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选自《三言二拍》)

大明崇祯末年,阉党祸华已60有年矣。

崇祯帝励精图治,力行新政,大搞和谐社会建设。因之,神州大地是处处唱颂歌,时时演神话,整个社会看上去仿佛十分和谐。

中华是一个诗歌的国度,诗歌文化源远流长。这年,大明朝万分荣幸地承办了诗界博览会,中外百姓均亲切地称之为SB会。

这日,SB会在松江道盛大开幕。崇祯帝亲率一众高官,南幸松江。是晚,崇祯帝在松江岸边之琼林阁,举办琼花晚会,大宴中外来宾。

只见月朗星稀,水波不兴;松江两岸,万家灯火;SB园中,奢靡耀眼。崇祯帝端坐高台,俯瞰苍生,志得意满;中外来宾围坐台下,撕肉灌酒,不亦乐乎。高台侧站立一人,乃是SB会总管魏忠贤。只见他睃巡会场,一扫拂尘,脆声唱道:“呜哇,呜哇,呜哇哇——吾皇万岁万万岁!吾大明海晏河清,万年盛世!中外侧目的SB会开幕式正式开始!”

但见会场边一众锦衣卫,两行排开,“咚、咚、咚”,以杖击地。左边一排高呼:“威—武—”。右边一排惊叫:“牛—B—”。

魏忠贤总管一摇拂尘,呼声即止。其颂道:“为弘扬创意精神,展示中华文化,同时,更重要的是为了将俺们大明朝花不完的钱花掉,俺们不惧嘲笑、不怕痛骂地举办了本次SB会。诸君且看,这松江两岸是火树银花,流奶淌蜜;这SB园中,雕栏玉砌,鳞次栉比,好一派巍峨雄壮的气派。难怪世间叹曰,这是中华5000年来,唯一敢和阿房宫比肩的浩大工程。取得这样举世瞩目的成就,俺们仅仅耗费白银4000亿两之微,对俺们庞大的国库来说,实在是九牛一毛。现在,请让俺们屏息静气,高山仰止地恭请圣谕。”

崇祯帝在龙椅上挪了挪,有气无力地扬了扬手:“咳、咳、咳,朕宣布,松江SB会开幕!”

顿时鼓乐大作,群狮乱舞,炮仗齐鸣,烟火满天。不但松江道,就是整个大明王朝都被震得头晕目炫,被熏得面红耳赤,沉醉在茫茫无边的欣喜中,幸福得一塌糊涂。

声乐稍息,烟花仍在无止境地飞舞。崇祯帝提了提嗓子,大声唱道:“众番王,众爱卿,今儿个是皓月当空,一江春水。吾大明朝喜迎SB盛事,端的是可喜可贺,朕心甚慰。朕以为,良辰美景,吾等中外宾朋更宜置酒高歌,吟诗作对,寻欢作乐,方不负这万千景致。朕提议,今晚以‘月亮’为题,请诸君各赋诗一首,一展才华,一抒豪情。”

台下自然是一片鼓噪,“YEAH” ,“好耶”,“吾皇圣明”——

崇祯帝抬手示意,噪声遂止。其接道:“朕勉为其难,先作一首,算是抛玉引砖吧。”说着,起身吟出一曲好诗:

《春月无边》 “月儿似船摇啊摇, 万国来朝乐淘淘。 若问世间最畅快? 铜雀春深锁二乔。”

台下又是一片颂圣之声。接着又是猜拳摇骷,淫声浪语不提。

席间一番王啃着羊腿,摇摇晃晃站将起来,说道:“崇祯皇兄,大明朝各位兄弟,说到诗歌,谈起文化,俺们法兰西也是闻名全球的,俺也来赋诗一首:

《月照大明》 “月儿圆圆像玉盘, 天上人间吃不完。 黄金如山银成河, 大明王朝最好玩。”

原来这是法兰西国王路易十四。他接着嘟囔道:“崇祯皇兄,俺为你们大明朝很有点委屈,很抱不平。像俺法兰西,其实也是世界一流强国,只是这些年俺有点大手大脚,财政略微吃紧。因此贵朝赞助俺们建馆费用、展出费用,等等费用,那是情理之中,俺也乐意收受。然而,那个印第安国,号称世界第一,参加个SB会,竟然都不想自己出钱,死皮赖脸要大明朝来出,这不是霸权是什么?俺是实在看不过去,所以说,全世界都在反对印第安的霸权。还是大明朝高风亮节,慷慨大方。你们不但平时拎着钱口袋满世界送,还专门借SB会的名义,把全球绝大多数国家,请到家里面来,关起门来送。俺是感动得老泪纵横啦。天上人间,像大明朝这样的国家到哪里去找哇?你们实在是举世无双的SB国家呀!让俺们为SB国的光辉欢呼吧!”

