万水千山踩不透;唯恨只有一条枪,百艳群芳战不完。      查金猪之岁,陋俗以为是富贵之年。果然,物价蒸蒸日上,房价、药价和学价等固然高高在上,不肯稍折蛮腰;柴米油盐等百姓赖以维生之俗物贱货,居然也昂首向上,阔步前进,仿佛不如此,不配大国之气象。唯草民之薪俸,概如阮家之小郎,软乎乎,瘪些些,不能坚挺也。      又查重庆府本山川交织,物产富饶,本朝太宗即诞于斯,众多勋贵亦出于斯。然此异象之地,并无多福以造乡里,反致灾祸频扰其民。自然灾害三年,蜀地即饿殍千里。又兼数十载以来,苛捐如山,乱政如虎,致黎民尚不如蚁,苟且而不得偷生。      秋尽冬至之时,一外夷妄图炫富于华夏,以区区十文之差价,诱民蚁聚于商铺。往来其间,皆是老弱,争来吵去,无非贫困。一阵哄抢,几经推搡,油泼于地,血溅于身。三名性别、年龄与身份皆未见详之小民顿时陨命,另有十余人亦身负其伤。      呜呼哀哉。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此固为亘古常理,然真以性命之贵,喧哗诠释,爆棚演绎,虽贱为草民之躯,亦当使山川蒙羞,百姓震惶。此为何国,竟是神州?此当何时,敢称开元?      这正是:乱嘈嘈,食油几勺枉送三条命                 呼拉拉,烹国数轮甘苦望天吼

       

          贾子曰:民不足而可治者,自古及今,未之尝闻。

  古谚云:天下未乱蜀先乱。血溅食油,意外耶?警示耶?      唯天道不可欺,是非存公论,运命有轮回。      愿三亡魂早登极乐世界,其定是一个油水四溢之地,可用之刷牙,洗手、洗衣、冲凉、桑拿与拖地。      阿弥陀佛,悲哉。      

分享博文至:
608 浏览 | RSS 2.0 | Trackback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