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11月,孟冬之月,北风骤起,雨雪纷飞。 灾难深重的中国啊,在2008年更是陷入了重重天灾,处处人祸之中。 11月,前面有召开了十七届三中全会,定下改革大计的伟大的10月;后面是即将召开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并会把改革开放30周年纪念活动推向高潮的光辉的12月。 11月,本该是平淡的一个月。但,11月的中国却偏偏是风暴陡起的一个月。经济上,金融海啸对中国的影响日益扩大,经济危机加深,当局的各项应对措施却又如一团乱麻,毫无章法。社会上,官民矛盾日益加剧,冲突事件此起彼伏。 11月,200811月,寒风嗖嗖的11月,飘摇动荡的11月,不会被历史忘记的11月。 且以中国“11月风暴”之名,记录下这段艰难岁月吧。

一.经济形势 11月,全球都在金融海啸下摇晃。中国,这个看上去体格硕大,实则脑死亡兼主要器官衰竭的“巨婴症”患者,本身已是衣不遮体,瑟瑟发抖,却要挤上前台,妄图装扮成一个追风的汉子。它的身上明明裹着的是杂草,却自以为穿的是皮草,叉着腰,也要在风浪中指手划脚。 中国的经济形势,自以为或给外人的感觉是与金融海啸还有距离,好象不在风暴中心,还相对较为安全。其实,于人于己,这都是错觉。 众所周知,中国的宏观经济数据历来很多水份,如果只从官方数据来判断经济形势,显然是可笑的、危险的。其次,我们还处于一个信息不开放的社会,各个地方的景象都是被人为撕裂和屏蔽的,因此,不但外国人,就连中国人自己对这个国家都无法形成连贯的、系统的、清晰的认识。以上两方面因素,使得国内外都不能对中国的经济作出准确的认识和判断。中国的GDPGNPCPIPPI、税收、支出,以及失业率、企业倒闭率、银行的呆坏帐和消费指数等主要经济数据真实情况究竟如何,只有天知道。 其实冷暖自知。凭各地大规模的企业倒闭潮、裁员潮,凭急剧下滑的出口业务,我们应该清楚,刚刚经历了一年多的通胀高烧的中国,从今年7月受美国次贷危机加剧影响起,又一头掉入了金融海啸的冰窟中。在欧美经济均遭受重大打击的形势下,中国没有理由独善其身,中国的危机只能是更深重、更危险。只不过,由于病情表现形式和“化妆理念上”的差异,欧美的危机人们看到的更真实、更充分一些,中国的危机人们则感受得更糊涂一些而已。 简单地说,在此次已发生了小半年的全球金融海啸中,中国决不是站在风暴边缘的幸运儿。除欧、美两个风暴中心之外,中国是第三个风暴中心,而且其破坏力将大大超越前两者。 正是因为这种可怕的威胁,在十七届三中全会以后,在神七上天以后,在敲锣打鼓、欢天喜地以后,最高当局才如梦初醒,手忙脚乱地出台了一系列刺激经济措施。 所谓中央4万亿元加地方当局配套的18万亿元的计划,如此仓促的动作,如此骇人的数字,一方面反证了中国的危机相当深重,另一方面表明当局阵脚已乱。这些措施虽对缓解就业有一定作用,但仍将重复高投入、低绩效的旧路,于中国经济并不会产生新的活力。形象地说,这些措施,就相当于在中国这个遍体鳞伤的病患身上所缠绕的绷带之外,大动作地加多了几层绷带而已,于病情缓解与治愈并不能产生什么效果。 这多达22万亿的计划,是否能救中国经济倒在其次,首要的是,千万贪官污吏,早已摩拳擦掌,张开大网,只等捞鱼了。 这多达22万亿的计划,简言之,将为权贵集团提供极为丰厚的晚餐。当然,这注定是最后的晚餐。 关于油价下调与燃油税,关于个税起征点是调至2500还是干脆不调等等焦点话题中,当局如痴如醉,装疯卖傻的举动,相当深刻地体现了中国当局“巨婴症”的本质。即使60年了,他们根本还未走出蒙昧期,何谈成熟?有何责任,何谈担当? 另一方面,在当局大张旗鼓地振兴奶业的动作中,他们好象忘了还有数万受害儿童及其家庭,至今仍未收到有任何赔偿的音讯。如此掩耳盗铃,奶业从何振兴? 罢了,无所谓了,由他们去吧。看他们还能折腾多久?! 二.社会形势 所谓的群体性事件成为了11月的主题。 先是重庆的哥愤然罢运,偌大一个1000多万人的山城陡然停摆。这也引发了全国数省大小城市出租车及其他司机的连锁抗争行动,包括海南三亚、甘肃永登、湖北随州、陕西周至、云南大理、广东汕头、茂名和广州等地。这些抗争行动,虽由各种原因引发,或是管理费过高,或是油价过高,或是黑车过多,或是一些具体纠纷,但根本原因就是当局漠视民生,出租司机在高垄断、高物价、高油价下,面临严重的生存危机,而且长期投诉无门,不得不采取群体行动。 出租车及其他司机们风起云涌的抗争行动,使得他们成为了中国“11月风暴”中当之无愧的主角。 陇南暴动。此案和瓮安暴动一样,将中国社会剑拔弩张的对立状况表露无遗。虽然广大民众为自己的斗争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但历史必将铭记这一切悲壮。 深圳宝安警民冲突。这起在改革开放前沿阵地暴发的冲突,表明神州已是处处干柴,遍地烈火。 川渝等地教师的罢教、罢课行动,表明秀才们也不能安坐书斋,也要投笔怒吼了。

