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从10月12日陕西省林业厅向社会公布周正龙所拍虎照,引发社会关注与争议以来,华南虎事件已在中国异常热闹地喧哗了一个多月。至上周末经网友穷追猛打翻出年画虎以后,基本上已可断言这确系一桩作伪事件。回顾这一个多月来陕西方面、林业系统、全国媒体、千万网友和众多专家等各路人马在该事件上的表现,既场面壮观、声势浩大,又跌宕起伏、意味丰富,真是耐人寻味,发人深省。(一) 事件意义可以说该事件是多年以来,唯一一桩国家没有设任何禁区,默许或鼓励社会公开讨论的社会事件。这主要是缘于该事件上不牵涉意识形态、思想纷扰、制度纠缠,下不牵涉具体的利益集团冲突,国家才乐得如此开明与大度,以体现我大国胸怀。(二) 事件相关人员责任网络上、各传统媒体对事件相关人员的责任追究问题,一直毫不相让、步步紧逼,除了呼吁对直接当事人周正龙追究诈骗的刑事责任以外,还希望追究镇坪地方领导、陕西林业厅有关人员如关克等的行政责任,甚至要求陕西省林业厅长、省长和国家林业局长引咎辞职;同时也置疑相关专家的科学态度和求是精神;还有律师向法院起诉周正龙等等。这些愿望和诉求固然具有相当的正当性,确实也应该有人为此承担相应的责任。但如果把该事件放在中国这个大社会背景下来考量,对这样一桩闹剧性质,绝非悲剧、灾难剧性质的没有明显、具体受害人的事件,提出过高的衡量标准和过严的责任追究,在笔者看来是有点过了,罪不至此。现从下往上理一下。周正龙有什么大罪呢?该同志无非是一个动物保护事业的热心人士、志愿人员,由于家庭经济困难,不得已耍些花招,想骗点钱来补贴家用。这也是人之常情,不能称错。况且他也没骗到多少钱,不过是区区两万,还不值官府一顿盛宴;即使他诈骗成功,个人所得不就是100万元左右,在大奸大盗横行肆虐的今天,也不过是一单小CASE,不值兴师动众,喊打喊杀。镇坪招商局谢姓局长热心参与此事,并有和周正龙共同作假的重大嫌疑。这其中既有因其与周正龙是亲戚关系,所产生的帮亲扶困的原始冲动,更重要的是,他是希望通过此事扩大地方影响,促进招商引资,这也是其职责所在,无可厚非。如果说有什么责任的话,最多也就是好心办坏事,出发点是好的,只是方法和手段有些瑕疵罢了。批评教育足矣,切不可上纲上线,挫伤基层同志的工作积极性。对镇坪县林业局、站相关同志的责任认定也宜以谢局长的类同。镇坪县级领导对此事高度关注,一路保驾护航,知错就错,这也是缘于发展地方经济的赤诚之心。查镇坪地处渝、鄂、陕三省市交界的大巴山深处,交通不便,经济落后。当地领导苦于地区现状,急切希望找到发展经济的一条出路,思来想去,别无它法,才在老虎身上做文章。象“品镇坪腊肉,闻华南虎啸”这样的广告语还是具有相当创意和吸引力的。应当说地方领导是思路创新,尽职尽责的,只不过方法有些粗糙,推敲斟酌不够而已。不管怎么说,经此一事,镇坪知名度陡升,对以后招商、发展旅游还是颇有益处。因此,地方领导也算是用心良苦,劳苦功高,切勿对其求全责备。同样,陕西省林业厅的有关同志包括关克等,也是本着保护野生动物的良好愿望,并无甚大错,责任认定宜与镇坪县级领导的类同。至于陕西省和国家林业局方面则从未就此事作过什么明确表态和批准,因此还谈不上什么责任承担问题。从科学精神的角度来看待参与此事认定的有关专家,我以为也不要标准太严。因为全国科学界,不作假者有几人,不作假者怎生存?因此,既然全国皆如此,切不要以过高标准来要求陕西方面和林业系统的专家们,以免有搞“一国两制、一国多制”之嫌。我们还是要坚持一个标准,哪怕是搞科学研究,也要以中央的标准为准。当然,有网友可能会追问,如果不是舆论影响、网络追查,假老虎事件就可能成真,国家就可能会批准设立保护区,下拨大笔经费,这就有假报套用乃至诈骗国家资金之嫌。我想,大家对此也不要大惊小怪,在俺们国家这样的事还少吗?哪一个项目、哪一个工程能逃脱这方面的问题。这单事若真获批,不过就是三五千万的事。象那些三五亿、三五十亿、三五百亿甚至更高的诈取、挥霍、浪费国家资金的事都在堂皇地公演,如果我们对这单可能案值如此之小的事件却耿耿于怀,不予放过,那未免有违公平原则,没有体现一碗水端平的思想,违反了有饭大家吃、有钱大家捞的宗旨,也太不厚道了。况且,镇坪方面如果真拿到这笔钱,也不会全部拿来乱花乱用乱揣,总有一部分会用到保护区上。虽然这个保护区不一定有老虎,但是对封山育林还是有好处的,也可吸引全国动物爱好者和好事者上山寻虎,对发展旅游帮助很大。总结下来,我以为,如最终确认此事确系做假的话,最多也就是叫周正龙把那两万块钱的奖金退了就行了,同时叫他到陕西省林业厅参加个十天半月的培训(算是以训代拘),以增加其辨识真假老虎的知识,回来后仍然要鼓励他继续寻虎。