在路易十四的引领下,会场上响起了一阵“反对霸权、欢迎送钱”和“SB国万岁”的热烈口号声。

崇祯帝轻展笑颜,平淡说道:“哪里,哪里。路易王过奖,诸位番王兄弟过奖。‘量中华之物力,结与国之欢心’。这是俺大明朝自老佛爷以来就确立的基本国策。这方面请工部尚书严嵩同志和户部尚书和珅同志作点介绍。”

工部尚书严嵩端着酒杯,站起身来,一饮而尽,打着酒嗝奏道:“啊嗯、啊嗯。回万岁爷,禀众王爷,本次SB会总花费4000多亿,俺大明朝承担了4000亿,也就是90%的份额。刚才魏忠贤大人将SB园比作阿房宫,其实阿房宫算得上什么?阿房宫虽说最后被火烧了,但好歹也在世间矗立了几年。然而,按SB会规则,数月之后,这个浩大的SB园,除极少数场馆外,绝大多数都要由俺们自行拆除。这样的豪迈气派,试看全球谁能敌?”

这时,一个端着相机的洋人挤上前来,插话道:“俺是义大利特派记者利玛窦,俺有些疑惑想请教一下严大人。众所周知,SB会在举办之初确实发挥过重大影响,然而近几十来年,随着社会发展,展会泛滥,像什么衣服会、肥皂会等等,那是应有尽有。SB会已沦为一个不起眼的三流展会。为什么贵国要把这个SB会当成宝一样来捧?难道诚如世间所传,贵国向来就是SB吗?再有,作为一个展会,历届SB会,除了新修或整修一两座主场馆外,大都是利用现成建筑,作点装饰、绿化和道路改善等工作即可,甚少或根本没有像贵国这样大动干戈、大兴土木的。不就是一个展会嘛,如果有现成的固定场馆最好,如果没有,搭点板房,租个柜台,又有何不可?反正几个月就要撤了嘛。像贵国这样,仿佛修长城似的,又是花岗岩、又是大理石、又是镶金、又是镀银。俺都不好意思说你们是实在呢,还是SB?还有最关键的是,历届SB会,其费用都是民间筹措,绝少有政府承担的。而且都是各自承担,根本没有主办国大包大揽的。像贵国这样,不仅是政府全额出资,还包下了全球100多个国家的绝大部分费用。这样的SB会,有意义吗?场馆是你们大明建,各项费用甚至他国来参展的工作人员的差旅费、工资都要你们大明来出,这些所谓的参展国不就是挂块牌子而已。难怪世间要说,这样的SB会,根本就是自娱自乐,形同自慰。”

严嵩爽朗笑道:“利玛窦先生,自慰也是可以达到高/潮的。”

户部尚书和珅接道:“座中诸君,虽说俺们总花费了4000亿,但按大明惯例,真正用到场馆建设和展会费用的也就不到1000亿。其余3000亿,俺们是基于公平正义的原则,搞好了官员们的再分配,都虚报冒领了。满朝公卿,全国官吏,哪个没分到银子?俺们所有官人家那银子啊,海了去啦,以至于大明国中都放不下,人人争往欧罗巴、美利加搬。”

