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俺们国家真可谓大国也,大事是一桩接一桩,一年365日天天不得闲。近几日如山西黑窑事件、浙江嵊州强拆事件和山东滕州白展堂事件等等,均多次强烈刷新人们的视听。     让一些人忐忑不安的六月终于快过去了,光辉的七月即将到来。沸腾喧嚣的国家可能会有难得的几日清静(虽然世事无常,虽然白展堂同志还在里面,但我们权且就当它是官员们的一个“黄金周”吧),趁此机会,想从研究媒体报道的角度,对此期间关注稍减的高案作一个周年回顾。

    第一阶段  媒体引爆期(2006年7月)     2006年7月4日(很巧居然选在美国国庆日),级别很高的中国法学会主办之杂志《民主与法制》,强力推出《“民女高莺莺之死”泣血九问》巨文。虽然该案发生在2002年,几年间也有包括《民主与法制》在内的多家媒体进行过报道,但可能是老百姓见多识广吧(想想在俺们国家什么样的稀奇没见过,什么样的冤枉没听过),因此那几年高案居然没有引起太多关注。直至“泣血九问”一出,全国舆论哗然。加之当年主政襄樊的孙楚寅早已锒铛入狱,《民主与法制》又具有很高的权威和很深的背景,老百姓和各大媒体均误读形势,以为是尚方宝剑就要落下,传统话本中民女奇冤得雪的故事又要重演。故各大报刊、电视、网络门户、主流论坛均纷纷跟进,网民更是群情激愤,慷慨激昂。当是时,襄樊当局也看不准形势,故言之凿凿,义正辞严,声称立即调查,似要惩凶除恶,告慰冤魂。     由此高案广泛进入媒体视野,进入波澜壮阔的引爆期。     但很显然大家都误读了形势,随着一只即使到现在谁也说不清的巨手伸入,不但襄樊当局的态度大变,各媒体、网络论坛也在大约集中关注了一两周的时间后(具体时长待进一步查证,应该在一个周左右,不会太长),骤然失语,有关高案的字词均成高度敏感的元素,各论坛对贴子也是逢“高”必杀。有关高案的媒体报道由此进入了“游击期”。

   第二阶段  媒体游击期(2006年8月—2007年3月)

    此期间,虽然襄樊当局已准确地领会了上方意图,但迫于舆论压力,还是组织了两次复查。同时,媒体对高案早已噤如寒蝉,视同SARS,唯恐沾之而生祸,纷纷避之而后吉。然而襄樊当局有恃无恐,公然让涉案官员主持复查,并疯狂至极地将案件转向高父,污其自涂精斑,妄视元凶于不顾,反污冤民为罪人等等肆意蹂躏人类良知与公理的行径,激起了社会强烈反弹。民众腹诽似火,路目如电,少数负有责任感的媒体通过各种方式迂回曲折地报道该案,部分主流论坛也偶尔短时开放高案评论。     就是在重重高压下,媒体所进行的游击战,仍取得了很大成效。2006年下半年,高案业然已成社会舆论的焦点,“高案”一词也成一个特殊的专有名词广为传播,且极有可能在未来新修的词典或维基百科等词书中作为独立的词目进行注释。部分网友开始走访襄樊。

    第三阶段 媒体无所谓期(2007年4月—未来)     经过精心策划,襄樊当局在2007年4月、5月先后经过一审、二审,义无反顾地将高父投入大牢。     也许是襄樊当局大义凛然、赴汤蹈火、敢冒天下大不韪的无所谓态度感染了媒体。从一审开始,报道禁令仿佛解除,各大媒体纷纷跟踪高案,甚至一些社论或评论文章也脱牢而出,各大网络论坛也大都开放评论。高案进入了媒体报道无所谓期。(当然也有故意缺席的。襄樊有关官员在一审后接受采访时就说,他们要将高案办成铁案,欢迎全国媒体监督,还在庭内为媒体预留了旁听席,但《民主与法制》、凤凰卫视却未派员采访,他们深感遗憾)。     可以说正是襄樊当局对良知、公理和法律的无所谓,导致了媒体报道的无所谓,而且就现在形势看来,对高案的最终昭雪可能也只能成为无所谓。

    但是,这恰好印证了一句俗语:“无耻者无畏”!

    当然其中也有一些有所谓的人,他们千里迢迢,赶赴襄樊,带回了“莺莺我们看你来了”等感动了大半个中国(还剩下小半个,是因为他们是钢铁等特殊材料做成的,不知感动为何物)的图片。     正是这些有所谓的人和大批躲在网络上乱弹的网民、以及很多无所谓的媒体,成为了高案这起典型社会事件的“在场者”。     他们想告诉有关当局,当一个重大事件在光天化日之下公然进行时,不要以为大街上空无一人,不要以为人们会蒙上眼睛、会转过身去,其实在每一扇窗户后面,在每一个街道角落,都有一双双眼睛,在看着你们。他们虽然无力阻止事件的进行,但是他们要留下“在场者”的记忆,他们期待以后能成为向陪审团作证的目击者。

    可能是社会给予了高案很多的关注,其实我们应该对近段发生的河南嵩县农民丁天宇和湖南邵阳农妇殷小云枉死于派出所,且均遭武装抢尸等“新高案”的家人感到内疚和歉意。因为社会给予他们的关注和支持相对太少了。正是因为信奉“无耻者无畏”的哲学,这个社会已是此“高案”未平,彼“高案”又生。

    在作高案媒体报道的周年回顾时,我们要向以下顶风冒雨进行报道的媒体致以最高的敬意:    《民主与法制》      凤凰卫视      南方都市报      新京报      凯迪网络猫眼看人      天涯社区      ——————(仝贺单位甚多,恕不一一列出。排名不分先后)

    当然为了公平起见,我们也应该听听对方当事人的声音,因此我们也须记住襄樊当局御制的大作:    《丑化湖北政府与司法的“高莺莺阴谋”终告破产》(广泛见报于2007年4月高案一审后,作者不详)

    掐指一算,高父一年的刑期就快满了。我相信,当他跨出牢门的时候,一定会有远道而去的素不相识的人们和媒体,作为“在场者”去共同见证那个时刻。     或许这也是新一轮抗争的开始。

       (作于2007年6月26日)

分享博文至:
985 浏览 | RSS 2.0 | Trackback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