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原创 2008-05-01 00:16:03]  

     四月,按民间的说法是阴气很重的一个月,可以说是百事不宜。这不,中国这个泱泱大国在这个月就遇到了很多不顺心的事。          四月,搅动中国的事莫过于奥运圣火传递。这场横跨五大洲21个国家的奥运圣火传递,高度聚焦了全世界的眼球。各种肤色,各个民族,各个阶层的民众饶有兴致地参与或观看了一幕幕既惊心动魄,又丰富生动的街头现代行为剧。围绕这一把圣火,以中国政府、国内很多青年、国外很多中国留学生及华人、华侨为一方,以大多数传递所在国政要、名人及热心街头活动的普通民众为一方的,对立的两大阵营展开了声势浩大的攻防战、口水战。其波及范围之广、参与人数之多、影响和意义之深远,不但为百年现代奥运所仅见,也是自苏东事变后,近二十年来少有的全球性街头运动

    有人将之视为民族尊严的保卫战,有人则视其为体制的对抗赛,也有人视之为文明的对决,等等。不管怎么看,总之,这场圣火传递相当富有特色应是举世公认的。在活动中,中国人极大地发挥了自己的聪明才智,创造性地运用了很多兵法,比如经常更改传递路线,就运用了“声东击西”和“调虎离山”计;又比如派出的护卫队员,其实都是身怀绝技的专业人员,就运用了“偷梁换柱”和“笑里藏刀”计;又比如干脆在仓库里传递,就运用了“暗渡陈仓”计;又比如主动熄灭火炬或干脆不到情况复杂的目标传递地,就运用了“釜度抽薪”和“走为上”计;再比如出车出钱组织大批华人华侨迎接和保护圣火,以致所在国民众根本无法挤到现场观看,或因这些主人人数较少,在对抗中反而遭到客人围殴,这就运用了“反客为主”计;还比如或鼓动或纵容或默许国内青年抵制家乐福,就运用了“围魏救赵”计;最后由国内媒体统一运用“无中生有”和“假痴不癫”计,不管外面如何风云变幻,均按一贯的套路与格式报道战况,以致于圣火在每一站都风雨不惊地、一箱情愿地实现了顺利传递

    关于因圣火传递而起的CNN事件,在下以为还要怪外务部虑事不周,中了别人的“连环计”。大家想想,咱们这么大一个国家,平时能看到CNN的有几人啦?还不就是外宾、高级华人和针锋相对的专业部门人员等极少数群体。象CNN等国外媒体历来都是以说怪话和风凉话为其基本宗旨的,很少唱赞歌和颂歌的。他们说了几句风凉话,本来你外务部不吵,国内有多少百姓知道CNN说了些什么?就当耳边风吹过就行了嘛。但你外务部就是按捺不住,三番五次地要人家道歉。这下好了,搞得不识字的人都认识“CNN”了,还成流行词汇了。而CNN就是挺着,不睬你。你看、你看,这可如何是好,如何收场?

    回顾圣火在境外传递的热闹喧嚣的旅程,一方面我们为祖国能在全世界有那么大的影响,能掀起那么大的风浪,而感到身心舒畅和沾沾自喜。当然,另一方面,是不是也能够允许大家作一些反思,多问几个为什么。为什么一把火炬传递就会引来那么多风波?为什么关起门来,是堂堂天朝,一走出去竟然举步维艰?究竟是为什么?象什么“四面楚歌、众叛亲离,得道多助、失道寡助”等等词我都不想用了,挺伤人的。但是,我们举国上下,能不能够借改革开放三十周年之际,让大家敞开心扉,开诚布公,切实深刻回顾三十年以至六十年来的历程,问一问中国走到今天这个样子,究竟是为什么呢?

