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明晚,奥运圣火就要在鸟巢熄灭了。此间,在下除了好奇张艺谋及其身后站着的庞大团队,又会在闭幕式上搞出什么令人瞠目结舌的花样,比如说搞个“三簧”、“多簧”的以外,也想以小人之心度众人之腹,猜度一下即将面临后奥运的中国,这个国家的各色人等会有些什么心思。 

1991年中国成立奥申委开始第一次申办,17年来;从第二次申办并于2001年获得奥运主办权,7年来,奥运就象玛啡、鸦片和海洛烟一样把这个国家从上到下、从左到右,搞得晕晕乎乎,不知所以。尤其是本届奥运会中国使尽伎俩,将历史性首次居金牌榜首位之际,一帮大佬们自然是摇头晃脑,自鸣得意,以为奥运果然是一种优质麻醉剂,在迷幻中他们终于登上了世界之巅。典型者如魏纪中对“举国体制”的自吹自擂。亿万百姓也算苦中作乐,饶有兴致地观看了一出出声色大片。虽然我相信其中相当一部分人是被动接受麻痹。但我也清楚另有很大比例的民众,确实是真的醉了。他们忘了那一块块亮锃锃的奖牌,其实意味着自己及孩子们在医疗、社保和教育方面,本应由政府承担的经费长期没有着落的状况,将继续没有着落并会恶化;其实意味着升斗小民们本已不堪承受的各种税费,看不到有任何减轻的迹象,反而会百上加斤。因此,我不知道若干民众在烈日下、在暴雨中,衣衫不整,身心俱疲地为金牌而争论、揪心和发狂,究竟是一种什么现象。或者这就是所谓的“斯德哥尔摩症”的典型表现吧。 

奥运期间,当局又是大规模清场噤声、又是众多企业被迫停产,又是史无前例划出三块被外媒讥为替小鸟而设的示威区,等等。这些动作表明,奥运并不能给中国带来健康的刺激与活力,因那些宏伟建筑、那些宏大活动场面、那些闪亮奖牌而在脸上泛出的红光,并不能掩盖内部器官和肌体的彻底腐烂。 

奥运后,彩妆卸下后,这个国家脸上、身上溃烂的斑点将会更加夺目。 

在下妄自猜想,奥运后,首先是各地各级大佬会如释重负,长出一口气。他们或者会想,就为搞这个嘉年华会,搞得他们要去这承诺,那承诺的。虽然他们也知道自己说出去的话,也就是多吐几次口水而已。然而,毕竟他们是多么身骄肉贵,口水吐多了,也还是很伤身体的。 

奥运后,新闻发言人们也可松口大气了。毕竟,在全球的镁光灯下,拿腔拿调地说话,摇头晃脑地王顾左右而言它,实在难受。还是“党八股”念起来有劲提气。 

奥运后,信息部门又要加班加点调试设备了。那些短暂开放的外部窗口又要合上了,毕竟这些洋玩意对中国人民的特殊体质有很大毒害。 

奥运后,沪指逼近2000点的股市,已没有什么新概念了,只有听天由命了。压抑了很久的成品油价,又可找机会上涨了(虽然国际油价仍在持续下跌,但他们认为不上涨不足以体现中国实力,不上涨不足以体现中国人民超强的抗压能力)。企业和百姓的税负是没有机会下调了,不然首都那些漂亮的建筑底下的巨大窟窿怎么来填? 

奥运后,有关案子又可以关起门来画符了。比如说上海的杨佳案,就是因为这个什么劳什子会而给耽搁了,没有体现出上海公、检、法机关重拳出击的雷霆万钧之势,老没面子。会后,他们定然是要把失去的时间补回来,把丢掉的脸面捡起来,学习“更高、更快、更强”的奥运精神,猛整此案,出口恶气。比如说贵州的瓮安案,也是为了给奥运让步,抓捕“黑社会”分子的工作有所停息。会后他们定然是会集中兵马,大肆抓捕,在贵州的穷山恶水之间掀起一场波澜壮阔的“打黑风暴”。 

奥运后,稍事休整的城管又可重装出动了,不把全国上下整得个鸡飞狗跳,他们誓不罢休。 

奥运会,稍有停顿的强制拆迁又要重新登场了,不把街街巷巷拆个精光稀烂,他们誓不罢休。 

奥运后,中国就该从暂住了十来日的“地球村”里搬出去了。毕竟俺们中国人多,挤在一个“村”里,太难受。那些“村规村矩”对俺们中国人实在不适合。俺们13亿人又要在“地球村”外,坚定不移地高举“中国特色”奋力折腾了。 

哼,他们有信心、有决心,有伤心、有灰心,不把这块被上帝遗弃的土地,折腾个地动山摇、山河咆哮、电闪雷鸣,誓不罢休。 

别了,奥运! 

别了,“同一个世界”! 

别了,“同一个梦想”! 

(现在想来,北京奥运该不是南柯一梦吧。北京有办过奥运吗?正在办奥运吗?该不是张艺谋团队用电脑特技制作出来的贺岁巨片吧?唉,做梦去吧,看戏去吧,该干嘛干嘛吧。散人!) 

 

分享博文至:
782 浏览 | RSS 2.0 | Trackback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