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字体 -

三年前的一天,建平发现自己的脖子上莫名其妙地长出了两个硬块。她去当地一家规模不大的中医院看门诊,那个医生(害人的庸医啊!)告诉她说:“没事的,不需要治疗。”

此后的一年间,硬块越长越大,两块合并成了乒乓球大的一块,影响到了外表。在她一位朋友的逼迫下,她才去市人民医院,化验结果一出来,医生让她马上去上海就医:她得的是鼻咽癌。建平不敢相信这个结果,她想不通命运对她为何如此不公,为什么不能等她把儿子养大成人后再让她去和丈夫团聚。她父母都是普通的退休工人,经济上并不宽裕,但他们得知女儿的病情后拿出自己一辈子省吃俭用的所有积蓄,发动建平的两个弟弟和亲朋好友四处筹钱,然后二老双双陪同她到上海求医。

检查结果,她的癌症已经是晚期,并且转移到了脊椎。

为了节省费用,他们在上海租了间简陋的平房,母亲照顾她的日常生活,而父亲则负责陪同她上医院,因为她母亲目不识丁,连普通话都不会说,无法和人交流。医生给她安排了手术,切除了恶性肿瘤,并安排了五个疗程的放疗。可是她长期营养不良,体质非常虚弱,根本无法承受化疗,最终只做了三个疗程医生只得被迫终止,但嘱咐她,每三个月必须回医院检查一次。在上海呆了6个月后,父母把她带回了家。从此,她依靠父母、亲朋好友和教堂的资助维持生活。

我是回到父母家后不久听母亲告诉我建平的遭遇的。我告诉母亲,我要去看望建平。爸爸妈妈非常支持我的想法,爸爸说,他帮我去打听她的住处。可是,爸爸去了她以前工作过的物业公司后得知,那个小区已经换了物业公司了,谁也不知道建平是谁,更不知道她住在哪里。妈妈给过去的同事打电话问建平父母家的电话,但好象也没人知道。爸爸妈妈让我别着急,一定可以找到她的。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就在第二天,爸爸买菜回来高兴地告诉我说,他遇到建平母亲了,他们就住在我家附近。我和母亲马上动身过去,但因为她母亲没说清楚具体是哪一单元,我们很费了一番周折才找到位于一幢公寓11楼上面的那个阁楼。

开门的是一个清瘦白皙的少年。我马上在他的眉宇之间看到了建平的影子。他有点腼腆地说:“今天礼拜天,我妈妈和外婆去教堂了,应该马上会回来的。阿婆,阿姨,进来坐一会儿吧。”我怜惜地看着他,这个从小没有了父亲、现在母亲又得了绝症的少年。但我什么也没说,我只是让他转告妈妈,妈妈以前的伙伴来过了,明天会再来。

回家后,我把建平的遭遇告诉了儿子,让他明天陪我一起去看望阿姨。我想让原先只在电视里看到贫困和不幸的故事的儿子知道,它们不仅仅是故事,它们实实在在地发生在我们的身边。

第二天,建平早早地就在家等着了。让人高兴的是,她的精神状态和家里的处境比我想象中的要好。这是一栋位于临江高档公寓楼顶露台上的一套两居室的套间,建平和儿子一人一间,里面摆设着很简单的床和桌椅等家居。客厅兼厨房的一角搭着一张床,是给建平的母亲睡的。由于位于楼顶,房子在太阳的直射下非常炎热。因为心疼女儿,父母给他们安装了2台空调。可能考虑到儿子的学习,家里没看到电视机,但有冰箱、电话和饮水机。

建平见了我非常高兴,她只言不提自己的遭遇,不停地拿各种各样的水果给我们,夸我儿子怎么帅气出色,问我这几年可好,在哪里工作等等。我一一作答,心里有点诧异,岁月竟然没在这个历经磨难和不幸的女人身上留下多少痕迹,除了消瘦得如同一个未发育的少女,脖子上有一个明显的手术留下的疤痕外,她的头发乌黑闪亮,光洁的脸上没有一丝皱纹,说起话来一副中气十足的样子。