    希望当局不要再用“假痴不癫”计来敷衍,这样没意思,对解决中国现实困境没有任何意义,产生不了任何积极效果。

    其二,关于中国宏观经济状况。毫无疑问,四月的中国仍继续在高通胀中煎熬,而且随着油价直奔120美元一桶而去,又考虑到传来粮荒消息,粮价直线上升等等综合因素。在下以为,本轮席卷全球的经济衰退还正处于下滑的初期,远未到谷底,可能会酿成自80年代以来近三十年,乃至二战以来近六十年最严重的经济危机。          中国作为本轮经济危机的重灾区,不管是政府当局,还是普通民众都应打起十二分精神来应对。虽然,三十年改革开放给中国打下了较厚的经济底子,然而众所周知,这些经济成就就仿如用沙子堆砌的巨大城堡,看起来很宏伟,实际上经不起风吹雨打

    按主流经济学家的看法,中国当前实际上是处在“滞胀”状态,即经济衰退和通货膨胀同时存在。至于说为什么会出现“滞胀”,则可以用郎咸平教授的“二元经济论”来解释。按郎教授的观点,由于政府之手直接进入经济领域,因此不管利息再高,效益再低,政府经济体系都会通过不计成本产出地不断追加高投入,来维持这个体系的运作,因而在这个部分形成了长期的高热状态,也推高了物价。但是其产出、效益以及对整个经济体系的贡献却是相当低的。在另一元的民营经济领域,由于不堪高利息以及恶劣的经济环境,较长时间以来已处于相当冷的状态,陷入了衰退。这种一热一冷的二元经济结构,就导致了“滞胀”,也就可以解释,为什么多年来国家总体经济指标连年创新高,但大多数企业和民众却感到日子极为艰难。

    要解决这种状况,根本上需要政府真正按市场经济体系的要求,回归应该站的位置。即大幅退出经济领域,只扮演好“守夜人”的监管者角色。当然,这种调整需要一个较长的时期,不能及时解决眼前的这场危机。针对当前的危机,我很赞成一些经济学家的观点,即政府必须立即减税,大幅减税。

    我们看看其它国家是如何应对这场危机的。如美国政府在今年初就宣布了1500亿美元的减税计划,国内的澳门特区政府在前几天也公布了系列舒困措施,其中动用20亿元直接向市民“派钱”。国内外这些措施充分表明:一,形势相当严峻,各国政府都相当重视。二,他们都不约而同地采取了保障居民收入增长等措施来应对危机

    当然,中国政府也不是无动于衷,毫无应对的。比如,前一段将个人所得税征收起点从1600元调高至2000元,近期又调减印花税来刺激股市等。这些措施也产生了一定效果。但相对于国内大多数民众几乎等于赤贫或极不稳定的经济状况,和本轮如此剧烈的经济危机而言,这些措施仅仅是杯水车薪,远不能舒缓民困。

    众所周知,近年来国家财力大幅上升,外汇储备也很雄厚。面对这种大危机,国家应释放足够财力来应付,而不是死死捂着钱袋子,任由亿万百姓在危机中挣扎。然而,即使是危机已持续了近一年的第一季度,国家税收仍然超过1.5万亿元,同比增长33.8%。在这场深重的危机面前,这是多么难堪的反讽啊

    由于在下并非经济专业人士,没有足够学识提出多么系统的解决方案,这些还是交由经济学家和经济官员们去考量吧。但仅凭常识,对比中西,纵横历史,在下也要鼓足勇气,以一个普通中国公民的身份大声疾呼,请立即减税,大幅减税

    对个人所得税调高至10000元为起征点,对企业综合税率调减3-5个百分点

    减税影响国家财政收入的具体数据,在下也不想去查资料计算了。应该不会伤筋动骨,最多就是那些每年动辄数千亿的吃喝费、公车费和出国旅游费等等有所减少而已。

    值此艰难时刻,“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的党国官员们,你们就适当委屈一下,减少游乐,与民共度时艰都不行吗?而且,如果能从高层表率,轻车简从,厉行节约,杜绝挥霍,我相信还是能在一定程度上整顿全国干部作风的,也能在一定程度上缓解经济危机的。否则,我不知道中国这条巨轮将如何迎战这场风雨,又将驶向何方?难道航行目标是马里亚纳海沟吗

    其三,关于吏治和政治体制改革。吏治方面,四月有两单事极大地吸引了公众关注。一是山东省一个年仅28岁的张姓团省委副书记,被网友称为“史上最牛的厅官”。二是辽宁本溪爆出当地三名高官子弟,也是年纪轻轻就即将高居团市委正副书记的位置。这两单事有很多共同点,比如当事人均具有显赫的家庭背景;年纪都不太大,都在30岁以下;参加工作时间都不长,多在五六年,有的甚至只有两三年;也拿不出什么骄人的工作业绩,就平步青云,连年升级,连升数级。无怪乎,这两单事一爆出,网上一片哗然。