至于其他各级领导、专家和同志,我看大没有追究责任的必要,当然也不适宜表扬,应当让他们充分发扬我国不说空话、假话,只求埋头苦干实干的优良传统,继续寻找华南虎,将我国野生动物保护事业推向新的高度。希望包括陕西在内全国凡可能有华南虎出没的地方,都要加大力度,鼓励和支持象周正龙这样的动物保护积极分子上山寻虎。争取在奥运会之前找到一头野生虎,届时运至北京参加奥运开、闭幕式。设想一下,如老虎登场,万邦来贺,该是何等盛况,可一雪中华百年耻辱,从此迈上金光大道。(三) 事件之若干联想与猜想走笔至此,可能很多打虎派的网友已对俺过于宽容、尊爱相关责任人员而按捺不住,要开口大骂了。且慢发作,前面皆是浅层剖析,真正的深度解剖还在后面。首先,为了避免挨骂太多,俺要对全国打虎派(含网友、媒体和专家)表示最崇高的敬意。正是你们孜孜以求的精神,废寝忘食的态度,将一桩可能被诈取的事件翻盘为不可能。在此过程中,你们一方面普及了PS、动物学和植物学知识,让全民重温了科学精神;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是,正是你们的努力使这桩本来应属专业领域、少有人过问的冷门事件,放大演绎成一场地不分南北、人无分老幼的全国性娱乐狂欢事件,在这个冷风嗖嗖、因通胀而焦燥、疲惫的秋季,让百姓短暂忘却了痛苦,挤出好不容易的几丝笑容。并且就近日陕西各方面对年画虎的反驳来看,这场戏还远未到落幕的时候,正值中场。可以预料,今年这个冬天,百姓仍将有这出大戏相伴,以娱寒岁。对此引伸出一点联想。象华南虎辨识、相片辨别之类本属相当专业的事情,且经陕西省林业厅这种较权威的认定,为什么在网络时代一捅就破呢?关键是缘于信息的开放,专业的分享,集中了众人的智慧和认知,才练就了社会的火眼金晴。华南虎事件如此,其它社会事件何尝不是如此呢?这就是西方为什么要将言论自由、新闻自由放置到不容侵犯的高度的根本原因。因为不管是思想还是制度、政策,只有经过公开辩论,才能去误存真;在行为的过程中,只有充分置于社会舆论的监督之下,才能避免行差踏错。华南虎事件由于其非敏感性特征而率先享受了十七大所倡导的“表达权”,可以说意义重大,但如果说仅止于虎而推不及人,则中国之“虎患”不易除也。还有一些猜想。此前已有媒体分析过,由于华南虎事件初起时,正值某个重要会议时期,各媒体、社会舆论是言无可言,说不敢说,在表达饥饿中突然冒出“华南虎”这种大餐,当然演化成媒体的盛宴。比如“南都”,我印象中好象就推出过近10篇之社论或个论,虽然我以为篇篇言之有理,字正腔圆,但在短短月余时间就把可贵之版面放在一头不知有无的老虎身上,却也有浪费版面之嫌。这件事情越来越热,极大地吸引了社会视听。此间,在下冒昧地猜想定有负责制造社会舆论、引导社会舆论的高端人士,敏锐地发现了其娱乐性价值和转移视听的良好功用,在通胀高热、民生多艰、新政踟蹰的特殊时期无异于天降“神虎”。故华南虎事件得以畅通无阻,大炒特炒。我估计就此事各媒体应该没收到过“要顾全大局”、“要注意负面影响”的劝谕和“黄牌警告”。因为事件所及不就是一只未知的老虎嘛,难道还能炒得出“恐龙”;另外,所涉及的林业部门向来无足轻重,陕西省也无关大局,因此才可能让他们出面娱乐百姓,挡挡风雨。娱乐是人的天性之一,即使是奴隶,濒死之际,如能听几声梆子,看一出皮影,那也会呲开残缺的牙齿,挤出含泪的笑容。个中机巧,高端当然深知。所以,就近日关克及陕西方面得知年画虎之后令人相当费解的倔强态度,在下甚至猜想可能已有高端接手本场大戏,让他们继续倾情委屈演出,以使站在风吹雪打中的百姓傻傻看戏,居然间,也就忘却掉肌肤已裸露、肚腹已空空。我猜想,关克等除了以超常的固执与坚持让媒体和民众不知所措、气无可气、骂无可骂时,陕西方面或会受命有更多的编排桥段加入,以使这出大戏更加精彩,更吸引眼球。比如他们可能会请诺贝奖获得者杨振宁携娇妻造访镇坪,实地考察,杨老先生当然会一如所期地给出 “镇坪、陕西乃至中国的野生动物保护是全世界最成功的”这样的高度评价。或者他们会请中国科学界泰头钱学森估算一下镇坪华南虎的数量,经过高科技演算,钱老先生当会算出“镇坪的华南虎不是一只两只、十只八只,起码有5万只”这样的骇世数字。可能他们还会请到唐家璇先生进行“镇坪华南虎就是好,好五倍”的评估与认证。

总之,俺猜想这出大戏不会轻易落幕,当将这个社会“娱乐至死”的指引精神发挥到极致。(四) 结语东拉西扯,胡说一通。不管言语是否恰当,俺对周正龙、关克等是深怀同情与怜悯的,他们其实和俺们一样都是这出时代大戏中无可奈何、朝不保夕的小角色而已。因为,几十年来,这个社会方方面面、上上下下何尝不是在演出一套套“明知山无虎,偏向虎山行”的大戏呢?

分享博文至:
918 浏览 | RSS 2.0 | Trackback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