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原创 2007-12-26 04:31:27 ]  

平安夜的钟声仿佛仍在回响,2007年即将成为记忆。

圣诞老人从未降临过的这一个古国,在时代进步光芒泛滥的宏大背景下,依然倔强、固执地成为人类文明的孤岛。

曾经以为,这一年会成为一个时期的终结,另一个时期的开始。但,赤裸现实让人们不得不收起那偶发的、可笑的、弱智的心动和梦幻。冰冷的土地,灰暗的天空,这才是生活的真实。正如一位总设计师的算卦和占卜,已然50年不变,不知是否还要再坚持50年?

以改革名义发动的中华文明复兴之旅,已跌跌撞撞走过30年。年届而立,上推乃是近花甲之年,本以为对家国前途、民族命运和人类进步能有更多担当,能捡回多年来被抛弃和践踏的承诺。但人民只能心碎地听到,咬字不清、吐词不明的花言巧语。我们亦深知,这是扮懵、故意和回避。我们能感受,所谓责任,已在这个国家消逝了数十年之久。

这一年,金猪成“疯猪”,酝酿多年的通货膨胀终于总爆发。本已虚弱不堪、遍体鳞伤、被迫受命承担改革成本之重的普罗大众,在物价飞涨的漩涡中,了无任何生命迹象,仅因为怒气、怨气经年积聚,而一息仅存。若究通胀之病因,四字以蔽之,富国穷民。

这一年,十亿低种姓阶层,不得不在三亿自封代表的高种姓阶层驱赶下,戴着镣铐演出一幕幕击穿人类文明底线的灾难大片和恐怖巨作。我们必须记住山西黑砖窑的奴隶们,他们的存在,足以让五千年文明战栗。我们必须记住山东华源矿难的172名亡者,他们的亡魂尚在几百米的地底深处挣扎;我们也不会忘记包括山西洪洞矿难105名遇难者在内的全年总计至少1000多个矿难冤魂,仍在荒野游荡,无法找到皈依。我们必须记住聂树斌案、郝金安临汾失肾案,我们也还记得起高莺莺案、廖梦君案,这些泣血的冤案,愤然洗尽司法系统头上国徽假设之底色。此悲此惨,何以为解。答案总归二则,已成公理,其一,谁叫你不幸生在中国;其二,这是一片神奇的土地,这是一个伟大的民族,什么样的人间奇迹都能创造出来。

这一年,我们看到了若干本色剧。财政收入昂首冲破3万亿,百姓收入依旧惨兮兮;统计官员称百姓收入增幅超物价增幅,生活当然很幸福;税局官员说税负其实已很低,草民理该谢皇恩;石油大鳄、电力老虎轮番进攻,发改委虚意招架实则通奸,均视百姓为鱼肉;北京银行成“儿童乐园”,股市仿如过山车;重庆“牛钉”当然是罕闻,“更多牛钉倒在道路上”(“南都”小语);贫富差距其实并不大,穷人只是“待富者”(厉以宁高论)。如此等等,直截了当,毫不掩饰地表现了党国本色。仲大军先生之类腐儒,居然称“目前的形势让我感到很紧张”,实则是诳言臆语,杞人忧天。

这一年,我们有幸目睹了无数荒诞剧。周老虎盛大演出,东莞市禁摩禁猪,邳州令衣锦还乡,彭宇案扑朔迷离,许霆案赶上尾场。也算丰富了这个大舞台。

这一年,我们还欣赏了若干文化片。《记念刘和珍君》遭逐,极其讽刺;群儒力驳德人顾宾之“中国文学垃圾论”,理所当然;广电局不准批评国产片,相当得体;郭敬明入作协,顺理成“脏”。所谓文化,连“遮羞布”都不是了。

这一年,我们也看了一些地理片。淮河发洪水,太湖生蓝藻,京城“六月雪”;神州是几度风雨几度旱,均创历史新高。气象专家们众口一词,称肯定是百年一遇,乃至千年一遇。遗下如斯后人,大禹、李冰等先人,岂能不羞?

这一年,我们饱览色情片。上海一哥也是怜香惜玉之徒,无论如何有点挫伤百姓们单调的心灵;杜世成、陈同庆共用情妇,段义和爆炸香车美女,庞家钰遭众情妇举报,湘西州长强奸北大女生,浙省镇官裸聊殉职,等等,均是剧情很精彩,动作无限制。众多好色之辈,无耻之徒,也称公仆,无怪乎西人以为吾国尽是奸夫淫妇。

这一年,我们也看到了一些动作片。广州、云南等地之事,均是真枪实弹;各地城管,更是重装上阵,公然阅兵,闹市追打,誓与小民成水火。此等火爆场面,动作片大师吴宇森亦无力复制。