     这表明,吏治已经荒唐到何种地步。几十年来,完全由上级选拔,无视民意和政绩,也无需问责的干部管理体制,在前期至少还有一个组织程序。虽然我们不排除任人唯亲的因素,但起码还是有一批干部因为过人的才能和优秀的业绩而得到选拔任用,而且也有一个较长的考察和锻炼过程,除文革时期以外,直升机式的干部还是不多。90年代以后,传统程序几乎瓦解,任人唯钱、任人唯亲肆虐。当然,这个“亲”也还主要集中在亲信、同乡、同学和朋友等范围,真正有血缘和亲缘关系的,也还是有所忌讳,在任用提升上还是要作很多技术性处理的,还不敢太明目张胆。但近几年来,这些顾忌都已完全被抛开,作为公器之官吏,已被他们当作自家的菜园子,任由自己的子弟去糟蹋了。           鲁、辽两单事,只不过不幸被舆论揪住了,类似情况,何止千万。吏治如此,不但环宇耸闻,即使是科举时的古代也相当罕见

    与吏治相关,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终于从“大部制”开始入手了。本月相关部委先后挂牌,开始了改革征程。与此同时,有关政改的争论也从未停止。有的人仍在重弹民主的素质差异论、文化差异论,有的提出要搞一党化下的民主,有的提出决不搞三权分立,中央党校教授提出了一个“三十年改革方案”,等等,如此种种。

    关于大部制的未来命运如何,在下不想去妄自揣测。关于民主的素质差异论、文化差异论,关于一党制下是否还算民主,关于三权分立等等,在下也不敢乱说。在下只想提醒衮衮诸公,天下兆民,请大家重温中国共产党上世纪三四十代在《新华日报》和《解放日报》等媒体上,就政体所发表的若干言论。那些经典文献都是中共就中国的政治前途所做出的宣言,以上所列纷扰了中国几十年的争论,在当中都可找到细致解答。如果还有不明,还要纠缠,我想最好由党自己出来解释!!!

    现在,我想当局只应该、只需要考虑如何在尽可能小的代价下推进民主,使社会震荡保持在可控制、可承受的范围内。且不能长期坐而论道,瞻前顾后,而是必须拿出实际行动。

    诚如大家所共同呼吁的一样,第一步,请真正开放言论,真正落实宪法第三十五条

    其四,关于重大事件。

    一是4月28日的胶济铁路火车相撞事件。出现了漏发调度令这样重大的失职,出现了70余人死亡的重大安全事故,如果仅仅撤换济南铁路局的领导,而铁道部的领导却仍稳坐泰山的话,无论如何不能服众。

    二是高校领导恭迎教育部教评组秘书事件。这表明,这场持续数年之久,波及全国院校,劳民伤财,全面做假的教学评估又是何其荒唐。但,令人费解的是,多年来教育改革停止不前,笑话不断,愚人愚己的教育部,居然也是由某部长长期执掌。难道是他的上级从来不对他进行考核,也听不到社会的强烈反弹吗?

    三是安徽阜阳系列事件。首先是现在死亡已达20余人的幼儿集体患手足口病事件。地方卫生及行政当局隐瞒、拖延病情上报的情况,与非典时何其相似,不知陈冯富珍执掌的世卫对此有何感想,又该作何评论?其次是暴光豪华政府办公楼的李姓干部在狱中蹊跷死亡一案。这表明地方官员建一幢豪华办公楼多么不容易啊,不但要强制拆迁,挪用款项,还要对反对者狠下手段,可以说是血雨腥风的斗争啊。其三,是在2005年爆出的行贿尚军等几任院长的阜阳中院腐败窝案中,众多行贿者在本月被爆出仍在各级法庭任职。这何其荒谬,这样的法院谁敢进啦?他们又如何能够摆正法律的天平?总之,同样是受苦受难,但在中国其它地方的百姓或许能有些微的庆幸,幸好不是生在阜阳

