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今天我打了911

字体 -

我住在CONDO的顶楼。当时对这房子一见钟情,就是喜欢它一览无遗的开阔视野,一直可以看到东面绵延几公里错落于郁郁葱葱树林中的民居。可是最近几天,我却饱受了住在顶楼的痛苦。

连续四个工作日,楼顶好象在维修水泵之类的设备。

第一天凌晨六点多,楼上就开始了淅淅簌簌的挪动和放下东西的声音。大家都知道,加拿大的房子隔音功能都特别差。楼上哪怕掉颗钉子,在万籁俱寂的凌晨听来都清晰可闻,何况在安装东西呢。但是既然醒了,我也就算了。只是有点不明白,这些人怎么这么早上班啊。赖了会儿,睡不着了,揉揉惺忪睡眼,索性起来给自己煮杯咖啡。然后给自己和儿子好好准备一顿早餐。

第二天,睡得正香呢,楼顶突然“轰”地一声,我吓得一激灵坐起来。唉,又是他们,昨天还没搞好?我2个小时的美梦时间啊!心里有气,打开手机,给楼下的CONCIERGE打了个电话,告诉他楼顶的施工影响我睡眠了。他说他马上上去和他们说。15分钟过去了,楼上响声依旧。再给CONCIERGE打电话,他说他已经去说过了,会向经理汇报我的意见的。睁着眼睛挨到闹钟响,感觉头都有点疼,昏沉沉的。无精打彩地坐电梯下楼,CONCIERGE已经换班了,接替的是一位会国语的大叔。他说他已经知道了,会告诉经理的,然后拿着一份东西给我看,说:“这里写着他们8点钟才来的,怎么来这么早?”我去管理办公室去找经理,她连连道歉,说一定会告诉他们明天不要来这么早了。我告诉她:”If this happens again tomorrow, I will call 911.”

第三天,又是被楼顶的声音吵醒,一看时间,七点半,比我的闹钟早了二十分钟。唉,算了,至少有进步。下楼去上班的时候遇到了管理办公室的经理,忍不住告诉她说,还是早了半小时。她指着两个穿着工作服的工人说:“That’s impossible. See, they have just arrived.”我告诉她:“There are more guys on top of the building.”她恍然大悟状。

第四天,就是今天,6点,楼上准时响起了施工的声音。我忍无可忍,直接打了911。对方记下了我的地址、姓名,五分钟后回电话过来说,这事不属他们管理的范围,要我找Management Office反映。

只好瞪着眼睛数羊。挨到八点,Management Office上班了。压住怒火,去找manager,直接告诉她我打了911了,他们让我找她。她竟然说:“They came at 6 just to take a look but did nothing. According to the city law, they can begin to work at 7.” 我告诉她:”I do not care what they did on top as long as they did not disturb me. If you choose to do nothing about it, and think they are doing the right thing, I don’t believe there is no such a place in Toronto for me to make a complaint to.” 说完,我扭头就走。

老太太急忙站起来:”OK, OK, I am going upstairs to tell them right away.”

今夜我可以睡个安稳觉吗?如果明天还是这样,我还可以找谁投诉呢?InnocentYellFrownCry

SOS!

分享博文至:
归类于: 生活 (全局), 未分类 | RSS 2.0 | Trackback |

14 条评论

  1. 2008年9月10日 01:12浪石

    来了,发现雪心睡了个好觉,精神焕发!问好。 :D

  2. 2008年9月10日 12:13jane12345jane

    要学会保护自己,不然老被欺负

  3. 2008年9月10日 19:27雪心

    谢谢冰鉴幽明,下次我就知道找谁投诉了,呵呵

    寒荷最新写的博客又勾起我对刚落地时的回忆:有朋友真好!

    浪石,是呢,我已经连续睡了两个晚上的好觉了,哪里可以打老虎的吗?叫上俺啊 :P

    Jane, 是啊,对某些人,可能好言好语是没用滴,呵呵

  4. 2008年9月10日 20:37冰鉴幽明

    呵呵,不客气,CITY COUNCILLOR本来就是应该为人民服务的嘛.

发表评论