这一年,我们更是欣慰地看到了很多体育片。80、90后之学子俨然已非围攻美国大使馆之学长之衰样,而是热衷于街头散步。厦门PX散步时,学生定然不少;郑州轻工院、遵义医学院以至著名的南开,学生们不仅热衷散步,更爱手推汽车。毕竟,生命在于运动,运动有益健康。

这一年,港台剧也很丰富。香港之地,弹丸小岛,领导发话,自治成空;纵泛民跳梁,奈特首太极,普选成梦;幸陈太上阵,终挽一局;若不然,英人定笑我,何必搞两制,一制多省事。台湾方面,民进、国民两党你来我往,煞是好看;隔岸观战,终不过瘾,欲伸手过去,奈台海水深,美舰虎视。奈何,奈何,己身如此不修,尚欲修人耶?

这一年,即是金堆银彻之08奥运之前一年。类比历史,我们可见亚洲近邻日本、韩国办奥运,不但在短时间内经济大增长,政治亦获大飞跃。若只为歌功颂德,粉饰太平,如此劳民伤财,于国何益,于民何益?

来一年,定会很热闹。不管如何视而不见,王顾左右而言它,通胀方兴未艾之势头无法回避,亿万百姓饱受煎熬之苦楚,何日是尽头?

来一年,动作也很多。三月例行的两大仪式,当会一如既往地上演“有人辞官归故里,有人漏夜赶科场”的毫无任何创意的传统话本戏。当国内外期待的政体改革,被偷换成行政管理体制改革以后,“大部制”无非是重演98年乃至N年来重复多次之旧戏,大筐装小筐,大箩装小箩,看上去简洁整齐,很是好看。然兵不会精,官只会加;权不会放,利依旧逐。

官员任用和监督机制,如同千层布,缝了一块又块;又如狗皮膏,贴了一层又一层。但凡地球人均觉相当有中国特色。可是,小儿皆知,左手怎会打右手,同流怎能不合污;绝对权力怎会不绝对腐败。多年来,难道外国人看我们的笑话还不够吗?前赴后继的群体性官员贪腐,叛逃的数千贪官、卷走的千百亿赃款还不触目惊心吗?如此重症,还要讳疾忌医,避谈民主选举和三权制衡吗?

来一年,国库仍会很丰盈。一如税局官员所言,我们仍将保持世界罕有的“低税负、高福利”政策,让全世界人民都遗憾自己怎么不“不幸生在中国”。一如李荣融主任所赞,各“中字号”打头的央企,定会再接再厉,越战越勇,发挥超世界一流企业之人才优势和管理实力,肆无忌惮地搜刮百姓钱财,吸干国家血脉。

来一年,大戏自然不会少。虽然不能准确地预测会有哪些巨作上演,但就让我们眯缝着早已无泪的眼睛去斜视,揣着早已无血之内心去感受,我们就是要看看,还有什么样的人间奇迹会发生。

回顾一年,展望一岁。拉拉杂杂,言不尽意,意不由衷。然敲字之间,凝屏之际,竟已哽咽。

这是一个怎样的国家,这是一种怎样的苦难。十亿人,数十年,还不够吗?非要天崩地裂,遍地狼烟,玉石俱焚才行吗?

我们也盼望,我们亦幻想,体制内能有一众精英能真正抛开个人和小团体得失,站在国家和民族的高度,大义承担,走出历史和体制巢臼,开创一条通往伽南的新生之路。若如此,于国家,于民族,于个人,皆是千秋万代不朽之功业。

当然,饱受磨难的民众亦深知,天上不会掉馅饼,幸福还需亲手创。走过了三年大饥荒,走过了十年文革,人世间几千年来曾经有过的所有灾难和恐惧,我们在短短几十年间,即已集中承受。拥有这种历史的民众是懦弱的、可悲的、可耻的、可怜的、可恨的,但同样也是可怕的、可期待的。正如俗语所云,对奴隶来说,失去的不过是一条锁链,换来的却将是一个新世界。这种愿望虽然长期沉默,但终有爆发之日。

中国,这是我们亿万民众自己的中国,是若干先人含辛茹苦、披荆斩棘、浴血奋战传给我们的自己的家园。不是哪一家一姓之天下。这是曾经创造过辉煌文明的山河,这是曾经拥有幸福生活的乐土,而不是任由胡作非为、恣意暴政的地狱。

我们不会接受捍然的代表,我们也不会无视公开的羞辱,我们更不会忍受长久的欺压。

清末错失戊戌,缓行宪政,终致武昌首义。

以史为鉴,我们倍感沉重,然更感无穷力量在滋生,无数火苗在窜动。

站在这个历史长河不知何去何从、将流向何方的大拐弯时代,亿万民众有理由、有信心、有力量发出呐喊,做出承诺,立下誓言,“为了阳光,我们何惧风雨”!

分享博文至: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