那些在地震中失去孩子的家长们仍然难掩伤痛,仍然在各级当局的严厉打压下,绝望地奔走。面对那些没有钢筋的梁柱,韧如豆渣的校舍,除了天灾,谁该对人祸负责? 还有珠三角、长三角等全国各地因企业裁员、倒闭而引发的若干员工抗争活动,就不一一尽述了。千百万员工既是在为自己当下的权益抗争,也是在为这个国家的明天抗争。 三.人物 11月的月度人物当之无愧,属于在深圳的交通部派来的高官林嘉祥。这位高官相当坦率地,在一种非常状态下,向全世界赤裸裸地宣告了中国社会的本质:一个“屁国”而已。因为,亿万人民在权贵们的眼,仅仅是:“你们算个屁呀!”。当然,此高官也顺便向人们大胆地展示了深圳司法当局,“屁话”连篇,“屁气”冲天的一贯面目。 舞王火灾案而落马的深圳龙岗区公安局副局长陈旭明,也是本月的一个耀眼的人物。他买官所花的2000万元和所收获的2亿元,扎实晃得亿万普通民众睁不开眼。啧、啧,在他们眼中,钱还是钱吗?怪不得陈太太在侦查人员上门前,要真金白银地烧钱。至于,他出手2000万的对象,显然是一个不容多问、乱问的的问题。 (深圳,在11月的中国,出镜率相当高,堪称月度模范城市)。 “史上最牛的县委书记”张志国,在本月抢上台来做了个年终总结。毕竟,不平凡的2008年,牛气十足的张书记开了一个不平凡的头,年终收场又怎么能落下他呢?铁岭当局欲盖弥彰,心疼同泽的丑陋表演,无疑,让这个年度的收场演出生动不少。 11月份,其他有影响的人物还有,广大网民从浩翰网络中搜拣出来的,华东政法大学的两位极品MM。该两极品,因为听不懂该校杨师群教授的授课内容,而“眼含泪水,愤慨地指责杨教授怎么能批评中国文化!批评政府!”并悍然向当局举报杨教授的“反革命行为”,以致上海当局已立案侦查。对这两位极品,真是不知该笑,还是该骂,抑或该恨?荒唐之国,必产荒唐之民。 在笑谈完上述11月风云人物之后,我不得不收起那分明是苦涩的笑,以相当沉重、悲愤的心情记录下另外一些不该被忘却的人物。 可能是嫌11月还不够热闹,贵州当局在本月对瓮安暴动中的所谓黑社会分子进行了宣判,其中最高刑期长达16年。张光静、莫光付、肖春平、李秀龙、李庆安、柴吉方,这6位所谓黑社会兄弟及其家属,在身心上均将遭受巨大的磨难。他们拖着锁链踩出的脚印,必将成为中国历史上不灭的痕迹。 杨佳于今日(6日)上午就刑。关于杨佳案,几个月来,全国上下,三教九流,就所谓的案发原由、程序公正、审判公开、辩护权利等等吵得天翻地覆,声援的有之,签名的有之,然都无济于事。所谓的法律,所谓的条文,俺们老百姓不懂,但堂堂司法机关公然将杨母绑架,强行送往精神病院非法拘禁,非法治疗达数月之久。这不知符合哪国法律,又不知符合哪条天理? 多话不说,想起一些歌和诗,送给杨佳,一并凭吊这个荒唐岁月: 其一:送战友 送战友,踏征程. 默默无语两眼泪, 耳边响起驼铃声. 路漫漫,雾茫茫. 革命生涯常分手, 一样分别两样情. 战友啊战友, 亲爱的弟兄, 当心夜半北风寒, 一路多保重. 其二:宣告 也许最后的时刻到了 我没有留下遗嘱 只留下笔,给我的母亲 我并不是英雄 在没有英雄的年代里, 我只想做一个人。 宁静的地平线 分开了生者和死者的行列 我只能选择天空 决不跪在地上 以显出刽子手们的高大 好阻挡自由的风 从星星的弹空里 将流出血红的黎明

分享博文至:
836 浏览 | RSS 2.0 | Trackback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