自始至终,我没有提她丈夫的事情。我问她儿子学习如何,她说儿子今天刚考上高中,其他科目成绩都不错,中考时几乎都是满分,只是英语一直不好,拖了后腿,所以没能进省重点高中。说起儿子,她脸上洋溢着希望的光彩。

说到她自己的病情,她也是一副很轻松的样子,似乎说的是另一个人的故事。她是去年九月在上海动的手术,到现在十个月过去了,她一次都没去检查过,因为她实在是不敢再去面对让她心惊肉跳的检查结果。而最让她最感到难过和愧疚的,母亲年龄那么大了,却一直要过来照顾她,承担家里所有的家务。说到这里,一直微笑着的建平的眼里闪现出了隐隐的泪光。我安慰她说没事的,只要你身体好了,就是给你妈妈最大的安慰和回报了,看你现在精神状态多好啊。她笑着说,是啊,去教堂,人家都说你说话的元气怎么这么好啊,他们都让我少说话呢。我劝她一定听医生的去定期检查,万一有什么不好也可以早点治疗,现在医学发达了,有病总是可以治的。她说道理她也懂,但她实在是被检查结果弄怕了,每次都比预想得还要坏。

我知道还有一个原因这个坚强而骄傲的女人没有说:钱。

我没有问她这次治疗花了多少钱,但这样的一次大病和大手术,没有几十万是打不住的。她自己没有工作,没有任何医疗保障。儿子刚上高中。作为母亲,儿子是她全部的寄托和希望,她宁可牺牲自己的生命,也一定要让儿子上学。

我不知道还该说些什么。怕逗留久了她会累,我示意儿子掏出我事先准备好放在他口袋里的一个信封交给阿姨。建平怎么也不肯要,我说,那么多年不见了,我知道这只是杯水车薪,但它的的确确是一番姐妹情意,你一定要收下。她这才接了过去,一直把我们送到楼梯口,依依不舍地向我们道别。

一眨眼一个月过去了。建平,你还好吗?虽然远在大洋彼岸,我会一直一直地为你祈祷,祈求上苍赐予你健康、平安和快乐……

分享博文至:
归类于: 生活 (全局), 未分类 | RSS 2.0 | Trackback |

10 条评论

  1. 2008年8月26日 23:09新蓑笠翁

    对于寻医问药的人们来说,庸医是世界上最大的恶魔。尤其是对穷人来说。 鼻咽癌是可以做到早期诊断的,也是对放射治疗非常敏感的一种肿瘤。很多人花不了多少钱就完全能够治愈。哎~~ 为她祈祷吧。愿她能度过那些难关。 问好雪心!

  2. 2008年8月27日 10:07mahu

    感谢主,让身体有软弱的姊妹有能力战胜病魔,精神上比健康人更健康!在地如在天堂~~

    雪心,幼时的伙伴并未被病痛击垮,你想过为什么吗?神是通过她在向你见证牠自己~~

  3. 2008年8月27日 13:58紫雨风弦

    我一位邻居也是这个病, 发现得早,已痊愈了…

    希望上天保佑她!

  4. 2008年8月27日 19:53雪心

    谢谢大新,mahu和紫雨。我妈妈昨天又替我去看过她了,说她精神很好。希望她真的就此痊愈了。

    谢谢大家!

  5. 2008年8月27日 20:45寒荷

    问好雪心! 我也听说这种病是可以痊愈的,希望上天保佑她!前两个月从图书馆看了,里面讲食疗的我抄了一些,看看有没有用?

    http://blog.51.ca/u-156634/2008/05/30/防癌抗癌健康食疗/

  6. 2008年8月27日 20:47寒荷

    看了这本书.

  7. 2008年8月27日 20:54雪心

    非常感谢寒荷!我收藏了,方便的时候会设法转给我朋友。我相信有大家的祝福,她一定会好起来的。

  8. 2008年8月28日 19:29阿妍生活日志

    保佑她平安。

    看来,你这次回国真的有很多收获。

    慢慢写来

  9. 2008年8月29日 01:11小白

    “三分治疗、七分精神”赞同mahu的观点,主的力量无处不在。

  10. 2008年9月2日 09:38游走

    让人心酸,但愿她能跨过这一坎。 这不仅仅是故事,它实实在在地发生在我们的身边。 我们更应该好好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