嚼了一大堆舌头,乌干达酋长阿明烦了,不乐意了。他站起来粗声吼道:“崇祯哥们,不是说好了呤诗作对吗?怎么扯这些无聊的玩意啰?要扯的话,俺也扯扯吧。说实话,虽说全世界都称赞俺为‘吃人皇帝’,但偶尔吧,俺心里也有一点点不踏实,有一些些心虚。毕竟,吃人还是容易导致胆固醇升高,易患心脑血管疾病的。然而,来大明朝几次后,俺彻底宽心了,放松了。要说吃人的极乐世界,就在你们大明朝哇。你们是上吃下吃,左吃右吃,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简直就是一个大胆奔放的‘丛林世界’。人家房子住得好好的,硬要动用军警强拆,算不算吃人?人家生活过得好好的,硬要动用暴力往精神病院送,算不算吃人?诸如此类,不一而足。以至于到最后,那些在食物链最底端长期被吃的‘虾米’,也要拼死一博啊。这些天,你们大明朝东西南北,多间学堂被血洗,无数娃娃把命丧,这就是‘丛林社会’的报复。在这个人人在吃、人人被吃的社会,搞几把钢叉来看门,买把菜刀、买包耗子药也要实名登记,有意思吗?有用吗?徒增笑耳!人还是要吃的,血还是会流的。俺也遵题赋诗一首,敬献给这个伟大的吃人王朝吧:

《月儿如刀》 “月儿弯弯像大刀, 劈头盖脸死里敲。 吃人国家最杯具, 娃娃鲜血往外抛。

此时,布加勒斯特大公齐奥塞斯库,也悠悠立起,缓缓说道:“崇祯同志,俺也说叨说叨吧。一段时间以来,俺很郁闷。俺常常在想,为什么在同一面红旗下,贵国看上去很美,敝国却是山穷水尽呢?这次,俺是经贵国西部而来,看到地震的千疮百孔,看到干旱的赤地千里,再看到松江河流金淌银,俺才恍然大悟。与你们相比,俺还是忽悠功夫不够,狠毒手段不足啊。俺唯有献诗一首,聊表敬意:

《月光光》 月儿光光心慌慌, 白玉为堂金作床。 看他起高楼, 看他宴宾客。 看他楼塌了, 看他宾客散。

宾主们是毫无倦意,兴致勃勃地观火赏月,打情骂俏。

忽地,一个壮汉站将起来,大声嚷道:“各位外国贵宾,俺是大明朝松江节度使安禄山。俺是个粗人,不好文字,但今晚为了凑万岁爷和各位贵宾的雅兴,俺也鼓捣一首吧:

《月如玉》 月儿贵妃皆如玉, 软温新剥鸡头肉。 渔阳鼙鼓动地来, 惊破霓裳羽衣曲。————– 月色无边,烟花在天。

今夜,松江无人入眠,酒喝高了。

今夜,大明无人入眠,肺气炸了。

今夜,全球无人入眠,牙笑掉了。

夜已三更。魏忠贤大人打着哈欠,懒懒唱道:“今晚就到这儿吧,各位大爷,请安息吧。”

阿尔巴尼亚大公霍查闻声一惊,腾起身来,捣出一把帐单嚷道:“崇祯大哥,俺们这些机票费、酒店费、洗衣费、沐足费、唱K费——找谁报去呀?”

崇祯帝呵呵笑道:“霍查同志莫着急,明儿个你们所有番邦的所有费用,都可去找户部尚书和珅报销。他那个部门啦,钱多得花不完。”

一闻此语,本已睡眼惺松的一众番王番将,不由欢呼起来,均捣出帐单互相比划,四处投掷,乐不可支。

那一个夜空呀,烟花在满天飞舞,帐单也在漫天飘扬。

透过灿烂夜色,俯察一地血流,其实不仅仅是各国番王,大明百官,就是崇祯帝自己心里也清楚:

李自成、张献忠已养马山林,多尔衮已勒兵关外。

这个多么牛皮哄哄,多么气焰熏天,多么笑煞世人,多么遗羞后世的大明王朝,就这样坚定执着,义无反顾地向煤山走去—-

try{document.domain=”qq.com”; if(typeof AppPlatform==”undefined”){ AppPlatform=new Object()} AppPlatform[’Survey’]={resetIframe: function(h){document.getElementById(”survey_iframe”).height=h;}} }catch(e){} (function(){ var oDiv=document.createElement(”DIV”); oDiv.innerHTML=_$(’main_content_div’).innerHTML; var inputList=oDiv.getElementsByTagName(”input”); for(var i=0,l=inputList.length;i正在加载…‘; break; } } })();

分享博文至:
390 浏览 | RSS 2.0 | Trackback

3 条评论 »

  1. That’s a skillful answer to a difficult question

  2. Heck yeah this is exactly what I needed.

  3. I was really confused, and this answered all my questions.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