   四是东莞大凉山童工事件。和山西黑砖窑一样,这再次惨痛地提醒人们,要重写中国社会发展史,奴隶制社会分明还未结束嘛。

    其五,关于月度人物及月度网贴

    四月的月度人物,当之无愧应属王千源。她以罕见的勇气和超群的睿智,向人们展示了中国新一代青年少有的风采,也在沉沉黑夜中,让人们看到了民主自由之火在薪火相传的珍贵气象。

    四月的其它人物还应有刚刚辞世的柏杨,和在4月29日就义40周年的北大女生林昭

    柏杨以其辛辣而智性的语言,催醒了极权体制下的台湾民众,并共同推动了台湾的民主进步。同时,柏杨也时常回望和牵挂大陆,希望亿万同胞能早日走出困境,追上台湾的步伐,共创新的光荣。

    林昭无疑是那个万众疯颠的年代里,极为稀有的清醒者。在那个可耻岁月,她为这个曾经创造辉煌文明的民族,在历史上保留下了罕有的一丝颜面,可惜她却为此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月度网贴,应是和讯网友“西蜀刁民”的《致小明—关于你热心抵制法国货一事,有些看法》。该贴以相当浅显直白的语言,语重心长地向年轻一代阐述了一些重要的,长期被故意混淆了的常识。          比如,“再说说‘国’的概念。你一定要弄清国家,政府,民族,执政党,人民,官员,领导等等范畴的具体内涵,千万不要搞混了!这些概念是具有国际性标准的。有人故意混淆:党即是国,政府即是国家,社会主义即是中国,这不是糊涂,水准低,这是处心积虑的手段,为的是让全体国民为少数人的错误承担责任。”

    又比如,“中国没有敌人,对中国的政府和政党有敌意,并不意味对中国有敌意,更不是对中国人民有敌意。老百姓不必替政府和政党背黑锅。

      没有这些国际压力,中国没有改革开放,没有这些看似敌意的外部舆论,中国人没有如今有限的言论自由。”

    该贴子应该作为千万愤青的启蒙教材。如果还有一些愤青,五一节还想去家乐福搞事的话,那么看完该贴,我想绝大多数都会打消此类念头,转而会为昨天的自己感到羞愧难当。

    四月的其它重要网贴,还应有凯迪兼天益网友兼知名学者章立凡先生的《历史留给改革的时间不多了——2008“两会”后的中国》。该贴借“两会”浩荡东风,直击政治议题,振聋发聩,发人深省。

    比如该贴的结尾:“以2008初春的天灾为起点,物价飞涨,股市狂跌,‘胡温新政’进入了高风险时期。‘两会’期间出现了突发事件,而危机处理机制却僵化如故,唤起了国人对十九年前历史悲剧的沉痛回忆。

    机构可改政治不改,内部小改外不开放,政治体制改革仍在螺丝壳里做道场。按中共智库人物提出的时间表,全民直选要到2040年才能实现。可是历史的进程,往往不以个人或团体的主观意志为转移。

    渐进式的理性改革前景迷茫,体制在权力与财富的欲海中沉浮,台湾大选的话题持续发酵,毛泽东的幽灵四处游荡;历史留给政改的时间,恐怕不多了——”

    这些警语,语重心长,惊心动魄,不仅普通网友,恐怕有关当局也要作长考了

    (由于在下视野有限,未能尽识网络精英,尽览网络佳贴,有关推荐难免挂一漏万,敬请各路英豪海涵。另外,在下的《千千阙歌,源源而来–王千源赞》,虽然不敢狂妄地自顶上月度网贴,但各位网友闲暇时也可看下,作为消谴。这就算是俺敲了这么多字,随便夹带的私货吧。)

    提及2008年之四月,一方面,我们豪情万丈,因为“五洲风雷荡,荡出了红海洋”。另一方面,我们其实是百感交集,极度沮丧与悲哀。因为面对惨烈现实,处处闻鬼哭,悲不胜悲;遍地有狼嚎,恐不胜恐。

    此悲此恐,何以为解?

分享博文至:
838 浏览 | RSS 2.0 | Trackback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